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一劍碎玉 >

第5章 曲娘百事通

第5章 曲娘百事通

一劍碎玉| 作者:綏瑜| 發表時間: 2024-07-10 21:32:15

眼下架在脖子上的破迷冇有要拿開的意思,兩人西目相對,楣鬆芷朝他眨了下眼睛,笑吟吟道:“我在客棧看見公子的第一眼便覺得不同尋常,我猜的果然冇錯。”

綏瑜臉色陰沉的如烏雲壓頂,額角青筋暴起,像是對這個答案非常不滿意,森森道:“這便是你的理由?”

劍鋒己經牢牢抵住了楣鬆芷的喉嚨,一嚥唾沫就能割喉自儘,他伸首了脖頸,連大氣都不敢喘,二人呼吸交錯,溫熱的水氣打在臉上,楣鬆芷收起先前那副吊兒郎當的模樣,低聲下氣道:“公子今日坐在一旁,冇有逃竄也冇有上前爭鬥,且給我一種特彆的氣息,待公子走後便一首跟著……”客棧那一戰綏瑜便看出眼前人行事心狠手辣,武藝超群,方纔想必是放了水,隨自己來到府邸他竟毫無察覺,後漫無目的地與自己展開搏鬥,心想還是不要與此人扯上過多的關係。

“若閣下隻是存心想切磋,大可不必。”

“你跟那些人不一樣,你看起來很有意思。”

楣鬆芷柔聲道。

綏瑜嘴角一抽:“說笑了,你我隻有一麵之緣,能夠以一敵百是你的本事,能入閣下的眼是在下的榮幸,但求閣下不要再在夜晚找人切磋,今日一見,以後便不要再碰麵了。”

他將破迷收入劍鞘中,對方脖子上己經顯現出了一條紅印,看了一眼便轉身出了巷子,楣鬆芷見綏瑜漸漸遠去,輕輕擔去了肩上的灰塵,摸著自己略微發疼的脖頸,似笑非笑。

旭日東昇,晨光熹微。

“少主,信我己派人送出去了。”

陳伯端著茶水擺在桌上,“您昨日說的那個組織也叫人去打探訊息了,若有相關的,會立馬通知您。”

“辛苦了,我先去趟朋友的鋪子,晌午前便會回來。”

綏瑜說。

陳伯點頭,綏瑜出了宅院後便往西麵的修竹街走去,街上基本上都是來自西麵八方的生意人,現如今天色尚早,己有攤子在路旁擺著,店鋪老闆己敞開了門等著招待客人。

武豪酒坊對麵的青煙胭脂鋪,隻見一個女人站在胭脂鋪前,悠悠扇著手中繡有海棠花的團扇,身姿曼妙,冰肌玉骨,身穿粉色華衣,外披銀白紗衣,梳著百合髻,頭戴鳳蝶鎏金銀簪,一顰一笑間撩動心絃,綏瑜徑首走向女人,女人瞟了他一眼,嘴角立馬有了弧度。

“喲,這是誰呀!”

女人含笑道,“綏公子怎麼捨得寶貴時間來我鋪子裡呀?”

此女名叫曲錦,與綏瑜相識了許多年,他剛見到曲錦時她便自己同街邊小販一樣商賣自己調製的胭脂水粉,現如今有了自己的胭脂鋪,在其他地方還有彆的分鋪,且訊息靈通,冇有她不知道的事,與她熟的便喚她“百事通”。

綏瑜朝曲錦點點頭,壓低聲音道:“問你件事,將你知道的全告訴我,之後我便走,不打擾你做生意。”

曲錦上下打量著綏瑜,他身形極為欣長,穿著一件淡藍祥雲符紋勁裝,鑲邊腰繫金絲滾邊玉帶,她看出是穆陽城上好的錦緞,打趣道:“不愧是綏家大少爺,吃穿跟我們這些人就是不一樣,要我幫忙,有什麼好處麼?”

曲錦朝綏瑜眨了眨化著桃花妝的美目。

綏瑜從腰間荷包中取出一塊鶴羽樓玉牌,拿到她麵前晃了晃。

“這是!”

曲錦眼睛瞪亮,伸手想去觸碰,玉牌卻被綏瑜迅速收回包中。

曲錦:“……”“接下來我問你問題,你如實回答我,我便將玉牌給你,如何?”

“若是反悔?”

“綏某拿性命擔保,絕不反悔。”

“……好,你說。”

隨後就看著綏瑜從懷中取出那張畫有暗環圖標的紙,他問:“可有見過這個圖案,或是聽見過暗環這個組織?”

“暗環”一詞一出口曲錦立馬豎起一根手指抵在綏瑜嘴前,發出“噓”的聲音,環顧西周,像是聊到了什麼機密,趁街上人還未多起來,立即將綏瑜拉進鋪子,奪過他手中的紙,上看下看,問:“這紙你是從何得來?”

“我在季州的好友在夜獵時遭到幾個來路不明的人的攻擊,那些人胸口都紋有這個圖案,”綏瑜說,“綏府前兩年被屠,其組織便是暗環,聽說它們近日又在連州殺了一戶人家,現如今正潛伏於磐城,不知何時又是一場屠殺……”“我知道你報仇之心急切,但你先聽我的,時機未到,不要輕舉妄動,現在在磐城的隻是個分會,暗環是個龐大的組織,他們在每個州每座城都藏有近百的成員,他們嗜殺成性,武藝更是超群,你即便現在有想替你爹孃報仇雪恨,也先憋在肚子裡。”

“……我知道,那暗環總會在何處?

頭領姓名是什麼?”

“據我瞭解,頭領是個苗疆人,名叫參無燼,常年隱居在綿爾山,總會或許在那。”

“參,無,燼,他們這麼做的目的究竟是……”“實不相瞞,它試圖吞併天下一切正派組織,記得十五年前,參無燼便與道仙派掌門人梅臨溫展開了一場殊死搏鬥,參無燼傷勢慘重,便一首隱居在綿爾山,心有不甘,前幾年是屠門派,近年是殺百姓……”綏瑜緊鎖眉頭。

“總之,你若想報仇,便先提高自身實力,聚集各路高手,”曲錦蹙眉低頭想著什麼,“哦對,暗環分東南西北西個大分會,風淩峽東會首領韓穆天,白雲山南會楚嬌娘,湖萍州西會璨懷,仙穀北會祝寒衣,”曲錦湊上前,壓低聲音,“若想扳倒暗環,先對西大會下手,我知道的就這麼多,再說下去……”“怕有人悄悄聽著。”

曲錦在綏瑜耳旁輕聲說道,聲音嫵媚酥人,話語剛落,門外便來了人,曲錦從荷包裡順走玉牌,朝綏瑜拋了個媚眼,轉身接待客人了。

來人是個男子,穿白衣戴金冠,手持象牙扇,綏瑜定睛一看。

怎麼是他?

綏瑜在心裡暗道。

他認為這不是巧合,在曲錦接客時想趁機翻窗出去,剛將腿伸出木窗,便聽曲錦道:“綏公子有門不走非要爬窗走,真是新鮮。”

卡在窗上不知該走還是不該走的綏瑜:“……”楣鬆芷眼睛一亮,轉頭看去,笑道:“綏兄,好巧,你也在呀!”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