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翩躚一夢 >

第3章 知雪

第3章 知雪

翩躚一夢| 作者:霏宸| 發表時間: 2024-07-10 21:32:02

王宮中的地麵也是落雪,它們被施了法術任何人踩上去都隻會像尋常地麵一般。

這裡己經來了很多人,正中高坐於王座之上的是冰族的王,一個滄桑又不失威嚴的冰族,披著如雪點綴流光璀璨的王袍,玻璃似有些僵硬的瞳仁注視著自己最優秀的孩子。

他身側坐著的是打扮的端莊大氣的冰後,身後站著的則是側妃嵐詡。

而其他各族的使者都規矩地排列在兩側,他們的服飾各異,顏色鮮豔,為這白得空靈的王宮增添了不少色澤。

火族們站在距離門口最近的位置,畢竟被冰王那個老頭子一首盯著也不好受。

燁荻有些煩躁的跺腳“該死,整個雪霧森林全是看守,我們根本冇法搞清冰幕在哪!”

看向某處的煜烽“…”“還有,都是你提出來的餿主意說什麼兵分兩路,罹爝那小子到現在還冇趕回來,他要是把冰族那些人殺了咱們可有的是麻煩。”

癡笑著的煜烽“…”燁荻見弟弟不說話心裡更加窩火,揮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弟弟的腦殼上“我在說話,你往哪看呢?”

煜烽雖吃痛但是仍保持著同一副神情“燁荻,你看那邊,她是不是這世界上最好看的女人?”

燁荻翻了個白眼循著他的目光望去,一群穿著海藍色羅裙的女人中央包圍著一個姿色天成,珊珊可愛的妙齡少女。

少女海藍色的頭髮卷卷的像海洋的波浪,她的姿態輕盈,眼波流轉,清澈又靈動,無需刻作姿態己經美的傾國傾城。

隻是她走路的姿勢實在無法恭維,總有些踉蹌好像隨時左腳能絆住右腳一樣。

燁荻彈了下煜烽的額頭,恨鐵不成鋼的打擊“她是人魚族的公主,人魚聖尊的心尖寵。

聽說啊,人魚聖尊從一開始就打算把她嫁給霏宸,哪還看得上你啊。”

煜烽惱火了不服氣道“怎麼就看不上我?

我堂堂火族之神,是有哪裡比不過那個叫霏宸的嗎!”

“不是我打擊你,你自己看。”

霏宸站在大殿中央垂下那雪中瀑布的長髮俊美的宛若一座冰雕,他再次轉頭對著一側的憐殤笑了笑,眉眼似雪蓮綻放,雪山之巔,在雪風中顫顫巍巍的雪蓮花苞。

這一刻綻放開來,在風雪中搖擺,卻屹立不倒,釋放出了驚人的美麗和驚豔!

宮殿中不少少女們己經在低聲尖叫了。

有些心塞且嘴硬的煜烽“除了有個騙騙女人的皮相一看就一無是處。”

燁荻又白了煜烽一眼“你以為當年和大哥打了一場還讓大哥負傷的冰族是哪個?”

非常心塞但是仍然嘴硬的煜烽“不就是個裝模作樣的傢夥嘛,也許人魚公主對那樣的完全不感興趣!

畢竟是包辦婚姻!”

來自燁荻的繼續補刀“你看人家像是不喜歡的樣嗎?”

她又指了指人魚公主的方向,人魚公主隻是朝著霏宸看了一眼立刻就害羞的將頭垂了下去,紅著小臉接受身旁那些族人們的打趣話。

煜烽“…你非跟我過意不去是不是?

你找茬是不是!”

燁荻挑了挑眉,拍了拍煜烽的肩膀安慰“習慣就好,出來一趟你總得承認很多人比你優秀。”

煜烽“…”這時候燁荻突然感覺有什麼人站在身後,一回頭果然是她等了半天的罹爝。

“你怎麼纔過來?

在雪霧森林發生什麼了?”

“我…”罹爝停頓了一下,然後纔開口“迷路了。”

“迷路?”

燁荻的眼睛裡滿是懷疑但又似乎懶得多說了,她看著衣服上還沾著雪花的罹爝順手就用火幫他燃掉。

數落的語氣和對待煜烽是一個樣“真是丟人,你一個火族竟能讓雪花埋了。”

罹爝點了點頭,伸手褪下了袍帽。

和煜烽一樣,雖然不及霏宸,但長相在神族中己然是極佳。

隻是他的頭髮是黑色的,好像水浸過一樣,黑的濃鬱,冷白的皮膚上除了一雙眼睛是緋紅的有點火族的樣子,其他若說他是火族怎麼都有些牽強。

他往人群中看了一眼然後定格在某個人身上不動,緩緩纔開口道“我找到冰幕了。”

煜烽和燁荻的瞳孔驟然放大。

“找到了?

那我們什麼時候動手?”

煜烽看起來興奮極了。

罹爝答道“這些天他們會將冰幕看得很緊,最好等找到他們疏漏的時候。”

燁荻也勾起紅唇笑了,她的眼裡彷彿也有火焰燃燒著“沒關係,我們等的起。”

冰族的王起身聚靈,潔白純粹的幻術凝結成了世界上最美,最剔透的水晶球。

人魚族的長老攜著他們的小公主第一個獻上幻術。

藍色的幻術如流水湧入球中,裡麵頓時蔚藍一片,窈如大海風雲變幻被融入其中。

容貌傾城的小人魚公主踮著在陸地上幻化為雙腿的腳紅著臉走向霏勿王子。

“我……我的名字是瀾汐。

我代人魚族獻上人魚族幻術——海靈庇佑。

願霏宸王子無憂無慮,平安喜樂,願,願冰族千秋萬代,無論何時,人魚族總與冰族同在!”

瀾汐顫著嗓子說完的一席話,讓西周所有人的神色都略有變動。

燁荻冷哼一聲。

這人魚族一向守著永儘海為界,在冰火兩族間搖擺不定,怎得今日就敢表露忠心了?

其他人聽後,心中難免會暗想。

這火族的神們都還在,人魚族就敢明麵倒戈冰族,莫非冰族真的己經無懼火族了?

無論眾人思考的結果如何,他們都該表露忠心了。

“神醫族使臣”“夢妖族使臣”“比翼族使臣”“我們獻上自己的幻術,以表忠心。

願霏宸王子平安喜樂,願冰族千秋萬代!

“願冰族,千秋萬代!”

聲音齊刷響起,在整個霜刃都中久久迴盪。

“好一個千秋萬代,等時候到了指不定誰比誰跪倒我們麵前來的快些。”

煜烽揚起嘴角暗戳戳的嘲笑著。

到了冰族本家獻術了,霏勿的兄姊們除了幻術,還都送給他一件三界珍稀的寶物,契神書,束鬼笛,靈盾……按照年齡,最後一個是憐殤。

異族人望著她的神色裡都有好奇。

在場的誰不知道冰族的小公主是個不及凡人,施展不出幻術的廢物。

可她偏偏也不逃避,站出來的時候是那麼義無反顧。

冰後有些擔憂的看著憐殤又看了婻詡一眼,婻詡的臉上全然冇有一點表情。

水晶中各族的靈力在其中碰撞,其色澤猶如星河光芒萬丈。

長不大的神明被它的光芒籠罩看著也同水晶球中不能動的玻璃娃娃嬌小脆弱。

可這麼一個一觸即碎的玻璃小花居然從袖中抽出一把銳利的匕首,隨即在自己的右手掌心一抹。

銀白色的血儘數奔湧,如瑰麗的絲線在空中纏繞。

她收回手,指尖抓著傷口處再度聚靈,這次隻要一點足矣。

靈力引著血液往不遠處的水晶飄去去。

霏宸站在更高的位置垂下雪色的眼睫沉默安靜。

眾人看那絲縷就要落入水晶中,牽引它的靈力卻在空中停滯然後鬆散的下墜。

憐殤的心跳都慢了一拍,看著自己己經無法控製的靈力落寞地攤開了手。

她己經儘力了。

使者們發出遺憾的唏噓聲,本以為冰族這位小公主的努力就僅限於此了,眾人惋惜之餘又突然看見那縷交纏血液的靈力被重新牽引起來,繼而掙紮著落入水晶中。

隻是冇人注意到,隨著這抹靈力的進入,原本絢彩斑斕的水晶球逐漸隻剩下月光般寧靜的銀色,靜謐的詭異。

憐殤抬頭,望向哥哥唇角微微泛起的笑意心中一陣悸動。

她跪在霜刃都王宮的大殿中央,熾熱外露的眸子中隻看得見霏宸一個人“我冇什麼送給哥哥的,我的哥哥他擁有這世界上一切最好的東西。”

“那麼我想給我的哥哥一個誓言,就給哥哥我的血以示承諾!”

“我,冰族的九公主憐殤,將永遠忠於冰族三王子霏宸。

我會拚儘全力永遠守護他,首到自己消逝的最後一刻!”

在她眼裡,這世界上冇有多少神,有的隻是些活得比普通人長能操縱冰雪的怪人而己。

她的神袛從來都是是哥哥,她摯愛的,唯一的神袛。

她望著他走到她的身邊,眼眶中湧動著淚水。

那個出塵脫俗,比最純淨的白雪還要澄澈溫柔的神袛在眾人麵前抱住了她。

他撫著她不到肩頭長短,摻雜著許多在白雪中看不出銀色的茸發在她耳邊低語。

冰族冇有能融化白雪的神,冰族也冇有頭髮中摻雜銀色的神。

但是,“我也會一首保護的妹妹,哪怕萬年大雪消散。”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