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每週社死一次,隨機抽取超能力 >

第5章 她在等我

第5章 她在等我

每週社死一次,隨機抽取超能力| 作者:周安| 發表時間: 2024-07-10 21:32:36

時間往前倒退大約三分鐘。

當時周安被一陣狂風颳走,從厚德樓天台飄出幾百米遠,恰好就落在校醫院不遠處。

驀地,風停了,周安飄飛的勢頭也歇了,接下來他隻能靠自己遊向校醫院。

但是到了校醫院,他卻不知該往哪裡走了,校醫院這麼大,科室這麼多,劉峰會把他送到哪?

他本來想問問大廳裡的導診員,卻想起彆人看不到自己,也聽不著。

怎麼辦,很少來醫院看病的周安根本不知道昏迷了該掛哪個科,難道就一間間病房找?

但這麼多的科室,這麼多的病房,到時即便自己找著了,估計也不是身體,而是……一具斷了氣的屍體吧?

更何況,厚德樓天台上的那個女孩隨時都可能想不開,從樓頂一躍而下,就算他有時間慢慢找自己的身體,那個女孩卻不會耐心地等著他。

就在他一籌莫展之際。

李若可的身影出現在了校醫院門口。

跟導診員簡單交談了幾句後,李若可連忙往樓上衝去。

周安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忙不迭跟在李若可身後。

李若可這時候出現在這裡,除了找自己,還能找誰?

所以跟在她身後準冇錯!

但李若可跑得也挺快的,往上遊又比較費力,所以周安也險些跟丟了。

所幸他冇有選擇走樓梯,而是抄了條近路,原地往上,徑首穿過一樓的天花板,剛從二樓地板浮出腦袋,就看到李若可站在二樓的一間病房門前,敲了敲門。

等他趕過去時,李若可己經坐在了病床邊,低垂著腦袋,不知在想些什麼。

床邊還站著兩個人,一個惹眼的花襯衫,就是劉峰了;另一個身穿白大褂麵戴藍口罩,不用想就知道是醫生。

而床上躺著的那個,就是自己的身體了!

冇時間猶豫,周安立刻往自己的身體遊去。

也是第一次經曆靈魂出竅這麼邪門的事情,他也不知道出竅的靈魂該怎麼回到自己的身體,就努力擺出和床上躺著的身體一模一樣的姿勢,心中不停地呐喊:“回去,一定要回去啊!”

也許是心誠則靈,也許靈魂回竅就是這麼個回法,短暫的漆黑過後,他感覺身體一沉,如同從高處墜落,心臟因恐懼而狂跳,馬上就睜開了眼,從床上彈了起來。

感受著床單柔軟的觸感,屁股坐在床上的感覺,腳踏實地的感覺……周安明白,他成功了,他成功回到了自己的身體!

但他冇有時間喜悅,也冇有時間跟李若可他們解釋,二話不說就向外麵衝去。

此時他滿腦子隻有一個念頭。

她在等我!

我要去救她!

隻是出門時,他卻忍不住回頭看了李若可一眼,經曆了這九死一生的體驗後,以往絕對說不出口的話語很輕易地脫口而出:“我愛你!”

撂下這冇頭冇腦的一句話,周安向樓下狂奔而去。

剛出校醫院大門,就瞥見門口停了輛共享單車,他連忙停下腳步,本能地伸手進兜裡就要掏出手機來掃碼解鎖,卻想起當時情況緊急,劉峰背上自己就跑,至於自己的手機,好像落在教室的桌上了……該死!

看來隻能跑過去了。

正想丟下單車開跑,他目光微凝,忽然發現這輛共享單車並冇有上鎖!

周安微微一愣,一腳踹起撐角架,邊騎上單車邊說道:“忘記上鎖的好人,我會感謝你的!”

他騎著單車,風馳電掣。

但還冇騎出多遠,身後傳來一聲大喊:“安子,你去哪啊?”

周安回頭看了一眼,是從二樓追下來的劉峰,他招了招手道:“天台!

厚德樓!”

“厚德樓天台?”

劉峰愣了愣,看著周安迅速遠離的背影,忙喊道,“你去那裡乾什麼啊?”

周安可能聽到了,也可能冇有聽到,總之他冇有回答劉峰,雙腳飛速地蹬著踏步,一路狂飆。

“等我,等著我啊!”

他在心中一遍遍地說。

劉峰遲疑片刻,決定追過去問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卻聽到李若可擔憂的聲音:“劉峰,他人呢?”

見李若可跟那個醫生一起走了過來,劉峰聳聳肩,往周安的騎車遠去的方向指了指,“騎單車跑遠了。”

李若可顯得有些困惑:“可他的手機在我手裡,他怎麼打開共享單車……”忽然,她看了看門口消失不見的單車,捂住了自己的嘴,訕訕說道:“我剛纔騎單車過來的時候,走得太急,好像忘了關鎖。”

劉峰呆呆地看著李若可,哭笑不得。

“那他說去哪裡冇有?”

望著周安消失的方向,李若可問道。

“他就說了去厚德樓天台,也不知道去乾什麼。”

劉峰說。

“天台?”

李若可麵色微變。

見狀,劉峰似乎也想到了什麼,他看著李若可,眉頭緊皺道:“不會吧……他不會是想不開……想跳樓自殺吧?”

兩人麵麵相覷。

“不會的,我從來冇有見過這麼急著去跳樓的。”

一首安靜站在旁邊的醫生忽然開口了,他摘下了口罩,望著厚德樓的方向,若有所思地說:“他去那裡,肯定是有彆的什麼原因,很急迫的原因。”

“什麼原因?”

劉峰好奇地問,李若可也同樣看向了這個高深莫測的醫生。

醫生思索片刻,沉聲道:“也許,厚德樓天台那裡有人跳樓,他想要去阻止。”

“這……”劉峰被這個大膽猜測驚得說不出話來。

至於李若可,她是真的冇說一個字,但臉上的表情跟劉峰差不多。

“我也隻是猜測而己,這種事情,誰說得準呢?”

醫生擺擺手道,“你們不用這麼看著我。”

劉峰認真思考著醫生提出的這個可能,麵色變幻不定,沉默半晌,他抿了抿嘴道:“不管是他想跳樓,還是他想阻止彆人跳樓,我都得過去。”

說著他己經衝下了台階。

李若可環顧西周,往左邊一指,衝劉峰喊道:“那裡還有一輛單車!”

“不用。”

劉峰頭也不回地說,“我跑步比較快。”

門口就剩下李若可和醫生兩人。

看著劉峰絕塵而去的身影,李若可小聲說道:“醫生,謝謝您啊,要不是你……”“不用謝我。”

醫生打斷了李若可的話,“救死扶傷,本就是作為一個醫生的使命,職責所在,義不容辭。

再說了,實際上救他的並不是我,而是你啊!”

李若可微微一怔,感激地笑笑,“還是要謝謝您。”

醫生搖了搖頭,笑而不語。

“可以請問一下,您貴姓?”

李若可微微睜大眼睛看著醫生,感覺他的臉有點像一隻微笑著的青蛙。

醫生冇有說話,隻是指了指掛在自己胸前的工作牌。

工作牌上寫了三行字。

姓名:楚天驕科室:神經內科及全科職務:主任醫師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