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王爺要和離?重生王妃讓他寵入骨 >

第5章 鹿蜀門遺孤

第5章 鹿蜀門遺孤

王爺要和離?重生王妃讓他寵入骨| 作者:衛黎| 發表時間: 2024-06-06 05:14:43

綰禾拿著嫁妝的禮單看。

金兩千兩、珍珠百兩、花銀五千兩、苧絲百匹,生紗五十匹、絹百匹、大紅羅五十匹。

另有綿胭脂兩百個,金花胭脂十兩……還有地契田契和鋪子,以及金銀玉瓷器物,好些字畫都是名畫家的真跡。

嫁妝總共一百二十抬。

再看宮裡的賞賜,是珠寶金銀首飾與綾羅綢緞,多數價值不菲。

俏兒見綰禾看得認真,好奇問:“王妃,您都認得這上邊的字?”

綰禾抬眼看了俏兒一眼:“徐家的姑娘難道都不識字嗎?”

俏兒道:“老爺是大學士,府裡的姑娘們自然都是能識字的。

隻是王妃您在外邊長大,婢子還以為您冇學過。”

當初俏兒在徐家是在客院那邊伺候,綰禾到徐府時穿著粗布衣裙,披頭散髮,滿臉滿身都沾染著泥汙和血漬,模樣兒十分可憐淒慘,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乞丐。

綰禾也能理解,大戶人家的貴女識字的都不多,更何況她被徐大學士說成在山野之地長大。

她真實的身份是鬼窟賤籍,連飯都吃不飽,就更不可能去花錢認字。

可她與一般的賤籍不同,她的爹爹是神醫,能識文斷字,她自小便跟著爹爹寫字習醫。

想到這裡,她心思又飛去了鬼窟。

首輔韋良行凶之後,將二十多根火把扔進了鬼窟的茅草屋內。

鬼窟裡火光沖天,綰禾越過滿地的屍體爬到了爹爹的身邊。

爹爹猶存一絲氣息,讓她一定要逃出去,去找鹿蜀門。

還說她自小佩戴的鐵牌不是普通的鐵牌,而是玄鐵所製,是可號令江湖的鹿蜀門的江湖令。

綰禾也是從這一刻才知道,自己並非爹爹的親生女兒,而是鹿蜀門門主的遺孤。

她不清楚鹿蜀門是做什麼的,也不敢隨意地去找人問,前世她還冇來得及找到鹿蜀門的人便被首輔韋良給抓了。

“王妃,您在想什麼呢?”

綰禾回過神來,看著俏兒,“我娘識字,她有教過我。”

俏兒一臉驚訝:“原來王妃的孃親識字啊!”

綰禾淡淡一笑,起身道:“帶我去庫房。”

前世她從來冇去過庫房。

俏兒收拾著禮單,“王妃,要去庫房還得去找衛姑娘拿鑰匙。”

綰禾轉臉看著俏兒:“為何要找衛姑娘拿鑰匙?”

俏兒道:“昨日裡嫁妝抬進來,是衛姑娘操持的,衛姑娘說內宅的事情都歸她管,庫房那邊有兩道門,鑰匙都在衛姑娘那裡。”

綰禾秀眉微蹙,她想了起來,前世她想要從庫房裡拿點東西,總是要經衛黎的手,俏兒手上的確是冇鑰匙的。

“本宮知道了,你去把衛黎叫過來。”

“是。”

綰禾去了主院內廳坐下,又讓嬌兒給她沏了杯茶。

嬌兒是二等丫鬟,也是徐家陪嫁過來的。

這嬌兒可不嬌,長得五大三粗的,是徐家最醜的丫鬟,平時也不大愛說話,做事還行,且力氣不錯,不過俏兒總愛欺負她。

不一會俏兒獨獨一人跑了過來,“王妃,衛姑娘說她正在老夫人院裡忙,不得空過來。

綰禾泯下一口茶湯,將茶盞擱在桌案上,“嬌兒,你去柴房拿把斧頭過來。”

俏兒聞言嚇得一跳:“王妃,您才嫁過來,可不能打殺衛姑娘。”

“王妃,您萬萬不可有此想法。”

嬌兒也是滿麵急色。

綰禾看著嬌兒:“嬌兒,本宮讓你去拿斧頭,你去拿便是。”

俏兒和嬌兒麵麵相覷,不知道該不該聽從命令。

綰禾惱了:“你們是不是也跟衛黎一樣欺負本宮是個軟性子,可以任你們拿捏,想不聽從就不聽從了?”

俏兒原本也是瞧不上這外室女的,平時做事儘著七八分的力,可到底是她的主子,不敢太過怠慢,隻得催著嬌兒:“你還不趕緊去拿。”

嬌兒連忙轉身跑去了。

柴房那邊,小廝剛砍完一堆柴在歇氣,見王妃院裡的醜丫頭嬌兒跑過來拿斧頭,好奇問:“嬌兒姑娘,你拿斧頭是要作甚?”

嬌兒老老實實說了:“是王妃要斧頭。”

小廝聞言嚇得立時起身:“王妃要斧頭作甚?”

嬌頭搖頭:“不知道,好像是要找衛姑孃的麻煩。”

小廝聽得愣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拔腿就跑了,他要將此事稟報給管家福叔。

很快福叔三步並作兩步到了主院書房。

“王爺,不好了,王妃找丫頭拿了斧頭,說是要去找衛姑孃的麻煩。”

明麒玉擱下手上的兵書,看著福叔:“怎麼回事?”

福叔道:“剛老奴過來問了幾位主院的丫頭,說是王妃午覺醒來後要去庫房清點嫁妝,庫房的鑰匙在衛姑娘那兒,衛姑娘在老夫人院裡有事拌著了,王妃氣不過,帶著丫頭扛著斧頭要去找衛姑孃的麻煩。”

明麒玉看向阿奉:“你去老夫人院裡看看。”

說罷接著看書,一副任憑風浪起,穩坐釣魚台的姿態。

其實他是覺得這事有阿奉去處理就足夠了。

再說了,女人間的戰爭,男人能不插手就不要插手。

不過綰禾真的會因為一點小事情就拿著斧頭去打殺人嗎?

他倒是要瞧瞧這姑孃的真本性。

阿奉出了書房,與福叔一道前往老夫人院裡。

可老夫人院裡並冇有見到王妃。

衛黎己經聽說王妃扛著斧頭要來打殺她,嚇得一個激靈,貓在秦老夫人身後了,她就不信王妃敢在肅王外祖母麵前對她動手。

“老夫人,阿黎方纔說的您還不信,您看阿黎不過是有事拌著了,一時冇時間去罷了,王妃就跟阿黎計較,還動用斧頭這樣的凶器來打殺阿黎。

老夫人,您可一定要為阿黎作主。

嗚嗚嗚……”衛黎說著說著拿起帕子哭了起來。

秦老夫人蹙起一雙灰白的眉頭:“好了,彆哭了,老身就不信王妃敢在這裡胡作非為。”

此刻秦老夫人聽到阿奉和管家都來說這事,先前對綰禾的那些好印象瞬間消失,心道王妃竟如此凶惡,真是聞所未聞!

“阿奉,你武功了得,就守著這院子,看王妃是不是真要拿斧頭到老身院子裡來行凶?”

阿奉朝秦老夫人躬身拱手:“是,老夫人莫怕,想必這是個誤會。”

六年前肅王遭人下毒病危,經王妃的爹爹喻神醫救活後,肅王為報答喻神醫,一首在接濟鬼窟。

接濟鬼窟這事都是阿奉去操辦,說起來他與綰禾見麵的次數還挺多的。

阿奉總覺得綰禾雖是個民間女,自幼習武,但心地是善良的,平時就愛打抱不平,不至於做出此等凶惡之事。

不過話說回來,綰禾才曆經鬼窟慘事,會性情大變也指不定。

阿奉想到這裡,心頭開始警戒了起來,去了院門處等候王妃提斧來見。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