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暖床丫頭上位記

暖床丫頭上位記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雲九溪
  • 更新時間:2024-06-13 00:44:52
暖床丫頭上位記

簡介:垃圾堆裡撿來的雲九溪和奶奶相依為命,撿剩飯受欺負她拚命的想要改變,不想被遮蔽的分數她以為是希望,結果要了她的命 穿到大曆朝,睜眼被告知將成為暖床丫頭,天道不公,她不甘,她不甘在現代受儘了委屈,在大曆朝又要替彆人受委屈…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怎會突然自儘?”

“莫非是有人走漏了風聲?”

“給我看緊了,若再出紕漏,唯你是問。”

“是。”

低沉的聲音傳入耳中,雲九溪欲睜眼,卻發覺身體無法動彈。

頭痛欲裂,幾個姐妹用棍棒擊打自己的畫麵浮現腦海,心跳愈發劇烈。

“嘔……”一陣嘔吐,她掙紮著睜開雙眼,迷濛中望見眼前人的著裝,一時有些困惑。

“醒了,總算醒了,快去喚小姐來。”

人影在眼前晃動,頭暈目眩,雲九溪虛弱地閉上了雙眼。

“溪溪,溪溪……”輕柔的聲音傳來,她感覺有人在輕搖自己的肩膀。

“對不起啊溪溪,你若不願,儘可告知於我,何必如此行事呢?”

雲九溪睜開雙眼,一時之間不知自己身在何處,眼前哭訴的人又是誰。

“彆哭了,妝都哭花了!”

即便狀態不明,下意識的,她還是心疼眼前的女子,伸手為她擦去了淚水。

“我若早知爹孃讓你去做暖床丫頭,定然不會同意。

我這就去找他們換人,讓你受委屈了。”

柔弱女子一身白衣,端坐於床前,語氣輕柔而堅定,眼中滿是憐惜。

暖床丫頭?

雲九溪的目光從房中每個人的臉上掃過,一切都是如此真實,不似夢境。

難道是穿越了?

而穿越後的身份竟是一個暖床丫頭,這也太悲催了吧。

見她始終沉默不語,柔弱女子站了起來。

“溪溪,我知你此刻難以釋懷,你且先歇息吧,我去找母親為你討個公道。”

雲九溪凝視著女子漸行漸遠的背影,如癡如醉。

她身著白衣,素雅高潔,宛如皚皚白雪,身姿輕盈飄逸,仿若從畫中走出的仙子。

“溪溪,你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小姐對你那麼好,你怎麼會想不開呢?”

少女的聲音猶如黃鶯出穀,將雲九溪從呆愣中拉了回來。

“我怎麼會想不開呢?

這世間萬物是如此的惹人喜愛,我還冇有吃遍天下美食,遊遍祖國的大好河山呢,而且我……”雲九溪的眼前再次浮現出奶奶激動的神情:“溪溪真厲害,等上了大學,一切就都會好起來了。”

轉瞬間,好朋友的尖叫聲又在耳邊響起:“你分數被遮蔽了?

天哪!

天哪!”

“我也很納悶,像你這樣冇心冇肺、隻知道吃喝玩樂的人怎麼會想不開呢?

是不是有人要害你?”

丫鬟裝扮的少女西處打量著雲九溪,緩緩開口,彷彿要從她身上找出答案。

“有人要害我?”

雲九溪下意識的抬起胳膊,想起那接連不斷的木棒敲擊在身上是那樣疼。

“我看看?

身上有冇有傷?”

少女推開她阻擋的手在身上到處檢視。

“剛纔那個美女是誰?”

雲九溪推開了少女,這傢夥毛手毛腳的,不過看起來倒是容易相處。

“我是誰?

你是誰?”

少女驚訝地睜大了雙眼,不答反問,接著又扒拉著雲九溪的腦袋,難不成失憶了?

雲九溪像隻受驚的兔子,猛得縮回脖子,渾身顫抖,驚恐地看著她,失去意識前那最後一棒是落在腦袋上的。

“你彆怕呀!

看來是傷到腦袋了,我叫花槿,你叫雲九溪,剛纔那位就是我們的主子木語嫣。”

“我真的是個丫鬟?”

雲九溪難以置信地皺起眉頭,憑藉那被遮蔽的分數,足以證明她的優秀,可為何在這裡卻變成了丫鬟。

“丫鬟怎麼了?

我終於知道你為什麼會輕生了,小姐待我們如親姐妹,你竟如此不知足!”

花槿站了起來,先前那副心疼的表情瞬間變得嚴肅起來。

“冇,冇……”。

雲九溪連忙擺手,心中生起一絲怯意,倒並非她輕視丫鬟,隻是她不甘啊,她是奶奶從垃圾桶撿來的,從記事起就跟著奶奶撿垃圾,吃彆人扔的剩飯,被打,被侮辱,她的人生從來冇有光明,可那有怎樣,她咬牙堅持到高考,好不容易要改寫人生,她的人生就結束了嗎?

又要重新開啟丫鬟的生活嗎?

她真的不甘!

奶奶曾說她心比天高,奈何窮苦的命,生活的艱辛磨練下來,她變得小心翼翼,自卑又敏感。

安撫好花瑾,從她嘴裡方知原來是木小姐將與霍府定親,而她也是剛剛獲悉,暖床丫頭選定了雲九溪。

卻不知雲九溪從何處提前獲知了訊息,竟以自儘來逃避。

花瑾是最後一個離開房間的,待她走後,雲九溪纔有空捋清了思路。

在現代,好友得知她被遮蔽的分數,又約了兩三好友為她慶祝,她被帶到了荒無人煙的地方,幾個人像魔鬼附體一般瘋狂的用木棒在她身上打砸。

是死了,她應該是死了,纔會穿越到同樣被害的雲九溪身上,想想自己應該是做了什麼十惡不赦之事,纔會在現代吃儘苦頭,吃完了苦又穿越來替原主接著吃苦。

既有吃不完的苦,那她還活在這裡做什麼,不如繼續死去,可是她死了,奶奶孤身一人怎麼辦?

她不求奶奶為她討回公道,隻是想起奶奶找不到自己焦急的身影,緊跟著著急起來。

“怎麼辦?

怎麼辦?

奶奶,你彆著急,我會回去的。”

雲九溪急匆匆的穿上衣服,也不知道穿的對不對就往屋外跑去。

“九溪姑娘,天色己晚,您這是要去哪裡?”

寬大亮堂的大院門內,護院攔住了她。

雲九溪氣喘籲籲,府裡太大,她可是找了好久的大門,麵對護院,她有些緊張說的磕磕跘跘:“我出去找個人,能不能彆攔著我。”

護院為她打開了院門,閃身在一旁,恭敬的向她行了個禮。

雲九溪呆愣瞬間便顧不上這些,衝出了門外,藉著微弱的月光,她朝著冇有燈火的方向跑去。

“啊!”

一聲尖叫,雲九溪摔倒在地,同樣摔倒在地的是一個男人的身形。

“你個肥豬,大晚上跑出來乾什麼?”

男人的聲音在夜色中響起,緊接著一陣馬蹄的聲音從遠處傳來,男人受驚一般飛快的跑開了。

雲九溪心裡著急,爬起來跟在他身後也飛快的奔跑著,隻期望那漆黑一片的前方是通往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