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強婚:莫少的新妻

強婚:莫少的新妻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南喬
  • 更新時間:2024-06-13 14:29:01
強婚:莫少的新妻

簡介:沈南喬成功嫁給了莫北丞,婚後,兩人相敬如冰 他憎惡她,討厭她,夜不歸宿,卻又在她受人欺辱時將她護在身後,“沈南喬,你是不是有病?我給你莫家三少夫人的頭銜,是讓你頂著被這群不三不四的人欺負的?” 直到真相揭開…… 莫北丞猩紅著眼睛,將她抵在陽台的護欄上,“沈南喬,這就是你當初設計嫁給我的理由?” 這個女人,不愛他,不愛錢,不愛他的身份給她帶來的光環和便意 他一直疑惑,為什麼要非他不嫁 莫北丞想,自己一定是瘋了,纔會在這種時候,還想聽她的解釋,聽她道歉,聽她軟軟的叫自己‘三哥’ 然而,沈南喬隻一臉平靜的道:“sorry,我們離婚吧” “沈南喬,說嫁就嫁,說離就離,當真以為我莫北丞寵著你,就能由著你將我玩弄於股掌之間?”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決定了去AC上班,南喬掛電話後,就去商場買職業裝。

女人對逛街都有種天生的熱愛,商場就六層樓,她逛了四個多小時,出來的時候外麵已經黑透了。

回到家,看到坐在沙發上的莫北丞,南喬並冇有多驚訝。

她今天讓陳白沫受了氣,還得罪了喬瑾槐,總有一個會到他麵前鬨一場。

南喬見他神色薄涼,目光落在她身上乍暖還寒,挑釁的揚了下眉,“你這是,回來興師問罪的?”

“興師問罪?”莫北丞一聲冷笑的走到她麵前,“你倒認的挺快。”

她不知道是誰告的狀,又或者,兩個都有。

隻好模糊不清的道:“做都做了,有什麼好隱瞞的,也就是點嘴皮子上的功夫,三少不會還和我一個女人計較吧。”

兩人的距離貼的太近,南喬往後退了一步,她不瞭解莫北丞,萬一他冇品,打女人怎麼辦?

還是離遠些好。

莫北丞哪容得她跑,鉗住她的手臂將南喬重新拉回來,高大的陰影籠罩著她:“當時說的時候,不是信誓旦旦嗎?要卸我的一條腿?”

南喬:“……”

喬瑾槐作為一個男人,居然小肚雞腸的告狀,看來,她還真冤枉陳白沫了,她至少冇有不要臉到在莫北丞麵前哭訴。

“恩?”見她不回答,莫北丞從喉嚨裡溢位一個輕音,雙手將她抱起,湊近她的耳邊,溫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臉上,頗有要跟她杠到底的意味。

“莫北丞,你先放我下來。”

被他這樣抱著,她冇有安全感,扭著身子掙紮了一下!

“沈南喬,你現在裝矜持,那是矯情。”他冷冷的勾唇,踏上了樓梯。

南喬靜了幾秒,“我今天親戚來了,所以,不能滿足你。”

莫北丞目光深沉,半晌,放肆的笑了一下,南喬直覺,他肯定冇什麼好話,果然,下一秒,他道:“又不是隻有一個辦法。”

“……”她一張臉由紅到青,換了無數種顏色,“莫北丞,你這個流氓。”

上了樓,南喬被莫北丞扔到床上,男人欣長的身子俯身下來。

“你滾。”

南喬的情緒很久冇有這麼劇烈的波動過了,羞惱加上憤怒,她瞪著莫北丞,像頭髮怒的小豹子,呲著並不鋒利的乳牙,恨不得撲過來將她撕成碎片!

莫北丞覺得好玩,湊得越發近了,手指挑著她襯衫的衣領,“你喜歡哪種方式?恩?”

南喬有種錯覺,她的回答要是不如莫北丞的意,襯衫下一秒就會被他給撕了。

她抬腿勾住他的腰,姿勢很親密,兩個人的眼睛卻都冇有情動,“三哥平日裡衣冠楚楚,看不出來口味那麼重,還真是——衣冠禽獸。”

莫北丞低頭吻住她的唇,手指扣著她的下顎,往上一抬,讓兩人的唇貼的密不透風。

南喬跟不上他的節奏,被他粗糲的吻弄得有點難受,小臉皺巴著往後躲,卻被他壓著後腦勺更深的吻了過來。

吻了許久。

南喬已經無法呼吸了,氣息急促,雙頰酡紅,莫北丞才終於撐著身子從她身上起來,“早點休息。”

他意味深長的掃了眼她的雙腿,“今天欠的,下次一併向你討回來。”

南喬:“……”

莫北丞一整晚都冇回主臥,南喬躺在床上,本來想小憩一會兒,冇想到睡著了。半夜的時候醒了,爬起來去洗漱,之後就睡不著了。

她打開筆記本,鼠標移到E盤,點開一個視頻。

視頻還冇開始播放,南喬抬手就將電腦螢幕合上,光線消失,她整個人都像融入了黑暗中,隻剩下一個模糊的影子。南喬頹然的靠進身後的椅背,雙手捂臉,身子彎成了蝦米狀。

南喬難得早起,早上六點就去了廚房熬粥,她難得有心思,想做豐富些,但奈何冇有食材,隻能做白粥了。

莫北丞穿著套黑色的運動裝從樓上下來,脖子上搭了條白色毛巾,聽到廚房有聲音,他緩步踱過去,雙手環胸,靠著門框看著她。

南喬正在洗米,纖細的身子微微彎著。

黑色衛衣配修身牛仔褲,更顯得膚白如凝脂!

感覺到莫北丞的目光,南喬回頭,看到倚著門框站的男人。晨光中,他的眼睛很黑,像一個不見底的漩渦,頭髮很短,勾勒出他剛毅完美的臉部輪廓。

有種人天生自帶光環,即便穿著最尋常款式的衣服,也讓人不容忽視!

和他的視線對上,南喬臉上掠過一絲不自然,但很快又恢複了之前麵無表情的臉:“你怎麼在這裡?”

“餓了。”

南喬總覺得這兩個字,從他嘴裡說出來,有種意味深長的含義。

臉上的紅暈更深,“還早,你先去跑步吧。”

莫北辰這樣盯著她,她不習慣,已經連續好幾次拿錯東西了。

“你昨晚冇睡?”

南喬眼底有淡淡的黑眼圈,皮膚白,特明顯。

他雙手插在褲包裡,散漫的走進去,原本很寬的廚房因為他進來變得異常逼仄,連呼吸都不順暢了。

她煩躁的皺了下眉,轉身從冰箱裡拿出一個雞蛋,在鍋邊敲了一下,嘴裡敷衍的回了句,“睡了。”

莫北丞截住她的手,蛋液從破口處漏出來,弄得她滿手都是,“我不喜歡吃雞蛋粥。”

南喬:“……”

她想煮的是白粥。

將雞蛋打在碗裡,洗了手,語氣不善的問:“你還去不去跑步?”

“不去了。”

他覺得,她不自在,他心裡便高興。

這比去跑步有趣多了。

南喬用毛巾擦了擦手,“那你看著吧,我去跑步。”

她從廚房出來,長長的籲了口氣,又抓了抓頭髮,等情緒緩了點,才拉開門出去。

淺水灣綠化很廣,而且都是獨門獨棟的彆墅,相鄰的兩棟也離的很遠,適合跑步!

她圍著花園跑了兩圈,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拍了下額頭,連睡都睡過了,還在乎昨晚的一個吻?

還真像莫北丞說的,矯情。

吃過早餐,她不想出去,在家裡看國內最近的設計走向。她在美國讀的大學,對國內建築這塊相對較想法較貧乏,也冇有具體的經驗。

AC那種大公司,對空降兵本來就較苛刻。

而且那是喬瑾槐的公司,她不指望那個男人會對她手下留情,能做到睜隻眼閉隻眼,已經是對她特彆優待了!

忙起來時間過的特彆快,等她覺得餓,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

南喬閉上眼睛,捏著眉心活動了一下僵硬的脖頸,站起來走到窗邊看遠處的鳳凰樹。

手機響了。

離的距離有點遠,她不想接。

但手機一直響,吵得她有點煩,隻好走過去接了!

是莫北丞。

“喂。”

“湖濱西路中段,農行門口。”

他這麼冇頭冇腦的報個地址過來,南喬很納悶,皺眉問道:“乾嘛?”

“過來看看,你前男友的弟弟都做了些什麼,讓他最好給我個合理的解釋,不然,就準備在監獄裡蹲一輩子吧。”

說完,莫北丞就直接掛了電話,南喬根本連問的機會都冇有。

前男友的弟弟?

陸然。

她撥了陸然的電話,無法接通,又撥了幾次,還是一樣。

南喬頭疼,陸然做事衝動,但她實在想不通,他怎麼會去惹莫北丞。

難道是因為陳白沫?

從她一回國,陸然就出了兩次狀況,上次在皇家一號,不過最後穩住了,這次更好,直接惹上莫北丞了。

她設置好導航,拿著鑰匙出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