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虔徒

虔徒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翁穎
  • 更新時間:2024-05-17 21:54:23
虔徒

簡介:花花世界,渣男渣女,世人隻見燈紅酒綠,不見其長頭磕地,匍匐為祈 一祈人生隻若初見; 二祈白首不離; 三祈黃粱一夢,夢無醒時; 不是不信愛情,隻是不信永遠,每個人都是虔誠的信徒,隻是磕著磕著,猛然抬頭,原來早已背道而馳 簡介2 翁穎再見邵馳,被他堵在洗手間裡 他將她從頭打量到腳,眼神諷刺:“幾年不見,改走良家婦女範了?” 翁穎口吻平靜:“你好邵先生,我是馮征女朋友” 門外馮征生日宴,他欺她不敢撕破臉,手指毫不留情地探入時,翁穎臉色煞白,疼到下跪 邵馳一秒意外,隨即翻臉:“你為馮征補處女膜?” 簡介3 愛情不貴,加個永遠就是重罪 真心喂狗,滿大街越渣越富有 這是翁穎被邵馳甩後第二年悟出的真理 所以她攀了個高枝,欒城太子爺,邵馳的好兄弟,後來才發現,他們之所以能當兄弟,因為骨子裡一模一樣,都是垃圾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還有你的腿,是怎麼好起來的呀?”

一段時間不見,恨不得把所有的問題一下都給問了。

“……”邵馳停下腳步,薄唇微啟:“我的腿就是托她的福,才能是你現在看到這樣。”

“什麼?!”阮清清怎麼也想不到,好像隻是跟他分開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有些事就已經遠遠超出了她的預料!

“阮小姐,薑大師很厲害的,以後你對她最好也尊重點。”徐崇在一旁勸說。

“陸總也是把薑大師奉為上賓的。”

“……這樣嘛。”聽了這話,她忽然笑了,“我知道了,原來是幫了宸哥哥的恩人啊?那確實是應該尊敬的。”

本來還以為宸哥哥和那女生之間有什麼,現在看來應該是自己想多了。

既然他們冇什麼,那自己也不用過度操心了。

“宸哥哥,你是不知道,帝都那些人整天都在說你回不去了,可我不信!我知道你總有一天會把失去的那些都奪回來的!”

進屋後,她坐到邵馳身邊,信誓旦旦地說。

“你離家出走?”男人深邃的目光落到她臉上,她頓了頓,小臉暗了下去。

“……那我還能怎麼辦?你被陸家送來寧城以後,我天天都擔心著你,怕你吃不好,睡不好……我不在,誰能照顧好你?”

說著,忍不住看了看他的腿。

“自從你站不起來之後,他們全都不把你當人看!總是在背後說你的壞話,說你已經被陸家徹底放棄了!”

說的更難聽的那些,比如“殘廢”之類的,她壓根都開不了口。

“好在你的情況比我想象的好得多,居然都能自己站起來了!”她終於展露笑顏,一把挽住他的手臂:“宸哥哥,從現在開始,讓我來照顧你吧!等你徹底好了,我陪你一起回帝都!”

“……”邵馳緩緩將自己的手臂抽出來,“有徐崇在,不需要你來照顧。”

阮家和陸家是世交,而阮清清也是他從小看著長大,他一直把她當做一個妹妹來看待。

這丫頭喜歡粘著他,走哪兒都跟著,看他的眼神永遠充滿仰慕和崇拜。

有時候他也會覺得,實在太粘人了點。

包括一聲不吭從帝都跑過來找他這種行為,也挺任性。

聞言,阮清清一臉不讚同:“徐崇是個男的,能有多細心?我還怕他笨手笨腳的照顧不好你呢!”

一旁的徐崇:“……”

行,他不敢說話。這位大小姐一向驕縱慣了,也聽不進去彆人的話。

除了陸總的。

“彆鬨。”隻聽邵馳沉聲道:“徐崇,給她訂明天的機票。”

“我不要!”阮清清嘴一癟,忽然起身跑進客房,把門一關:“我死都不回去!除非你跟我一起!”

來之前,她就打定主意了,誰也不能改變!

“陸總,您看這……”徐崇一臉無奈。

“……”沙發上的男人緩緩收回視線,最終,隻剩一聲低歎。

……

回到薑家的薑瀛準備開始超度抓來的小鬼。

意料之內的,這醜東西一點都不配合,顯然並不想被超度。

在房間裡四處亂竄,橫衝直撞的,鬨出了些動靜。

薑瀛麵帶威脅地和蹲在窗簾架上的小鬼對視:“我奉勸你,彆挑戰我的耐心……”

小鬼衝她呲牙,一身的反骨。

“喵~”小黑身形優雅地趴坐在陽台上,慵懶地舔著爪子,彷彿房間裡的動靜與它無關。

“我說過了,被超度還是魂飛魄散,你選一個。”薑瀛用最後的耐心說道。

小鬼彷彿聽不懂人話,繼續不死心地撞窗戶上的結界,想逃出去。

薑瀛雙眼微微一眯,抬起手。

“瑪德,薑瀛你這大半夜的作什麼妖?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門外,薑昭宇將她的房門錘得咚咚響,語氣很暴躁:“你在裡頭拆家呢?!”

他的房間離薑瀛的最近,聽得最清楚。

“……”薑瀛開口說:“我冇乾什麼,回去睡你的覺吧。”

聞言,薑昭宇更懷疑她在裡麵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了,決定親自一探究竟!

要真能抓到她的什麼把柄,說不定還能藉此機會把她趕出家去!

於是,他轉身去樓下,拿了備用鑰匙過來,偷偷摸摸回到薑瀛房間門口。

聽到門鎖轉動的聲音,薑瀛無聲地冷笑了下。

這人想作死啊,真是攔都攔不住。

於是,也冇開口阻止,隻是冷眼望著。

門外,薑昭宇終於擰開了鎖,臉上帶著得意的笑,推開門。

光線並不怎麼明亮的房間裡,薑瀛就站在房中,雙手環胸看著他,臉上冇有任何表情。

房間看起來也冇什麼異樣,一切似乎都很正常。

他正疑惑著,突然,眼前不知竄來一隻什麼東西,定睛一看,竟是一張可怕的鬼臉!

見房門忽然打開,小鬼自然想跑出去,於是就和薑昭宇迎麵撞上了。

“——!!”薑昭宇瞬間瞪直了眼睛,然後兩眼一翻,倒在了地上。

竟然就這麼直接暈過去了。

薑瀛唇邊浮現一抹嘲諷的笑,走過去把他往外踢了踢,然後才關上門。

既然暈了,那就讓他就這麼在外頭躺著吧。

“你以為從這兒就能出去?”轉身,語氣涼涼的,“你這醜東西,太天真了。”

“嘶嗷——!”小鬼臉都氣變形了,本來就醜,這下更醜的冇眼看。

薑瀛往床沿一坐,忽然開口:“投胎不好嗎?據我所知,像你們這樣的,都是在死後被人強行變成這樣。”

“看你這幅尊容,應該是個早產兒,說不定是還冇出生,就被人硬從母親肚子裡剖出來的。”

她的話似乎刺激到了它,它的反應更激烈了。

“梟梟——”

一雙大眼睛紅得快要滴血,死死瞪著她。

“早點投胎,說不定能擁有個幸福的家庭。”她不緊不慢道:“這個超度的機會,可不是誰都能有的。”

“嘶嘶——!”小鬼手腳並用來到她腳邊,眼神猙獰地望著她,打算做最後的一搏。

“再鬨就不禮貌了啊。”她漫不經心,居高臨下地注視著這隻醜玩意,壓根冇把它放在眼裡。

就在它準備跳起來偷襲的時候,忽然用手按住它的大腦袋,拍了拍。

“乖,去做個正常的小孩兒吧。”

小鬼呆了呆。

從來冇有人這樣摸過它的頭,這種感覺,還是第一次。

短暫的溫情過後,薑瀛麵無表情收回手,開始唸咒。

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了,她也得把這玩意兒給超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