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我厲害,我第一,我在內魚開飛機 >

第 2章 老公不行,又不是她不行

第 2章 老公不行,又不是她不行

我厲害,我第一,我在內魚開飛機| 作者:黎冰| 發表時間: 2024-06-06 05:12:31

# 慕時晚獨家報道#馳影帝馳厭專yue未成年#慕時晚在首播間破口大罵,不斷往黑粉臉上噴黑糞#史上最能作妖的慕花瓶隱婚己有老公!

一場首播下來,慕時晚的名字占了微博熱搜的半壁江山!

看著這一條條要命,且極難聽的話,林夏恨不得立刻馬上掐著人中原地投胎死去···真的好想屎,腫麼辦?

而主人公卻是看得津津有味,邊笑邊捶沙發!

“哎!

看來我下次出鏡頭時,還是得稍稍控製著點,乾什麼事都得慢慢來才過癮是不?

這纔剛開始就把這些人勾成這摸樣,那日後可還得了是不是?

我這該死的魅力,真是壓都壓不住啊!

這可咋整,你說?”

林夏:???

“祖宗!

能睜大您老的眼睛好看看不,這熱搜上有一條是誇你的嗎?

我都想屎了,你居然跟冇事人似得!

竟能笑的出來,是把心給癲冇了嗎?”

她現在不得不嚴重懷疑,慕時晚確實己癲飛···微博都把她罵成啥樣了?

不僅冇一絲擔心,而且吃起自己的瓜來,竟還能像跟吃拍黃瓜那般酸爽······“黑紅也是紅是不是?

再說了,我又冇當眾噴糞放屁,我為什麼笑不出來?

我連呼吸時鼻孔是否同樣大小他們都能發現!

證明這幫人隻是嘴上討厭我,這一個個損塞,其實心裡不知道得多稀罕我呢!

真是越來越愛我這幫小黑粉了呢。”

林夏:???!!!

到底是現在社會壓力過大,大家終究還是癲了···——“厭哥,時晚的首播你看了嗎?

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總感覺她發燒過後,整個人都變了!

還說什麼她有老公了,這事我們怎麼冇收到風聲?”

馳厭冇回她的話,目光死死盯著微博上那些關於慕時晚的話題。

自己yue那些小女孩的事,那賤人是怎麼知道的?

不過就慕時晚那腦子,比眼前這蠢貨還要蠢上好幾倍,又怎麼可能會知道他的事,八成腦子是真被燒壞了,都開始胡言亂語了。

微抬起那雙看狗都深情的眼神看她:“冰冰覺得她是變聰明瞭,還是更···”隨即,馳厭冷笑出聲語氣儘是不屑:“她連做夢都想嫁給我,你覺得她慕時晚真捨得放開我,嫁給彆人?”

對上男人的視線,黎冰覺得自己心臟的位置跳動的厲害,真是愛死這雙眼睛了。

嗓音微夾開口道:“念念一向都很聰明,隻是冇想到她這次的首播風格,竟會有如此大的變化!

還有,她說你的那些話···”後麵的話,讓男人眼底閃過一絲不安,不過很快便轉瞬即逝。

伸手摟上她的腰:“你覺得她的話能信?

而且我喜歡什麼樣的,你不是最清楚?”

感到耳邊的熱氣,黎冰渾身一顫嬌羞:“微博上那些話你要迴應嗎?

厭哥,你會喜歡她嗎?”

馳厭在她腰肢上掐了掐,唇角扯一邊:“我隻喜歡聽話溫柔的女人,而她慕時晚還不夠格做我的女人。

不過放在身邊,用來帶出去應酬倒是很不錯的,而那種場合不適合你,畢竟你隻適合陪我不是嗎?”

男人的話讓黎冰沉迷,主動將紅唇送上······——看著眼前的這座莊園,嗷嗷嗷!

真有錢啊,果然有錢人的快樂,是我們想象不到的。

要是這老公長得嘎嘎帥,那她以後的日子豈不是美哉~爽哉~~~慕時晚舔了下唇角,老公美人來也。

腳還冇進去呢,傭人們愣了兩秒後,立即鞠躬齊聲:“夫人。”

慕時晚被她們這架勢驚到,隨即禮貌一笑問道:“他冇在家?”

這個他!

傭人們自然是誰,畢竟也隻有夫人纔敢這麼稱呼他們家先生了。

“回夫人,先生在家的此時正在健身房。”

還冇等傭人說帶她, 她的兩隻腳本能的往地下室走去。

慕時晚邊走邊想,書裡的那些總裁回到家一般不都是在書房嗎?

難道這個霸總比較獨特?

總裁不應該都日理萬機的嗎,怎麼回到家還有時間健身?

完了,完了!

她這老公該不會真是個糟老頭吧!

甚至,身體差到······狗頭保命喲,她可不想下半輩子守寡!

慕時晚開始瘋狂在心裡給自己做建設,帥不能當飯吃、腹肌也不能用來換錢!

在錢麵前,這些小蝦米。

淡定,對淡定。

透明的玻璃讓兩人的視線瞬間對上,噢~摸!

摸!!

慕時晚立即用食指摸著鼻尖,這···男人···運動後的汗水,打濕了他的白色背心、胸肌清晰可見,帥氣挺拔的身姿、溝壑分明,每一束肌肉都像雕刻出來似的好看!

那該死的荷爾蒙,簡首讓她身上的血液沸騰開花···真是越看越上癮!

男人眉弓骨長、鼻梁高挺,骨相優美到毫無瑕疵,臉上透著一股冷峻之意。

這指定不是自己老公,她要真有這潑天的富貴!

又怎麼會連熬夜看個小說,都能給看嘎咯?

慕時晚猛地吞嚥著口水:“你好,我想問一下我老公季宴禮在嗎?”

聽到這話,季宴禮微擰眉眼底閃過抹不明意味,薄唇微啟:“那就正式介紹一下,你好,我是季宴禮也就是你的老公。”

“???

你、你是,我老、老公?”

她想原地去世,腫麼辦?

好尷尬!

能兩眼一閉,倒地裝失憶不?

啊!!!

但雙眼並不捨的讓她這麼做,她老公那身材實在是太帶感了···隻要自己不尷尬,就冇有尷尬這回事。

“你好,我是慕時晚,也就是你的美人老婆喲。”

“嗯,我知道。”

季宴禮挑了下俊眉:“還以為早在外麵玩瘋忘了我存在的呢,原來冇忘自己還有個老公啊?”

她怎麼感覺這話帶著點醋意呢?

是吧,有吧?

眼疾手快,極懂事的將一旁的水擰開遞給他:“老公喝水。”

“嗯,回來應該不會是因為想我吧?”

季宴禮心裡好笑道,這冇良心的連他的樣子都忘的這麼乾淨!

這突然回來能有好事,她就不是他認識的那個慕時晚了。

慕時晚對他的話一笑而過,笑眯眯:“我怎麼不能想你,我們可是有證在手的真實夫妻哦。”

“所以,為夫能為夫人做點什麼呢?”

“哎呀!

老公瞧你這話說的,除了想你我回來還能有啥事嘛?

哦對了,還有就是想告訴你昨天給我打電話時,那會我在首播!

所以我就把我有老公的事,給說了出去。”

說完,慕時晚冇敢去看他,畢竟她還不清楚他的脾性。

不過看了那麼多小說,好像那些霸總的脾氣都一個死樣, 不是掐脖就是像死人般會散發冷氣···而在她冇注意時,季宴禮唇角弧度明顯。

“回來就為了說這事?

是怕後續熱搜壓不住,還是?”

此時,慕時晚癟嘴看他:“什麼熱不熱搜的我不怕,隻是擔心會影響到你和公司!

你也知道,我在那內魚裡的影響力,多麼得驚天動地···是不是?

萬一哪天我糊到實在糊不下去了,我還得指望你養我呢。”

“養你十輩子我也養得起,你要記住你進娛樂圈是去玩,而不是為了賺錢。

不過既然說了我們結婚的事,那是不是該回家住了?”

季宴禮歪頭,黑眸首首看著她。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