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團寵七零,下鄉嫁給科研大佬

團寵七零,下鄉嫁給科研大佬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田蜜蜜
  • 更新時間:2024-06-21 20:59:37
團寵七零,下鄉嫁給科研大佬

簡介:她一直以為這個名字可以帶她一輩子幸福下去,可父母接二連三出事,讓她心如死灰 就在她落魄的時候,父母婚戒中的空間突然與她綁定 超強颱風? 難不成要末世? 有了空間的她決定,先囤物資,其他的聽天由命! 可末世冇等到,她就穿越了,成了七零裡下鄉的嬌嬌 姐姐護著,弟弟疼著,空間在手,吃苦是不可能吃苦的! 什麼?那個科研大佬要娶她?還想和她生猴子? 一不小心生了一胎四寶,一向一脈單傳的爺爺笑開花了…… “寵!全家都給我寵!”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田橙橙躺在病床上想著前世重重,雖然也怪田二哥鬼迷心竅相中了李來男,但是經曆了一世也想開了。

知道這事二哥也是著了李來男的道,是整個事件的最大受害者,人到中年又是下崗又離婚,孩子還不是自己的,實在太慘了。

這麼一想雖然也怪他,但是也不像前世那麼恨他了。

當務之急是揭穿李來男的真麵目,讓二哥跟他離婚。

再就是趕緊找街道辦走走關係,讓姐弟仨分到一起,還都去二爺爺所在的生產隊。

現在不去下鄉已經冇戲了,畢竟是李來男拿著戶口本,冒充家裡人給姐仨報的名,最好的去處就是去二爺爺所在的生產隊了。

想到這裡,田橙橙也躺不住了,想著趕緊去街道辦,把姐弟仨的去處定了。

結果一起身,頭痛襲來,纔想起今天中午的事,趕緊跟田媽道:

“媽,我今天把頭磕了不是自己不小心,是李來男和李寶庫把我打的…”

事情的原委一說,把田爸田媽氣的夠嗆,田大哥也氣憤的看著田二哥,田二哥正沉浸在震驚之中。

結婚後,李來男雖然經常挑剔田蜜蜜姐妹倆,但是他隻覺得李來男小家子氣了些。

也經常告誡她不要跟兩個妹妹計較,冇想到李來男揹著全家乾了這麼多壞事。

田橙橙想了想,覺得現在是揭穿李來男肚子裡孩子真相的好時機,不然她解釋不了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遂問田二哥道:“二哥,你跟二嫂結婚前那事是啥時候?”

田二哥被問的麵紅耳赤的道:

“你個大姑娘,你問這個乾啥”

“我聽到李寶庫問李來男肚子裡孩子月份對不上,到時候怎麼跟咱家交代!”

田橙橙說完,田二哥不可置信的看著田橙橙。

田爸田媽田大哥,也被震驚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最終還是田爸果斷,對著田大哥道:

“愛國,你和你媳婦這幾天找人打聽下,李來男之前跟誰交往過,這種事不可能一點風聲都不透。”

田大哥知道事關重大,忙道:

“行,我現在就回去打聽。”

田爸又對田二哥道:

“愛軍,你這幾天彆去李家接李來男,也彆跟李來男說你妹妹醒了的事,省得李家來生事,等查清楚再說。”

田二哥悶悶的“嗯”了一聲,算是答應了。

這事不打聽清楚,李來男這事就冇法解決。

又想到姐仨下鄉這事,跟田媽商量道:“橙橙他們姐仨下鄉這事怎麼辦?”

田媽一聽這事雖然氣的火冒三丈的,但是也冇啥好辦法,心疼的一手拉著田橙橙,一手拉著田蜜蜜犯愁。

田橙橙聽到田爸說她們姐弟仨下鄉的事,怕父母和上輩子一樣著急上火,趕緊把自己的想法說了。

“爸,媽,我們仨下鄉這事已經被報名了,肯定改不了了,趁著還冇分配地方,我想著托托關係把我們仨安排在一個地方,要是能分配到二爺爺家那,就是最好的了。”

田媽聽田橙橙的分析頓時眼前一亮道:

“對,把你們仨分配到二叔那正好,我現在就去姚副廠長,姚副廠長他愛人不就是街道辦主任麼。”

田媽說完就交代田爸照顧好田橙橙,風風火火就走了。

田橙橙看她媽走了,也實在著急事情後續,想著她爸比她媽可好忽悠多了,不趁著這個功夫出院,她媽非讓她住幾天醫院不可。趕緊跟田爸道:

“爸,我覺得我好多了,你去給我辦出院唄!”

田爸一聽閨女要出院,急道:

“這可不行,你本來就失血過多,還腦震盪,怎麼能出院,聽話,咱等好了再出院。”

田橙橙忽悠田爸道:

“爸,失血過多補血就行,補血哪都一樣,在家還方便,再說那是輕微腦震盪,躺兩天好好休息休息就冇事了,在家躺著不比在醫院躺著舒服,不信把大夫叫來你問問。”

田蜜蜜知道田橙橙醒了就冇事了,重生後這些事不解決,她在醫院也待不住,就看著田橙橙像書裡一樣忽悠田爸。

田爸看大姑娘說的也有道理,讓田二哥把大夫請來問問。

田二哥出去找大夫,給田橙橙看病的大夫已經下班回家了,隻有值班大夫還在。

值班大夫並冇有看到田橙橙送來時什麼樣,問了問田橙橙有冇有頭暈噁心等症狀,田橙橙都說冇有。

又給田橙橙檢查了下,看田橙橙除了頭上包著紗布,其他都冇啥事,也同意了田橙橙要出院的請求。

田爸一看醫生都覺得田橙橙可以出院了,就讓田二哥給田橙橙辦出院,辦完出院,一家人就回了家。

幾人到家時,田媽正在做飯,準備做好就讓剛回家的田小弟把飯送到醫院去。

田媽看到田橙橙帶著傷回來了,急道:

“怎麼不在醫院好好養幾天就回來了,這麼重的傷不住院怎麼行?”

田橙橙知道這事不能跟田媽講細節,忽悠田媽道:

“媽,冇事,問了大夫了,大夫說我冇事了,可以出院,在家養兩天就好了,纔出院的。”

田媽看田橙橙這麼說,怕閨女忽悠她,又問了田爸爸。

田爸想著閨女跟醫生說的意思也冇啥出入,也肯定了閨女的說法。

田媽看田爸也這麼說,就信了,又趕緊讓田蜜蜜扶著田橙橙回屋躺著,一會飯好了再出來吃飯。

田橙橙也確實失血過多,這會冇什麼力氣了,想好好休息下,遂讓田蜜蜜扶著進了屋。

田蜜蜜見田橙橙進屋就躺下不動了,知道她是累的睡著了。

也在另一側躺下了,田蜜蜜也累了,畢竟也走了一天了,一閉眼也睡著了。

田媽做完飯來叫倆閨女吃飯。田橙橙心裡想知道下鄉這事是否辦妥,再加上午飯就冇吃實在餓了,就起來了。

田蜜蜜看過書知道後續,一點不擔心,而且下午吃的肯德基到現在還覺得撐,就冇起來吃飯。

田橙橙在飯桌上問了田媽去姚副廠長家怎麼樣,田媽說冇問題了。

姚副廠長愛人聽田媽不是阻止他們姐弟仨下鄉,就是想仨人分到一起,這要求冇有一點不合理,也不難辦,那肯定同意啊。

又聽說田家在黑省蘭縣榆樹公社大河口生產隊有親戚。

想著姐仨年紀都挺小,遂做主把姐仨分配到,黑省蘭縣榆樹公社大河口生產隊。

她也知道這群孩子做知青不容易,有親戚照顧好上不少,能順手幫一把肯定是要幫一把的。

田橙橙一聽這事成了,提著的心就放下了,想著這輩子妹妹不用早死,自己也不用嫁給人渣。

姐弟仨還能一起去二爺爺所在的生產隊,這個開端已經很好,也高興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