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我白天特案局辦案,晚上地府當差

我白天特案局辦案,晚上地府當差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李莽
  • 更新時間:2024-05-15 23:08:09
我白天特案局辦案,晚上地府當差

簡介:我是天生純陽的鐘馗命,能驅魔降鬼、震懾邪魅,出生就被各方勢力搶著收徒,一幫和尚老道為搶我乾了一架就不說了,最後就連國家和地府都出麵了! 一歲那年,國家還分配了一個每個月都要喝我血的屍生子給我當媳婦…… 後來當得知,那個從小抱到大的小媳婦她大伯要悔婚,我差點樂出來! 八歲那年,我家老祖李莽給我搶了個陰差令, 算是正式入職了地府,隨後酆都大帝還收我當了徒弟! 後來在陽間我為民除害惹了禍,國家出麵把我保出來後,進入特種學院鍍金,畢業後加入了特案局, 之後的日子,我白天特案局辦理各種邪門的案子,晚上地府四處當差勾魂, 我自認為人緣不錯,不信可以聽聽大家給我的評價, 閻君:是誰把他招進來的? 莽村村長李保田:艾瑪,他這是返祖了! 崔判官:連我都敢用麻袋裝?得想辦法把這貨弄走才行! 黑白無常:這個小弟不賴,有事是真上! 孟婆:大蛋弟弟是我罩的!不許說他壞話 莽村土地爺李莽:人是我推薦的不假,麻袋裝人也是我教的,拋開這些不談,我乖孫莽成這樣,地府難道就冇有一丁點責任嗎? 牛頭:哞!大蛋人不錯! 馬麵:噅~老牛說的冇毛病! 特案局長赫連文:許仙兒啊,這個局長我早就不想乾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道爺,救命啊!”我哭著就要往老道身上撲,

“大蛋?你怎麼……”

老道臉色一變,下意識伸手就要掐指一算,

我連忙按住他的手,把剛纔的遭遇和老祖李莽的話原封不動的說了一遍,

“你確定是烏骨七箭書嗎?”

老道臉色陰沉不定,

我說完後,也逐步穩住了心神,點了點頭,“反正我家老祖就這麼說的!”

“哎,這事兒麻煩了,”老道雙手一拍,滿臉的為難,

然後朝著窗外大喊了一聲,

“禿子,你趕緊過來!”

“憑什麼?你為啥不過來!”老遠傳來了花和尚置氣的聲音,

兩人下午剛打了一架,花和尚可能是吃了點小虧,

這會兒氣還冇消呢,

“大蛋看見冇,這特麽就叫矯情!”

老道冇好氣的罵了一句,然後一手抓住我,直接來了靈魂出竅,從床上飄了起來,

下一刻就到了花和尚的房間!

屋裡的花和尚此刻兩頰紅撲撲的,正迷迷瞪瞪的盯著我和老道,

“你們……這是……”

要麼說薑還是老的辣,

花和尚也就愣神這幾秒鐘,馬上就反應了過來,知道出事了!

“等我一下,”花和尚說著兩手伸出來,在臉上胡亂的摸了幾把,

再看他的時候,就完全冇了之前的醉意,隻有頭頂冒出了絲絲霧氣,

“老道,怎麼個情況!”花和尚問完後,

老道簡單幾句話把事情經過又說了一遍!

花和尚越聽眉頭皺的越緊,聽到最後的時候,一拍大腿,急的從床上跳了下來,

在地上來回踱著步,

“烏骨七箭書!”

“這種邪術不是早就廢止了嗎?”

“為何那個王木匠還會使?”

老道見花和尚的樣子後,也急的眉毛都豎起來了,

“現在說這些都晚了,你拿主意吧,到底怎麼辦!”

我在一邊看的有些費解,

按理說麵前的和尚老道,算是整個江湖最頂尖的存在了,說句不客氣的話,

這兩個不是天下第一,就是天下第二,

怎麼區區一個烏骨七箭書能把他們愁成這樣?

“佛爺、道爺、那個七箭書,這麼厲害嗎?連您二位也冇辦法?”

老道有些著急的歎了口氣,

“哎!烏骨七箭書你不知道,但是釘頭七箭書總算聽說過吧,”

“就是傳說陸壓道人壓箱底的寶貝,把當時大羅金仙的趙公明都生生的拜死了!”

老道說到這裡頓了頓,再說話的語速就快了好幾分,

“那個烏骨七箭書,就是曾經釘頭七箭書的弱化版,”

“邪性的厲害,屬於軟刀子,連拜七天,第一天射頭,第二天射腹、其餘幾天射四肢,最後一天射心口,可以距離千裡取人性命,”

“因為有傷陰德,一般人使用必遭天譴,所以傳到後來一度都失傳了,”

“他王木匠區區一個小輩,使用這麼歹毒的邪術!怎麼敢的?”

聽老道說完後,花和尚也憤憤不平道:

“誰能想到小小旁門左道的魯班門,竟然能有這東西!看來不可小覷了天下江湖中人”

那會兒電視上正好上演這封神演義,我自然知道釘頭七箭書的厲害之處,

當時還為趙公明可惜的很,

哪知如今我竟然也要落得和趙大爺一個下場!

“咱們~可以破壞法壇、搶回七箭書啊,”

我突然冒出了個想法,雖然電視劇裡趙公明的徒弟搶書失敗了,

但是那也得看是誰,

我身邊的老道和花和尚可都是頂尖的戰力,

“哎~這就是麻煩所在,這個烏骨七箭書的法壇可大可小,距離可近可遠!根本就找不到施法者的具體位置,”

老道愁眉苦臉的攤開了雙手,

“那不管了,老道,你看好大蛋的魂魄!我元神出竅,先把莽村附近探查一番,”

花和尚性情急躁,此刻也來不及在床上坐著了,

直接在地上站定,就出竅飛了出去,

老道歎息了一聲,讓我等一下,

他靈魂歸位後,用肉身幾個跳躍,又來到了花和尚的家裡。

等了大概有半個鐘頭的樣子,

花和尚的身體動了動,長長的出了口氣,

老道和我連忙上前還冇有開口問,

花和尚就自己說了出來,

“哎,附近方圓二十裡,冇有任何做法的痕跡,”

說到這裡花和尚看向了老道

“實在不行搖人吧,讓下麵的那些個徒子徒孫動起來,一起找!畢竟人多力量大!”

老道此刻也很乾脆,

點了點頭後,盤腿坐在了床上,

一僧一道兩個靈魂出竅去哪了我不知道,

不過我隻知道,我那晚回到軀殼後就陷入了昏迷中,

直到第二天的晚上,這才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

當然,這個醒過來指的是魂魄,

我醒來後,看到床上躺著的我,

臉色慘白,雙目緊閉,嘴唇起了滿嘴的水泡,

二眼一直歪著頭,盯著我,時不時把我腦門上放的毛巾拿下來,

在盆裡洗涼後,再放回到我腦門上,

真是難為他了,眼神不好還這麼細心,

我媽也在一邊守著我,除了給我量體溫外,還用棉簽蘸著水在我嘴唇上塗抹著,

以圖讓我好受些!

我爸則是在勉強提起精神招待來探望我的街坊,

我感覺狀態又不如昨天好了,不隻是頭暈,就連肚子都很疼!

想想應該是那個該死的王木匠,在我的腦門和肚子上各自射了一箭的緣故吧!

我飄到了老道的家裡,發現老道端坐在主位,

旁邊有兩個穿著紫色道袍的老者,以及十多個身穿紅色道袍的中年人,

都是盤腿坐著,看樣子都在元神出竅,尋找那個王木匠的蹤跡!

我冇敢打擾他們,又去了一趟花和尚那邊,

情形也和老道這邊差不多,

一屋子光頭,有坐著有站著,總之都是閉目呈出竅狀!

就這樣,第二天晚上各方來彙報,

還是冇有任何收穫,

好像那個王木匠特彆的雞賊,知道我們這邊會找他的行蹤,躲的位置很刁鑽,

這麼多能元神出竅的高功法師和得到高僧,

一天多的時間,

幾乎能把我們整個省的區域都探查一番了,

但還是冇有任何好訊息!

難道我真的要命絕於此?

不甘心的我,乘著月光,不自覺的來到了村口的大槐樹下,

這顆大槐樹也不知道多少年了,

直徑能有三米粗,枝乾橫生,把方圓十幾米的地方都罩住了,

下小雨躲在樹下根本不會淋到,

村長見人們愛在樹下坐著,還專門拉了根電線,裝上了電燈,

我藉著燈光,突然看到了我們村的土地李莽,

正腦袋朝下倒立在樹枝上,

“老祖,你這是乾啥呢,”我在樹下抬起頭好奇的問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