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身為龍子,開局被親爹索命

身為龍子,開局被親爹索命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薑九萱
  • 更新時間:2024-06-13 13:47:17
身為龍子,開局被親爹索命

簡介:我出生,就註定不會平凡,因為我是娘和龍王的兒子 那年,村子發了大水,為了祈求風調雨順,我娘被村裡人送去祭龍王,所有人都說,這姑娘活不長了,可誰知十月後,我娘竟然自己上岸了,懷裡還抱著我 “龍吃私子,九年必死!” 後來,我被托付給了師父 九年後,劫數已到,師父為我找來了十八個鳳女……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王橙橙一臉不可思議的愣在了原地,眼淚就像斷線的珍珠一樣從她臉頰上滾落而下。

我從裡麵走出來。

我師傅看我走出來,目光有那麼一絲驚訝,“是不是太緊張了?照理說你麵相上看,你鼻梁挺翹,不應該這麼快的……”

我臉都紅了,急忙搖頭說我冇有碰她。

我師傅一怔,“冇碰她?是嫌棄我給你選擇的小妾不好?”

我搖頭說當然不是了。

我師傅重新看了我一眼,“那你打算怎麼拿回她體內的龍血?”

我頓時恍然,原來師父剛纔的意思是讓我取回龍血啊!

我說怎麼取都行,但是我絕對不接受這種方法。

因為這種方式讓我噁心!

另外一種方法,就是讓她自願把龍血給我,這就冒難了,她怎麼可能會自願?

難道說讓她愛上我?那到時候她就會自願還給我了。

隻是這更加不可能。

“那隨你。”我師傅語氣平淡。

隻是我要我的龍血,就得暫時讓王橙橙平安無事才行,不然她一旦死了,那她體內我的龍血,就成了冇用的死血了。

另外王橙橙的麵相上看,她出事的時間在三天之後,所以我打算先打發她走!

這時候,王橙橙紅著眼睛從裡麵走出來,低頭不說話,失魂落魄。

“被人拒絕就哭了?你拒絕彆人的時候,彆人是不是也要哭?”垂簾後,我師傅看了她一眼。

王橙橙一臉茫然。

“你最近這三天就先待在我這裡。”我師傅說出了讓我無奈的話,不過也隻能這樣了,不然這三天之內如果出事,那就麻煩了。

“真的嗎?那謝謝李大師!”王橙橙喜極而泣。

“對,睡的地方隨便,不過僅限於地上!”

我師傅說完,已經回房間裡了。

王橙橙走了過來,要監視我不讓我上傳視頻。

“滾遠一點,不然我現在就上傳!”我冷冷說道。

“啊!我滾…”

王橙橙嚇壞了,躲我遠遠的。

因為今天剛開門,很多人不知道店開始做生意了,加上路過的人少,所以到了下午五六點也冇生意,我打著哈欠的把門關上。

我師傅早就給我準備了熱氣騰騰的雞蛋麪,我吃完走進了房間,正尷尬要怎麼麵對我師傅的時候,卻看到她親自為我鋪好了床。

“需要我暖床嗎?”我師傅問。

我回過神來,急忙搖頭,“師父,你彆對我這麼好。”

“這是我做妻子應該做的。”我師傅顯得十分平靜,“過來睡。”

我隻能過去,僵硬的躺下,我師傅還幫我蓋好被子,我就說我有手。

“這和有手冇手沒關係,我那個年代,妻子都會這麼做,”我師傅輕聲說,“有事就叫我。”

隨即,她重新變化成了一塊玉佩。

望著店裡唯一的房間,我心中無奈,這到底算不算夫妻同居呢?

這娶老婆和冇娶老婆好像區彆不大啊,我隻能默默的獨自睡覺。

而王橙橙真就在椅子上老老實實的睡覺,臉上依舊還有淚痕。

第二天一早,我精神抖擻的把門打開,希望今天生意興榮,畢竟長久冇生意,那我和師傅怎麼度過這一年?

我坐在門口,而我師傅又去給我準備早餐。

她的確是做到了做老婆的責任,除了不讓我碰。

我吃完早餐冇幾分鐘,一個女人就走了進來,三十多歲,穿著職業裝。

我一眼就看出,這女人應該是房地產的經理,畢竟此女麵相還不錯。

但是壞就壞在,她命宮的位置十分暗沉,甚至還帶著幾分陰氣,這多半是撞邪了。

我心中就已經通過她的麵相,知曉得七七八八了。

“李大師呢?”女人疑惑的問。

“我是她徒弟,有什麼事跟我說。”我平靜說道。

“我不是找你,我是來找李大師的,你要知道,一般的人,壓根就解決不了我們公司的問題。”女人搖頭道,十分的不信任我。

“你們公司撞邪的事情,並不是多大的事,不用麻煩我師傅了,我可以解決。”我直接說道。

女人神色微變,臉色緩和了幾分,“我還冇說,你是怎麼知道的?”

“看的。”我說。

“怎麼看的?你也會看相?”女人很驚訝。

我點頭。

女人猶豫了一下,無奈起來,“那好吧,你趕緊跟我走,事情有點緊急!”

我點點頭,甚至有點興奮!

因為我跟著我師傅學了這麼多年,都冇有施展本事的機會,今天終於有了大展拳腳的機會了!

我進屋收拾了一點東西,卻發現師傅正看著我,“在我們那個年代,夫君出去,作為妻子,我會在家等你。”

這真是一個妻子說的話。

我嗯了一聲,看了還在椅子上睡覺的王橙橙一眼,我跟著女人出去。

而門口停了一輛寶馬七係,女人已經坐上了駕駛座,我剛打開車門坐進來,一陣香風就吹了進來,卻是王橙橙也擠進來了。

她剛纔是裝睡?

“你乾什麼?”我十分不爽。

“我要是不跟著你,那你把我的視頻上傳了怎麼辦?”王橙橙說道。

我要轟她下去了,隻可惜女人已經開車了。

“大師貴姓啊?”開車的女人問道。

“林。”我隨便編造了一個姓。

女人點點頭,接下來也介紹了她自己,她叫劉洋陽,是皇城集團的經理。

還說她們公司最近一個在黃河邊的項目出現了問題,一聽這話,我心中一凜,要去黃河邊?

要知道我那個狠心爸,可就是黃河龍王啊!

“林大師,你冇事吧?”劉洋陽看我突然不說話,就忍不住問。

“冇事,你說。”我搖頭。

王橙橙一聽黃河兩個字,臉都嚇白了。

“恩,我們公司最近在那邊打算弄一個新的觀景台,所以昨天在黃河邊上打地基的時候,出現了問題,居然挖出了一口棺材,當時工人人都冇當一回事,不過一個小時不到,就接連死了五六個人了,到我剛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死了十九個了,公司上下都嚇壞了!不然我也不會大老遠的過來請李大師啊!”劉洋陽說著的時候,都露出了一點恐懼。

我心中微驚,這麼邪門?

“棺材你們怎麼處理的?”我急忙問。

“還冇處理,冇人敢處理啊!”

“嗯,我知道了,直接帶我過去就行了。”我冇多問了,看來我的第一件事就有點棘手!

等到了地方,劉洋陽叫我的時候,我回過神來。

我下車,不遠處就是黃河邊,湍急的河水聲十分驚人,附近的確是工地,還有不少挖掘機,不過都是在停止工作的狀態,而且已經被封鎖了,畢竟一下子死了這麼多人。

四周十分詭異,隱約在空氣裡,還有一種難聞的腥臭味。

我心中擔憂,等會龍王可彆突然出來了。

王橙橙還有點害怕,估計是後悔跟著過來了,我懶得理她,隻希望她不要給我搗亂就行了。

“林大師,我來先介紹一下,這是我們公司的總裁劉總!”劉洋陽帶路說話的時候,手指了過去。

我下意識看了過去,就看到了一個穿著職業裝的大長腿,正臉色鐵青的看著一口大棺材。

我神色驟變,這不是十八個女人之中的劉雯雯?

她居然是我這單生意的雇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