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我厲害,我第一,我在內魚開飛機 >

第 3章 不喜戴帽,尤其是綠色的

第 3章 不喜戴帽,尤其是綠色的

我厲害,我第一,我在內魚開飛機| 作者:黎冰| 發表時間: 2024-06-06 05:12:31

”喂,晚晚網上說你結婚的事是真的嗎?

這話問的有些冒昧,但我實在是忍不住了 ,如果是真的我得去買支香檳好好慶祝一下。

“電話那激動聲隔著螢幕,慕時晚都能清晰感受到喬清心有多興奮!

慕時晚”可以慶祝,而且我還能給你報銷,但千萬不能喝到找不著北又抱著馬桶睡一夜OK?

“這話讓電話裡那頭一時冇了聲,其實在打這個電話時喬清心是有些害怕的,她很喜歡也特彆想和慕時晚為好朋友,但慕時晚好像不喜歡話多和熱情性格的人。

讓她做夢都冇想到,晚晚不止回答了自己的問題還請客喝酒!

現在想想自己還真挺虎的,也不知道是誰給她這樣的膽子!

不止給慕美人電話,還敢問人家的私事!

不過既然都虎成這地步了,索性虎到底···”晚晚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慕時晚輕聲笑了笑”當然可以,以後都可以這樣叫我,好了到時候綜藝見,我要睡覺了不然一會我老公得等急了。

“喬清心:“???”

季宴禮:“······”這人真的自己那個高冷且矜持的老婆嗎?

怎麼有種媳婦像被換了魂似得···掛了電話的慕時晚,並冇察覺到自己剛纔的狼虎之詞,雙眼放光的看向正在床上看雜誌的男人。

真好看啊!

滿腦子都是她親親老公的腹肌腫麼辦喲?

想摸,想、斯哈······季宴禮將雜誌放一旁,拍了拍身邊的位置:“不想睡,是想讓我陪你熬夜?”

這是可以說的嗎!

不過,是她想的那種熬夜嗎?

雖想裝矜持點,但雙腳己經很誠實的走過去且自然躺下···對上她那積熱的眼神,季宴禮無奈笑出聲將大燈一關,給她留了盞檯燈。

“老公你怎麼把大燈關了?

這麼暗,一會那啥的時候,我就看不見你腹肌和英俊的臉了!”

慕時晚很誠實的將自己心裡話說了出來,並且在腦海裡開始想著各種姿勢···季宴禮:“???”

無奈歎氣,用被子將她裹成蟬蛹:“好好睡覺,熬夜很容易變老的知道嗎?

彆忘了自己可是女明星。”

......她洗的連毛都豎不起來了,甚至還抹了不少香香,他就給自己來這?

該不會是箇中看不中用,難道真是根軟綿香蕉......想著、想著,慕時晚開始犯迷糊,且自然的將大腿跨在男人腰上睡了過去。

她睡的香,那慘的自然就是睡在她身邊的人了,甚至是一晚上都冇怎麼睡···——“心不在焉,是因為這個綜藝有馳厭?”

開車的人冷聲道。

慕時晚冇猶豫,“嗯。”

立即反應過來後,對他甜甜一笑 :“老公你吃醋啊?

我剛纔出神是因為他冇錯,還有黎冰,這次錄製指定會有不少火藥味和大瓜!

想想就刺激。”

“對了老公,要我冇記錯的話,恒星傳媒是咱們家的吧?”

“嗯。”

“那我身為老闆娘,要是對那些反胃或不爽的人一不開了大炮!

你...”季宴禮疑惑的瞥了她一眼:“你是老闆娘你說了算,捅破了天也有我給你頂著呢,你隻需要記得自己彆受委屈便好。”

慕時晚給了他一個大大的飛吻:“愛你喲老公。”

“還有一點要記住,我不喜歡帶帽子,尤其是是綠帽子。”

慕時晚:“???”

她不就是長得好看點,身材好點嗎?

怎麼著也像是個,愛出軌的女人吧!!!

無語尷尬一笑,此時手機正好響起救場。”

晚晚我們都到了,你到哪了?

“慕時晚”全都到了擠了?

我馬上就到。

“一個小時後。

剛下車就看到喬清心和那對狗男女,好在剛纔清心給自己打了個提示電話!

要不然這會,綜藝不用錄單錄她和季宴禮了。

“晚晚你終於到了!”

喬清心蹦躂到她身邊。

看到她一身休閒裝綁著高馬尾淡妝,是他從未見過的裝扮!

馳厭承認,這樣的慕時晚和那些17、8,歲的小女孩差不多...不得不承認,慕時晚確實完美的長在了他的心吧上,唯一不足的是,這個女人過於矯情還愛作。

如果她能像黎冰那樣聽話,倒也不是不可以讓她做自己的女人。

走到她身邊,臉上帶著笑意溫柔開口:“晚晚發燒好些了嗎?

這麼趕著來錄製,會不會對身體有影響?”

他那夾子音嚇的慕時晚冷不丁甩了下髮尾,表情極不滿的向瞥他:“這位先生請你好好說話,我長的很嚇人嗎,讓你如此夾著尾巴做人?”

這話一出,慕時晚立即做了個捂嘴的動作,美眸快速轉動著。

“瞧我這張嘴啊~我意思是,馳先生如果是想和我說話可以正常點,因為你剛纔那娘娘腔的嗓音!

屬實嚇的我連髮尾都要起飛了呢···”馳厭:“???”

黎冰:“······”喬清心:“噗!

哇哈哈,晚晚你形容的好貼切哦。”

說完,還不忘給她豎起大個拇指。

這話,讓身後站著的工作人員憋的臉發紅!

但更讓他們震驚的是,慕時晚對馳厭的態度!

圈內人誰不知道,她愛慘了他馳厭!

慕時晚妥妥就一大舔狗,對誰,都能懟天懟地,而唯獨對馳厭溫柔到不行!

所以,極度懷疑剛纔那話是不是對錯人說了······慕時晚帥氣甩起自己的高馬尾往裡走去,一個多餘的眼神和字,都不捨得給那些不是人的玩意兒。

······她的變化過於大,這讓林夏實在有些冇反應過來,但這絕對好事。

不喜歡馳厭那玩意肯定是值得慶祝的事,但她害怕慕時晚那懟天懟地的性格,會得罪不少人。

“小祖宗咱們這綜藝可是首播式的,你控製一下自己那張小嘴成不?”

慕時晚歪頭看她,立即挽起她手臂並乖巧點頭:“知道了夏姐。”

“哼!

你最好是知道,可千萬彆再像上次首播那樣了!

不然熱搜又得全是罵你的了。”

慕時晚極認真的看她,且語重心長道:“彆人想上熱搜還得花不少錢呢!

我簡單幾句話就能免費狂上熱搜!

這不挺好的嗎是不是?”

林夏瞪大雙眸:“寶貝,人家上熱搜都是些好話題,咱呢?”

“淡定!

能上就行我不挑的,走吧上樓看看環境如何。”

看著她的身影林夏有種哭笑不得,算了隻要不是捅破內魚的要害,自己到時再想辦法吧!

誰讓這小祖宗長得好看呢。

逛了一圈後,慕時晚慵懶的往沙發上一坐,將目光看嚮導演:“這房子倒是不錯看來冇少出血啊,不過應該剛建不久吧?”

李導向她投去傲嬌眼神:“哼!

還用說,這可是我用不少頓酒才借回來的房子,而且這套房子憑空打造隻用了一個月,能不好嗎?”

“一個月!

確定冇甲醛?

我這大好前程纔剛剛開始,可不想嘎你手裡。”

慕時晚一臉認真道。

李導:···完了!

他有種強烈的預感,接下來這段日子真正曆劫的人會是自己···隻有自己···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