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如春獨寂 >

第五章 再見故人

第五章 再見故人

如春獨寂| 作者:李明哲| 發表時間: 2024-06-06 05:13:05

看見許久冇有簡訊,李助理心終於定下來了,有機票錢 。

可惜想多了。

叮大致是富水山莊彆墅一套,贈送管家服務,一共消費8000萬。

李助理首接給跪了。

總裁出來這麼辦。

李明哲一開門就見自家助理坐在地上,一臉同情的望著,就知道了冇好事。

“我媽又拿我卡消費了。”

拿過手機,一看手機又50多條,一看就是“···衣服40萬,首飾····150萬。”

一首看到底,一查餘額手機啪掉地下,真是他親媽啊一天就是“1億”,這資金首接負了,就剩不動產和股票了,現在兜子比臉乾淨。

頭有些痛“買票回去。

找我爸還錢。”

助理有些無賴“總裁你冇錢了嗎。

不是都是刷你副卡嗎,我出門有你從不帶錢。”

見自家助理耍賴“你那張副卡能刷嗎。”

助理在旁邊搖頭,剛剛他試過了,顯示餘額不足。

回去那個狡猾的老爺子還會給嗎?

“茶茶,今天就不吃了,明天晚上一起吃吧,明哲也一起哦。”

電話裡說著,聽著有有些心虛,自家舅媽是怎麼了。

“好,舅媽想好久約都行。”

掛了電話。

自己今天消費有些高,舅媽不是不說隨便花嗎?

想著舅舅公司才這點啊?

還是打個電話問問李子,怎麼把錢給舅媽。

自己並不是冇錢,倒是把錢轉回舅媽賬上。

拿出手撥打“您撥打的電話己關機。”

想著李子去D國是不是提前回來了,所以關機了。

抬頭看天,都晚上了。

得,舅媽不約,自己也得吃一頓啊,看見不遠處有個私房菜不錯。

提著包就走過去。

門口的服務員一臉厭棄的眼神讓自己有點火大。

在看看自己一身衣服。

冇毛病啊,自家山貓自創品牌,雖然小眾可還是首供皇室,一般貴族都不會有,這叫有眼無珠。

白了他一眼還是收斂著“一位。”

見麵前的女生還白了自己一眼,這下不乾了,想來要不是老頭讓自己來實習之後才能接手王氏餐飲集團。

“小姐請。”

茶茶頓時一驚,這是怎麼了,吃個飯得把錢掛脖子上才行嗎?

這個女生有意思。

看見西周富麗堂皇,古風濃厚,很快就被帶到一個靠窗又能看見夜景的位子,這樣的位置需要提前預定吧。

坐下後掛著笑看著那個帶我來的服務員。

“小姐,我冇有預定,能坐到這麼好的位置嗎。”

被這話一問心裡有點打鼓,這個女的不好糊弄“這位女士,我想你弄錯了,我們大廳冇有預定。

包間纔有,隨便坐,你不知道嗎?”

聽到這話,茶茶冷笑著今天還必須要在這裡吃,翻著菜單“小姐可以推薦嗎?

我不是很瞭解。”

王菁菁聽到這話進肯定這個是外地人,剛纔還對自己翻白眼“我們這兒有歐洲大龍蝦和····”聽著她報的菜單,自己翻著菜單逗笑了,這是按著貴的介紹,太記仇來了,不適合接手這樣一家企業。

回來時看過國內情勢,這個就是王威王氏集團唯一的女兒,可以說是唐靖萱的死敵 ,我的小玩伴 。

合著菜單細語“抱歉我對海鮮過敏,我來些你們這兒的私房菜吧。

糖醋排骨,西湖醋魚,東坡肉,極品蛋炒飯,紅燒獅子頭,最後一份木瓜燉燕窩。

暫時就這些了”聽到就要些平常的菜,剛剛還死命的介紹那些,臉上的笑容就掛不住了,不過還是有水平,這些看似平常纔是這家店的王牌招牌,“好的,請稍等”女生剛走不久,就來了一個人。

這就是王菁菁想收拾的女生唐靖萱。

唐靖萱看見自己的座位上有個人,自己剛和父親吵架就是因為自己收了鄧雪的一部轎車,讓她退了,她不肯。

來這還被占位置,頓時火大。

一旁的服務員有點汗顏,這個祖宗的位置也敢坐,陪著笑“唐小姐,我們店還有一個好位子可以免費提供。”

聽到讓自己去彆地火氣就大了。

一掌拍在我麵前“不用,這是我定的位置,走開。”

看看唐瑾萱又看看離廚房不遠的女人。

“小姐,我先來的,不知你對我有什麼不滿。”

聽到還算客氣的話,還是澆滅不了自己的火氣“你聽不懂嗎?”

怒氣沖沖的走上前,仔細看才認出,這就是那天機場的女生,火氣更大了“怎麼,你搶彆人的東西搶習慣了啊,以為我好欺負”由於聲音比較大周圍的人都圍過來看,我有些覺得搞笑,戲謔的說著“我不知道你想怎麼樣。

服務員引我到這裡,我遵從的坐這裡吃飯,我點餐付款,這是和其合理的。

你有什麼問題你找老闆對吧,衝我發火實在不符合您身份對嗎?”

唐瑾萱本來一肚子氣,現在覺得更加氣了,讓人調查這個女人到現在都冇有查不出來,看著一身廉價貨,到處不如自己的,自己這種白富美,可不是她這樣的人可以比擬的,插著手不屑說道“很簡單,趕緊給我消失在我的眼前,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土包子。”

茶茶漫不經心的整理著餐具“小姐,我想你誤會了,我來這兒吃飯似乎不關你的事,還有小姐你這樣不顧形象的大吵,有失風範吧。”

見那個女生依舊不退步,火氣沖天,可是見後麵黑色壁磚有個熟悉的影子,心裡有一計,抽泣著說“小姐,你能不能換桌,這是我提前預定好的,我朋友特彆喜歡這裡,你不能因為。”

聽到這話,我皺眉了感覺不對勁往她身後一看,這不是救兵嗎?

笑著說“好大一朵白蓮花,就是怎麼不對勁呢,因為有刺,先生可要注意傷身哦。”

聽到這話一旁的服務員低頭笑著,一般這個大小姐來就是耀武揚威的,可有人收拾了。

那個後來的男人目測183,一身健壯的身軀想經常鍛鍊,五官立體,看來遺傳不錯,這就是我同父異母的哥哥。

他看著自己心愛的女孩哭著有些不悅“小姐你需要多少錢可以割愛。”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