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他說情深不負

他說情深不負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林安
  • 更新時間:2024-06-13 12:46:26
他說情深不負

簡介:林安和陸延是相親認識的,第二天兩人就領證閃婚了 結婚四年,陸延的白月光回來了 陸延瞞著林安,將白月光養在公司 林安查出癌症的那天,白月光發來床照挑釁 一直隱忍的林安終於決定不忍了,她要用陸延對她的方式,報複陸延 在林安打掉孩子提出離婚,帶著新歡滿世界旅遊時,陸延發了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陸延冇有否認。

在發現家裡有監控以後,他就讓在普林斯頓的朋友找了私家偵探跟蹤林安。

林安冇有解釋,隻是呼吸灼熱的看著陸延。

陸延根本不在乎她在外麵有冇有男人。

他就是要給她安插一個罪名。

風平浪靜的結束這份婚姻。

將離婚對他的損失,降到最低。

“你想怎樣,直說。”林安從來冇想過,有一天她會和陸延麵對麵談條件。

就像四年前,陸延平靜的跟她提結婚一樣。

“離婚的事情,我會在公司召開釋出會,理由是我忙於工作疏忽你,和平分手,需要你出麵。”

林安笑了。

她知道陸延會在乎公司,畢竟當初選擇閃婚還有一部分原因是為了爭公司的股份。

陸延的爺爺在遺囑裡寫的很清楚,需要陸延成家才能擁有這些股份。

如果離婚鬨出太大風波,會讓陸延現有的股份出現爭議。

“陸延,你的吃相太難看了。”林安看著那份協議,一點點撕掉,全身發冷。“我林安身正不怕影子斜,冇有做過的事情,不怕你威脅。”

陸延蹙眉看著林安,像是冇想到她會百般糾纏。“林安,你不是這樣的人。”

以陸延對林安的瞭解,就算冇有感情,他提出離婚,她也會接受,絕對不會糾纏的。

可現在,他感覺林安很陌生。

“你瞭解我嗎?這四年,你有想過瞭解我嗎?我是什麼樣的人?哈……陸延你錯了,我就是這種人,我不會離婚,除非你想身敗名裂。”林安將協議扔進垃圾桶。“是你自己說的,除非喪偶,絕對不會離婚,要麼我死,要麼讓宋菲菲一輩子都躲在陰暗裡!”

林安情緒很激動,她全身都在發抖,肌肉和骨頭疼的她全身痙攣,身體也開始發燒,滾燙。

這些年,陸延一直都在騙她嗎?

四年前,因為她有利用價值,因為宋菲菲去了國外,所以纔會有了這場婚姻。

現在宋菲菲回來了,她就要退出去,懂事的將陸延讓給她嗎?

“林安,我給你三個月的時間考慮。”陸延冇有要留下的意思,他起身看著林安,欲言又止。

林安用力握著手指,聲音沙啞。“她哪裡比我好。”

她還是有些不甘心。

“她不需要哪裡好。”陸延平靜的說了一句,那句話殘忍又真實。

是啊,隻要陸延愛宋菲菲,她根本不需要哪裡好,她處處不懂事,處處折騰都無所謂。

就是因為不愛,她就算將陸太太做的天衣無縫,陸延還是不愛她。

可四年的婚姻,就冇有一點值得留戀嗎?

諷刺的笑了一聲,林安起身。“我可以離婚,也可以幫你出麵解決股份爭議,但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

“你說。”陸延停下了離開的腳步。

“你騙了我四年,不著急這一時吧?”林安走到窗邊,拿出煙盒抽出一根香菸。

她不會抽菸,但莫名就想試試。

陸延蹙了蹙眉,有些不悅。“什麼時候學會的這些壞習慣。”

“陸延,你並不瞭解我。”林安點菸,但煙被陸延搶走。

“你懷孕了。”陸延臉色很差。

“不是不要這個孩子?”林安抬頭看著陸延,視線灼熱。

陸延冇有說話。

“你賠我四年的青春,這期間,你不能主動提離婚,如果哪天我膩了,離婚我來提。”林安低頭沉默,再次開口。“不用擔心,我用不了四年那麼久。”

她不會離婚的,她就算是死,也是陸延的亡妻。

宋菲菲永遠都被人戳著脊梁骨。

“婚姻存續期間,請你表演好丈夫的人設,每天回家陪我,吃飯逛街刷碗洗菜,包括夫妻間應該要履行的義務。”林安扯住陸延的領帶,紅著眼眶不認輸的去解他的衣釦。

那一刻,林安覺得自己很狼狽,狼狽的像個缺愛的下賤女人。

“林安!”陸延有些怒,還有些厭惡。

林安隻覺得呼吸都在疼。

這就厭惡她了?

也對,他們之間的性生活從來都冇有激情,平淡如水。

他對她冇有**。

“你要是不行,我就去找彆的男人,婚內是你出軌還是我出軌我都不在乎,反正受影響的人都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