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每週社死一次,隨機抽取超能力

每週社死一次,隨機抽取超能力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周安
  • 更新時間:2024-07-16 02:24:00
每週社死一次,隨機抽取超能力

簡介:【無係統】【非爽文】【純愛戰神】 某次“社死”之後,炎夏大學心理學院二年級學生周安發現自己覺醒了奇怪的能力,被女朋友甩掉的他決定…… 驚險刺激、溫馨治癒、勾心鬥角、嬉笑怒罵的校園生活,就此拉開序幕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周安,我們分手吧?”

“呃……為什麼?”

“我不喜歡你了,就是這麼簡單。”

“好吧,那就分手吧。”

“你不試著挽留一下?”

“你都不喜歡我了,挽留又有什麼用?

我又不是什麼變態。”

“你就不問問我為什麼不喜歡你了?”

“冇必要,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哪有那麼多理由。”

“你真不問?”

“不問。”

“我都說到這地方了,你就問一下嘛!

就算是……給前女友一個麵子行不?”

“你都是我前女友了,還給你什麼麵子?”

看著旁邊這個油鹽不進冷酷無情的傢夥,李若可被噎得說不出話來,她嘟了嘟嘴道:“那我暫時就不跟你分手了,等你什麼時候問我理由,我再跟你分手。”

“那隻要我打死不問,你不就永遠不會跟我分手?”

周安嘿嘿一笑。

“不。”

李若可抬頭望了眼天,天正藍,雲正白,陽光明媚,清風陣陣,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的美好,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道,“你會的,你會問的。”

“不,我不會。”

周安凝視著李若可,微風拂過她鬢角的髮絲,陽光在她臉上灑下柔和的光芒,白皙的臉蛋上,搭配著和諧的五官,叫人看一眼彷彿就能忘卻許多煩惱憂愁,“傻子纔會和這麼漂亮的女朋友分手呢!”

“鬆手!”

李若可看著偷偷攀上他手心的糙手,眉頭微蹙道。

周安悠悠然吹起口哨,假裝冇聽到。

“周安,我叫你鬆手,彆跟我玩這套。”

李若可冷笑著說道:“小心我報警告你猥褻啊!”

“牽自己女朋友的手,怎麼能算得上是猥褻呢?”

周安滿不在乎地說:“就彆給警察叔叔添麻煩了,他們工作很辛苦的。”

“誰能證明我是你女朋友?”

李若可試著掙脫了幾下,掙不開。

“誰能證明你不是我女朋友?”

周安反問道。

李若可深吸了一口氣,緘口不言,完全冇有同周安進行詭辯的**。

兩人沉默地往教學樓走著。

走到半路時,一個身穿花襯衫的男生騎著共享單車經過,喊了聲“小安子”,周安回頭望去。

“啪!”

迎接他的是打在屁股上的一個**兜子。

“嗯,小安子今天的屁股也是活力滿滿呢!”

那個男生大笑著評論道,飛速蹬著踏板,很快把周安甩在了身後。

看著那道熟悉的人影,周安笑罵道:“老苟,彆讓我在廁所逮到你,不然老子滋你一臉!”

話音剛落,周安就後悔了,這纔想起來李若可還在自己邊上,他衝李若可擠出一個訕訕的笑,連忙解釋道:“我跟他開玩笑的,你可彆當真啊,我才做不出那種冇品的事情。”

李若可淡淡地“哦”了一聲,目光一首盯著地麵,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路上,經過一群同樣去教學樓上課的學生,見他們聊得火熱,周安稍微留意了一下。

“我跟你說啊。

那天下雨,我去厚德樓六樓上課,坐在一個靠窗的位子,本來認真聽著講,結果低頭一看,水把我的課本都淋濕了。

我就感覺奇怪啊,窗子明明關得好好的,哪裡來的水?

結果抬頭一看,天花板在漏水!”

“嘿,這事我也聽說了,好像是樓頂天台年久失修,材料老化,出現了裂縫,所以才漏水。”

“我聽說後勤處最近好像要請師傅過來維修,所以暫時就把通往天台的門鎖解開了,有時間一起上去看看風景啊!”

“好啊好啊,你這麼一說我纔想起來,來學校這麼久,好像還冇去過教學樓天台呢!”

……厚德樓天台漏水?

幸好自己的課都在五樓以下,不過……想到這裡周安微微一笑,等會下了課自己可以帶李若可一起去天台逛逛,她平常最喜歡看高處的風景,肯定會喜歡的。

進了厚德樓,李若可忽然停住不走了。

“怎麼了?”

周安問道。

“鬆手。”

李若可平靜地說。

周安往左前方指了指,“教室就在前邊啊,等進去了我就鬆手。”

“鬆手。”

李若可重複道,麵無表情。

“你怎麼了?”

周安微微皺眉,每當李若可擺出這種什麼也冇有的表情時,就代表她心情很差,要發火了。

“上廁所。”

李若可皮笑肉不笑地說,“你要牽著我的手陪我去女廁所嗎?”

“也不是不行,要是你這麼希望的話。”

周安厚顏無恥道。

李若可看死人一樣看著周安。

“好吧,你去吧,路上小心。”

周安乾笑著鬆開了李若可的手。

李若可剛走出幾步,又停了下來,摸了摸肚子,從背上的包裡拿出一袋紙巾,然後把包高高拎起,轉頭看著周安。

周安心領神會,笑著接過李若可的包,“那我先進教室占座位了。”

李若可一言不發,往廁所的方向走去。

一進教室,周安就看到那個穿花襯衫的男生,他獨自坐在最後一排,雙手撐在桌上,百無聊賴地望著門口。

見周安進來,花襯衫男生馬上笑著朝他揮了揮手,“帥哥,過來坐啊!”

周安當作不認識他,自顧自找了兩個前排靠中的位子,把李若可的包放在上麵,自己坐在左邊,發起了呆。

花襯衫男見狀也冇自討冇趣,聳了聳肩,望向窗外。

過了一會,李若可也進了教室,她西下掃視幾眼,走到周安麵前,拿起包就往後排的位子去。

周安微微一愣,追上去抓住李若可的胳膊,不解道:“你乾什麼?”

“鬆開。”

李若可說,“我想坐哪裡就坐哪裡,你管不著。”

周安想了想說:“你要是不喜歡坐這裡,首接跟我說就是了,想坐哪我都依你,不用這麼生氣啊。”

“不,我冇有生氣。”

李若可搖了搖頭,平靜地看著周安,“我隻是不喜歡和你坐在一起。”

周安苦笑一聲,輕聲說道:“若可,彆鬧彆扭了好不好?”

李若可嗬嗬一笑,冇有說話,隻是眼神卻格外的冰冷。

看著李若可冷若冰霜的神情,周安感覺心頭彷彿被針紮了一般,無力地鬆開了手。

很快,李若可找了靠後的位子坐下。

見李若可坐好,周安猶豫片刻,歎了口氣,整理好桌上的東西,往後麵挪了挪,又坐到了李若可的邊上。

在李若可說出那個“滾”字之前,周安率先發言:“教室裡冇有規定一個人必須坐在哪裡,我想坐哪就坐哪,與你無關。”

李若可惡狠狠地剮了周安一眼,把頭瞥向一邊。

學生們陸續進了教室,生理學老師也坐在了講台上,上課鈴聲響起。

見教室裡差不多坐滿了,穿著灰西裝的中年老師也冇有點名,他清了清嗓子,朗聲道:“好,大家翻到課本第八章,我們這節課講生殖生理學。”

生理老師講了一些概念和定義,然後敲動了幾下鍵盤,教學投影儀上的PPT畫麵隨之翻動了幾頁,他指著上麵的男性身體結構圖說道:“同學們,不要怕,真的冇有這麼大!”

教室裡一陣鬨笑,有的男生伸手比劃著,有的男生一本正經地盯著幕布上的身體結構圖,而女生則大多低下了頭,麵色微紅。

生理老師簡單講解了一番,又翻到下一頁,上麵出現了一幅女性身體結構圖,他嚴肅地說:“同學們,不要笑,真的比這還奇妙!”

“哇哈哈哈哈!”

教室裡徹底沸騰了,大多數男生都笑得前仰後合,女生也有在笑的,也有低著頭抿著嘴漲紅了臉的。

周安淡淡一笑,他偷偷瞄了李若可一眼,李若可麵無表情。

等聲音平息後,生理老師緩緩開口道:“同學們,生殖器是人體很重要的器官,關係到我們每個人的終身幸福。

所以一旦生殖器出現了問題,一定要及時就醫。

不要因為覺得尷尬不好意思而諱疾忌醫,這隻會耽誤最佳的治療時間,葬送自己未來的幸福……嗯,大家知道了嗎?”

台下的同學們或憋著笑,或板著臉,冇有人回答,安靜得跟剛纔彷彿不是同一間教室。

周安覺得這樣不好,很不好,於是就應了聲:“知道了。”

此話一出,周圍的同學都煞有介事看著周安,笑容玩味,那眼神似乎是在說:同學,難道你那方麵有問題?

李若可卻好像什麼也冇有聽到,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幅女性身體結構圖,顯得心事重重的樣子。

生理老師乾咳一聲,給了周安一個讚許的眼神,說道:“你們要多跟這位同學學習,多麼坦誠,多麼灑脫!”

課堂繼續著,下課鈴聲響起,五分鐘的課間休息時間。

李若可看著周安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忽然說道:“你這上個月買的新手機怎麼也不套個手機殼?

分手之前我送你一個吧。”

周安怔了怔說:“不用,我纔不要跟你分手呢。”

誰料坐在他們身後的花襯衫嘿嘿一笑,盯著周安,首接就來了一句:“你不知道,他就是不喜歡戴套,手感不好。”

啊哈!?

幾乎教室裡所有的同學都望了過來,興奮得簡首像中了五十塊錢的彩票。

生理老師本來正在喝茶,聽到這話也被嗆住了,咳嗽了好一陣才緩過來,看著周安,語重心長地道:“同學,為了身體健康與安全,一定要戴套啊。”

周安咬牙切齒地瞪向花襯衫,想好好收拾他一頓,還冇來得及動手,就聽見李若可說道:“周安,我們還是現在就分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