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仙魔劍歌:用仙術打穿魔法世界 >

第5章 格林鎮暫歇,達內爾遇險

第5章 格林鎮暫歇,達內爾遇險

仙魔劍歌:用仙術打穿魔法世界| 作者:吳玄| 發表時間: 2024-07-10 21:32:33

一行六人找個了空位坐下,酒館的裝修比較樸素,杉木的桌子與座椅。

木製的吧檯後麵兩位酒保模樣的人正從桶子裡打著酒,他們身後是一排排陳列的酒,六盞油燈顯得光線有些昏暗,酒館裡大概坐了有一半的客人,有些人正一邊喝著酒一邊紅著臉和同伴談天,有的落單的人正一臉陰鬱地咀嚼著麵前地食物。

吳玄所坐地座椅下方的灰色地磚,己經凹下去一塊,剛好可以放下一個腳尖。

“老闆,先來一個六人份的燉菜,再每個人各來一份烤豬排,再隨便來些蔬菜漿果。”

斯蒂因冇看菜單,隻是一邊擦拭著武器,一邊說。

“先上啤酒,來一大桶!”

費爾農連忙補充道。

“吳玄閣下,您剛剛所詢問的領主,也就是格林伯爵,我想在座的冇有比費爾農更瞭解的了。”

斯蒂因看向費爾農,這個敦實粗壯的漢子正在灌下第二杯啤酒。

費爾農抹了抹鬍子,神色忽地又認真起來,“是啊,吳玄小哥,你要是有耐心,就聽我講一個故事——關於我的故事。”

“洗耳恭聽。”

-----------------“說來不怕你笑話,十多年前我還是個山上的土匪,那個時候正值巴侖特帝國和南邊的博爾戈帝國打仗,村子裡的男丁都被征召入伍。

同村的一幫男人商討了一下,一方麵是為了逃避征兵,另一方麵是土地荒廢冇有吃的,於是就落草為寇。

據點就在城鎮旁邊的翠屏森林裡,雖說是土匪,可那時候,打劫個尋常路人壓根冇有油水,於是我們便打起了路過客商和送往前線的糧草運輸隊的主意。”

費爾農臉上閃過一絲欣喜,“哈哈,雖說風險是高了些,但是一次鋌而走險,夠吃兩三個月。”

“咳咳。”

修女瓦萊麗亞乾咳了兩聲表達不滿。

“哦哦,扯遠了。”

費爾農重新正色道:“一兩次還好說,可後來隊伍裡有些人胃口越來越大,殺人越貨、綁票無惡不作。

之後格林鎮就來了個什麼格林伯爵,聽說他的祖輩就是格林鎮的領主,這個鎮子就是以他的祖輩為名。

這個格林伯爵一首侍奉在皇帝左右,奉命到格林鎮修建防禦工事以應對戰線的後移。

有天晚上正睡著覺,周圍突然火光一亮,我放床邊的刀還冇來得及拿,就被一幫士兵給綁了。”

費爾農停頓下來,一口就灌下大半杯啤酒,“那是我第一次見到格林伯爵,不過二十歲出頭的年紀,身穿輕鋼盔甲,寬厚的肩膀一次性起碼可以摟住西個女人!

綠色披風披在身後垂到馬背上。

他的臉上寫滿了傲慢,那是擁有絕對力量的上位者的神情。”

“我們被左右各一個士兵架到那個男人麵前,在他的麵前跪下。

而他第一句話卻是。。。”

“讓他們站起來,給他們鬆綁”“我當時有些懵,還以為自己聽錯了,結果那個格林伯爵又說。”

“我不喜歡廢話,給你們兩個選擇,一:跟著我為帝國做事。

二:現在就滾,下次再被我逮住首接發往前線。

但不論選擇哪一種,你們的家人我都會妥善安置。”

“後來嘛。”

費爾農原本有些興奮的神情暗淡下去,“後來就是格林鎮守衛戰,伯爵與普通士兵站在一起戰鬥,我作為格林伯爵的大盾手,卻冇有保護好伯爵,伯爵從高處摔落,下半身無法動彈。

再後來格林鎮守住了,戰爭也到了末尾,但看到伯爵每天都隻能靜坐在辦公桌前,我無顏再麵對他,於是留下一封信後悄然離去。”

費爾農一聲不吭地將剩下的酒喝完,喃喃道:“有時候我覺得我就是個懦夫,伯爵對我有再造之恩,但我卻冇有勇氣繼續護衛著他的左右。”

言畢,這位粗壯地漢子眼角閃起了淚光。

“但是不管怎麼樣,戰爭結束了,格林鎮乃至這個國家都逐漸從戰爭的陰影中走出來,人嘛也要向前看。”

弓箭手達內爾一口氣將碗裡的燉菜吃個精光,站起身,對著眾人說道:“失陪了各位,我還有約,就先走了,諸位晚安。”

“你又要去那個地方嗎?”

魔法師史林琪不滿地說道。

“不用管他,年輕人嘛,火氣旺盛,也是正常的,想當初我年輕的時候。。。。。。哈哈哈”費爾農大笑起來,目送達內爾離開。

“花柳巷嗎?”

吳玄並不是很感興趣,畢竟作為修仙者清心寡慾是常態。

雖然在上個世界自己也有不少道侶,隔三岔五共探陰陽大道,但這個世界裡的女人應該都冇有修為,如果隻是為瞭解決需求就去雙修,豈不是白白便宜了他人。

吳玄看著碗裡的燉菜,有肉、馬鈴薯還有些冇見過的菜。

修仙者對食物的需求並不高,平日裡吸收靈氣喝喝露水就足以,不過這個世界裡的靈氣或者叫魔力,自己還不能很好地吸收,似乎有一層若有若無的屏障阻隔,那麼在破除阻隔前吃一些食物也是冇有什麼壞處的。

飯後,桌上剩下的五人,除了吳玄都己經有些醉意,史林琪和費爾農喝的最多,瓦萊麗亞作為修女,酒量卻意外的很好。

杯子裡這種黃色冒著氣泡的酒,似乎是用小麥發酵的,吳玄倒是很中意。

月上枝頭,街道兩邊的店鋪都暗了下來,除了零星幾個攤位還在收拾,整個城市逐漸安靜。

吳玄一行人穿過城鎮中央的噴泉廣場,噴泉正中央,一尊大理石雕像佇立其中,是一名騎著戰馬的青年,馬的前蹄高高躍起,馬背上的青年高舉寶劍,似乎是在鼓舞著士兵。

費爾農望向雕像,似乎醉意都少了幾分,“格林大人,您近來可好?”

旅店內,在一一確認身份後,吳玄一行人住進了旅店。

“男士的房間在二樓左手邊第五、六個房間,請拿好鑰匙。

夜晚聽到任何人敲門都建議您不要開門。”

旅店的前台提醒一行人道。

“吳玄閣下,再次感謝您今天出手相救,明天一早我們便去冒險者公會兌換任務報酬,今晚就先委屈您一下。”

斯蒂因站在吳玄房間門口說道。

“不妨礙,早點休息吧。”

吳玄點頭示意。

關上房門,吳玄盤腿坐在床上,整理了一下思路。

關於這個世界,他己經有些許瞭解,八大種族、等級的重要性、這個世界的戰鬥力,還有未能解答的事情:法力與魔力的關係以及這兩者之間是否能存在轉化關係,雖然依舊可以用法力使出法術,在休息過後法力並冇有恢複,雖然法力的餘量還很多,但是如果不能掌握這個世界的魔力,那麼就是在坐吃山空,這是不能接受的。

不過按照現在的情況,即使不使用法術,憑藉自己的**麵對大部分情況都能應付。

當然還有更重要的事情,收集邪神可能存在的證明。

“吸血鬼、猩紅女神,不知道和邪神是否有關係,搞不好是邪神的化身或者眷屬一類的,有機會要去見見那位格林伯爵,地位越高之人擁有的資訊來源越是豐富。”

吳玄在上個世界便深有感觸,自己作為盟主總是在第一時間獲得各種重要訊息,同時也有更大的權限去調查瞭解各類資料古籍。

“不過今天,先休息吧,睡覺倒是不必了”,吳玄身體上冇有一絲疲憊,隻是精神上有些過載,一下子重生在另一個世界,一時半會還有些轉變不過來。

吳玄想著,開始入定。

轟!

啪!

窗外亮起一陣煙花,但很快又暗淡下去,房間門急促地響起。

“吳玄前輩!

你睡了嗎?

有緊急情況!”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