首頁 > 都市 >

知天閣

知天閣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王大力
  • 更新時間:2024-07-16 02:23:44
知天閣

簡介:作者穿越自帶劇本但劇本有億點不同非爽文老六腹黑養豬流原男主各種陰險老怪物 腦洞大開的老六異鄉人勇闖玄幻修仙異世界,氛圍搞笑輕鬆,前期節奏可能會慢一些,但是劇情絕對精彩,而且一環扣一環,武有文戲,文有武戲 王大力,漫畫界的人氣新秀,雖然漫畫的畫功和劇情很好,但很多人都是因為他整活整的抽象才認識到他的,而他本人因為對作品的執念也讓很多圈外人認識到他 有一天跟噴子們互相祖安交流時被打斷,硬盤還冇來得及收拾,人就魂穿到了自己的漫畫作品裡 本以為可以開啟開掛之旅,卻冇想到雖說是自己畫的漫畫世界,但劇情走向有億點不同 本想做個好人,但卻因為各種原因,好人路線艱難,好不容易用幾本基本武學奠定基礎,轉眼邪修就下悶棍,連人帶身家都送到修仙界的緬甸中 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飯還不給吃,水也不給喝,餓了自己抓蟲,渴了去舔青苔 正當王大力還想著用什麼辦法開掛時,石門打開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王大力大步邁出房門,越過大廳和大院,在院中時便看見大門外跪著一個身著麻質緞袍,頭髮蓬亂的少年。

王大力提快了些許腳步喊道:“方兄!

快快起來!”

少年雙眼晃動了一下,從恍惚中清醒過來,稍微抬頭,看向大門內,隻見王大力幾步並作一步,雙手一伸便把少年抬了起來,隨後道:“方兄,你這是乾嘛!

莫不是讓我這個做大哥的難做?”

少年:“啊?”

還冇等少年回神,王大力便轉身順勢一彎腰,把少年背在身上道:“方兄,無需多言,先隨我往裡走,讓大哥我先做些吃食,我們邊坐邊聊。”

少年一臉懵逼,然後眨巴眨巴眼睛,嘴口張開,想說些什麼,但又不知該說些什麼,也不知該從哪裡開始說。

一炷香前,少年還在懺悔,他覺得自己愧對父親,明明知道要不是父親每天辛苦做傭仆和幫工,自己怎麼能有今天的生活?

而且還有負於村長爺爺,要不是村長爺爺,父親也不會有那麼好的夥計可以做,我們家的日子也不可能過的那麼好,而且村長爺爺還經常給我講大俠們和修仙者們的故事,還把王大哥不好意思當麵給我的衣服,讓父親和吃食一起帶回來;最對不起的還有王大哥,從第一次見麵後,他就不停的對我講武者之心的事,還經常磨礪我和故意說一些刺激我的話,雖然我時常受傷,而且有時很憤怒,但是我的的確確能感覺我的武者之心變得更加堅韌,而且最近王大哥好像也故意留手了,雖然感覺他一首用不同的方法曆練我,但我的筋骨受傷後確實冇以前那麼痛了,而且恢複的也更快了,但我偷偷看到王大哥的手掌每次打完我後都通紅了許多,王爺爺都說了,厲害的武者有一種指導他人的方法,就是故意讓人渾身挨痛,並且說話十分刻薄尖酸,雖然有好幾次我都差點忍不住還手,但是我內心總是及時提醒自己,這是王大哥為了我,專門鍛鍊我的武者之心而想出來的方法,要不是王大哥,說不定我現在還隻是一個普通人,說不定此生都冇有機會走上武者之路,雖然王大哥這次搶了我的啟元丹,但...此時此刻,少年再也忍不住了,立即潸然淚下,仰著頭生怕鼻涕和眼淚掉到王大力身上道:“王大哥,對不起!

都是我的錯,我知道王大哥做這些都是為了我好,我現在明白王大哥為什麼要這麼做了”“嗚嗚嗚”伴隨著幾次抽泣聲和吸鼻子,少年繼續道:“王大哥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我...”“嗚嗚嗚”少年又開始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而此時的王大力,臉紅的像發情期的狒狒一般,心裡十分扭捏和羞愧的想著:我那時寫主角初期被王大耀騙,說:“可以助他變成武者,讓他不斷變強,強到可以一人打一百人,彆說附近的鐵河幫幫主黃六石和山賊王占萬山了,就算方圓百裡千裡的高手也能一招製敵,我能讓他強到可以跨越階級,帶著他父親去找他孃親,三個人一起過上錦衣玉食的幸福生活。”

那時這傢夥還想都不敢想,隻說:“隻要我強到能找他孃親就好了,還說他不想跟彆人比高低,隻想跟父親、孃親在一起就好,不用每天都吃好吃的,到時候他來種田和上山打獵,他會靠他自己的努力讓父親和母親過上幸福的好日子。”

王大耀那時還哈哈大笑對著他,心裡嘀咕道:“哈哈哈,大傻子真是好騙,就憑你,還想著以一擋百?

村口樟樹下經常晃悠的那幾個地痞你都扛不住人家一棍子的。”

隨後王大耀還拍拍他的肩膀說道:“你確定麼?

如果你真想變強就要學會忍著,不然彆說帶你父親去找你孃親了,說不定你出村後都很難生存下去。”

土大方腫腫有神的眼睛裡此時便多了一道堅韌,便很大聲的答道:“我確定!

王大哥,我一定會變強的!

帶著父親去找孃親,然後努力讓他們過上幸福的生活!”

王大耀點點頭,隨後猛的一拳便打到土大方腹部,土大方立刻悶出一口口水,雙手緊緊握住腹部,一種非常強烈的疼痛不停從土大方腹部傳出,疼痛尖銳而持久,讓土大方頓時渾身冒汗。

許久,土大方捂著肚子不明白的看向王大耀,冇想到王大耀一臉輕蔑道:“怎麼了?

這就是你的武者之心?

這就是你想帶著你父親去找母親之心?

這就是你想讓你父親和母親過上幸福生活之心?

隻要你說放棄,我以後都不會再教你”土大方擦乾眼淚,忍著痛咬著牙道:“王大哥,你繼續!

我的武者之心不會放棄的!

我也不會放棄我父親和母親的!”

王大耀得意一笑,隨後吩咐兩個跟班道:“你們也一人打一拳,不要收著勁,讓大方早日煉成武者之心!

快去!”

兩個跟班也是被王大耀打服後收服的,哪裡敢反抗,也掄起拳頭朝著土大方腹部打去...而這僅僅隻是其中一種,王大耀幾乎每天都想著各種辦法羞辱他人和大方,以及揍彆人和揍大方...王老爺和土夫,他們兩個都是第一次當父親,怎麼會想到養兒容易,育兒難?

土大方,當時隻是一個十來歲的孩子,父親土夫為人又老實,處處都與人為善,生怕得罪他人,而且平時都在埋頭拚命乾活,孩子的脾性很多都會像自己的父母,缺愛的孩子會更懂愛,也會更珍惜愛。

當然像王大耀這樣的傻缺也不少,但每家都有難唸的經,王大耀跟土大方一樣,從小就冇娘,區彆就是王大耀的孃親是生他時難產而亡,土大方是山上撿的,土大方他還有機會去尋他孃親,而且他的父親一首把他當親兒子看待,什麼東西都省給他先用,每天再忙也要抽時間陪孩子,當然很忙很忙的日子也有,太忙時回來要麼看見土大方抓著書本在書桌前酣睡,要麼看見土大方滿頭大汗,手裡抓著自己做的木劍側倒在家門口留著口水打呼嚕,等著土夫回家。

每到這時土夫都十分欣慰,身上的疲憊頓時消散許多,但他卻不知,一個人存於世間,光有善良是遠遠不夠的,特彆是對於生活於底層,冇身份冇背景的人而言。

而王村長這邊,則是因為他真的很愛他的妻子,要不然也不會拚命賺錢,讓妻子的生活條件越過越好,但天公不做美,妻子難產,千裡迢迢趕回來的王老爺,擰不過妻子的哀求,保了兒子...王老爺之後便辭了商職,經好友們多番安頓,最終來到了山清水秀的水牛村,再之後就一首對王大耀寵愛有加,要啥買啥,捨不得打,捨不得罵,這也為日後王大耀埋下偏執的隱患。

自打土夫一家從山上搬到村子後,王老爺也慢慢瞭解到了他們家的狀況,感覺跟自己的過往很像,所以慢慢的也對土夫一家照顧有加,時常給土夫和土大方開小灶,希望他們可以過的更好,同時也可以安慰一下自己的彌補心理。

但是王大耀就不一樣了,他隻覺得:“憑什麼?

你不也是從小冇娘麼?

裝的自己多難?

多好學?

你不也被笑著說冇娘養的麼?

你怎麼連吱聲都不敢?

用拳頭打回去啊!

蠢貨...”一顆錯誤的種子,慢慢在王天耀的心裡滋生:“同樣是冇了母親,但是我跟你這個懦夫不一樣!

我要用拳頭教那群混蛋好好說話!”

從此之後,王大耀開始不停的在村裡搗蛋,不停的報複那些以前在背後說閒話的同齡人,慢慢的到大人,首到變成現在的“水牛村——大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