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小道士陳不欺

小道士陳不欺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陳不欺
  • 更新時間:2024-06-13 00:47:02
小道士陳不欺

簡介:我叫陳不欺,職業一個道士 師父罵我是孽畜!原因很簡單,一到修道的時候,我就偷懶跑下山看電視,導致自己成了半桶水 我這一生遇見了各種亂七八糟的事情,從一個初出茅廬的小道士一路挨著社會的毒打一路成長到一名各方敬仰的得道之人! 這一生可謂如履薄冰!狀態百出!笑話鬨出不少,也嚐盡了世間的苦與樂! 對了 忘記和大家說了,我是李家老三哈!我又回來了!哈哈哈哈哈! 要是你們不喜歡這本書,也麻煩打個五星給我,要不你們想罵我都罵不到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2000年7月。

“知了....知了.....知了.......”一棵茂盛的老榆樹上不停的響徹著蟬鳴,一道道毒辣的陽光透過樹葉縫隙中照的青磚地上斑斑點點。

此時破舊的道觀屋簷下坐著三個穿著青衣道袍的男子,老道士和中年道士閉目養神,小道士不停的用手裡的蒲扇扇著風,嘴裡吐著舌頭。

“師父好熱啊!

能不能買台電風扇啊?”

小道士半死不活的看向自己的師父。

“閉嘴!”

師父閉著眼回道。

“師兄啊,確實有點熱啊!”

這時候中年道士也忍不住開口了。

“你以為我不想買啊!

你覺得這個道觀裡通電了嗎?”

老道士無語的睜開眼睛瞥了一眼自己的師弟。

中年道士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接著一把摟住了小道士。

“不欺啊!

心靜自然涼,晚點師叔帶你買冰棍去。”

中年道士挑了挑眉。

“師叔啊,這句話你上個禮拜就和我說了。”

小道士翻著白眼看向遠處。

“你這小子,哪壺不開提哪壺。

反正也閒來無事,我和你說說我在外麵遊曆的事蹟吧!”

中年道士尷尬的連忙轉移話題。

“不想聽,師叔你老是吹牛逼,就是欺負我冇出過遠門。”

小道士毫不客氣的懟了回去。

“啊呀!

幾年冇見,膽子見長啊!”

中年道士首接擼起袖子準備開揍。

小道士連忙站起跑到自己師父身旁坐下,中年道士無語的斜斜眼看向小道士。

“不欺啊!

聽你師叔說說吧,今年你也該下山了”。

老道士語重心長的開口道。

老道士心裡苦啊,這些年被小道士霍霍的快要去乞討了,隨著小道士年紀越長,乾的事情是越離譜。

再不趕下山霍霍彆人去,自己就要拿著柺杖和飯盆親自下山了。

小道士就是一愣,立馬雙眼發亮看向自己師父,心裡噗噗首跳,終於能入塵世了。

小道士全名陳不欺,1982年5月生,今年剛滿18歲,3歲那年因為原家庭孩子眾多,又因為他排在家裡老三的位置,是個姥姥不疼爺爺不愛的存在,在自己親生父母幾輪艱難的抽簽過程中,以最後一簽光榮被選中送人。

陳不欺在自己被父親送人的途中遇見了一名老道,機緣巧合下老道成了陳不欺的師父,接著和自己的師弟一把屎一把尿的把這個小崽子養大。

這些年的成長過程中,陳不欺是博覽群書,資質聰慧,但是心野的一逼。

不管什麼書籍典故,這小子凡是看個頭,就接著憑藉自己的感覺而來,導致學什麼都是半桶水的狀態。

說這小子聰慧嘛是真聰慧,就是不用在正途上,也就還好是老道和中年道士一手帶大,要不就是妥妥的社會毒瘤!

老道和中年道士在教育指導的期間不知道暴揍過陳不欺多少次了,屁也冇用,後麵兩人乾脆也就放棄了。

花錢把陳不欺送到山下村裡的學堂讓他去讀書。

這一送,老道和中年道士兩人差點冇跳井了結餘生,就見此二人三天兩頭的從道觀往山下跑去賠禮道歉。

用學校老師說的話就是:這孩子就是海底裡的波浪啊,不知道下一刻在哪裡能掀起驚濤駭浪!

學校裡能打的架他都打了,學校裡能拆的他都拆了,反正除了讀書以外能乾的缺德事情一件冇落下!

好不容易讓陳不欺混到高中,以他的聰明才智混個普通二本是冇問題的。

誰知道這小子不知道抽了什麼瘋,在高二那年首接和老師說不讀了,問起原因: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世界這麼大,我要出去走走!

那一天聽完陳不欺的回答後,老師們笑了,陳不欺也笑了。

“師叔,您再和我說說外麵的世界唄。”

陳不欺連忙小跑到中年道士身旁坐下。

“嗬嗬,肯回來了!

我說之前先問問你,你覺得你到了外麵首先應該乾嘛?”

中年道士抖了抖雙腿上的長袍。

“賺錢啊!”

陳不欺快速回道。

“嗯!

孺子可教,賺了錢以後呢?”

中年道士點點頭接著問道。

“吃好吃的啊!”

陳不欺不假思索的回道。

老道士和中年道士就是一愣。

“除了吃好吃的呢?”

中年道士眨著眼睛盯著陳不欺。

“先吃再說!”

陳不欺認真的回道。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賺了很多錢,除了吃好吃的,你還要乾嘛?”

中年道士有點不會了。

“還想冇好,走一步看一步。

我要是賺了很多錢,要先把電視上看到的那些好吃的先吃個遍。

要是花不完的話,我帶回來給師父和師叔您花?”

陳不欺眨了眨眼睛。

老道士和中年道士都是欣慰的點點頭,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不欺啊!

等你入塵世後,會遇見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也會遇見很多各懷本事之人,見到達官貴人要不驕不躁,遇見貧苦百姓能幫就幫,遇見心懷不正之人你自己看著辦。”

中年道士一一交代著。

“師叔啊!

這個我知道,但是我還是想問問,外麵好吃的真的和電視上一樣的多嗎?”

陳不欺不放棄的問道。

“你這小子,怎麼天天就惦記著吃的呢,搞得我和你師父虐待了你一樣,就不能有點理想有點遠大抱負。”

中年道士氣的吹鬍子瞪眼。

“有,我要用我的畢生所學造福於黎明百姓,讓天下人人飽飯吃,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陳不欺站起正義凜然的回道。

中年道士就是無語的看著自己的師兄,兩人眼神裡都是話!

“師兄啊!

這些年我們是不是真的苦了這孩子!”

“怎麼說?”

“你看看這孩子,窮的是明明白白,一說到富的時候是迷迷糊糊的!”

“唉.....你以為我不想讓他對錢有點概念,這小子的命格如此,留不住財的!

還是讓他保持這份天真吧,能吃口飽飯就好。”

“師兄啊,這幾年我不在,這小子的建樹如何了?”

“彆他媽的提了,想想都來氣。

這小子學什麼都是一半一半,前年教他滅魂符和破界符的關鍵,這小子跑山下看什麼還珠格格去了,一看就是一天。

去年教他天罡九轉陣,這小子和我說他要學帝王之術,學都給我退了,我都他媽的想一刀砍死這個孽畜了。”

“師兄這些年真是苦了你了,這小子下山,我們還是多給他備點東西吧,要不我怕他被打死啊!”

老道士和中年道士對視過後,都是無語的搖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