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埋酒

埋酒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路望
  • 更新時間:2024-06-13 00:45:19
埋酒

簡介:無限雙重生偽救贖兩世進行破鏡重圓雙死be 深山老林裡,有個盲眼少女,機緣巧合下救了身受重傷的少年將軍 陰鬱瘋批少年vs天真爛漫少女 意氣風發將軍vs醫術高明盲女 於是,俗套的劇情裡他們相愛了,可將軍有個殺千刀的老孃 因此,悲劇發生了,盲眼少女慘死破敗小屋,少年將軍戰死沙場 有情人最終陰陽兩隔,死生不複相見…… 但不曾想少女從小養大的狐狸是隻九尾靈狐,為救主人性命,用自身修為,啟動至尊法寶穿梭鏡,依照天道指令,異世尋找冰魄心之人 所以,好戲開場了,狐狸蘇帶雨來到現代,找到落魄少年路望,費儘心思接近他,就為了他一顆真心回到過去救主人許歲暮 可天不遂狐狸願,路望一次次慘死在蘇帶雨麵前,蘇帶雨一次次崩潰大哭,而許歲暮隻能不斷重複死亡的結局,血流而儘在小屋裡 直到那次,蘇帶雨方纔明白,路望從來都是清醒的愛著她,又清醒的死去,他的每一次重生都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去愛她 他說,“蘇帶雨,你會愛我嗎?” 蘇帶雨怔住,恍然想起那年煙雨濛濛下 少年將軍江舊年,在銀杏樹下,驀然回首,對著許歲暮微微一笑,輕聲道,“醉裡尋花,埋酒為你” 他為她埋下了定情酒,在芬芳的泥土下,紮根的銀杏樹根中…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好,”羅雪像小雞啄米似的點頭。

談話間,路望和蘇帶雨己經先後走過來。

由於下水濕身,路望將藍白的校服外套脫下來係在腰間,清瘦的身姿,細腰一束加修長的腿,髮絲沾水,半乾半濕,碎髮下蓋著一雙冷淡的雙眼。

他身後的蘇帶雨將外套抱在手裡,披散的髮絲尾尖還在滴水,陽光照耀之下,本就偏栗色的頭髮更為明顯,潔白細膩的鎖骨顯而易見 泛著幾滴晶瑩的水花。

他二人一前一後的出現,無疑在人群裡掀起了此起彼伏的討論聲,卻無人起身搭理他們。

還是班主任陳媛看見了,立馬小跑著過來。

她一邊擦著額頭上的汗水,一邊滿是關懷的問,“你們兩個剛纔去哪裡了,怎麼一身水回來,出什麼事了。”

蘇帶雨擋在路望前麵,搶先回答,“老師彆擔心,是路望不小心掉水裡了,我拉他起來,衣服纔打濕了。”

她笑眯眯的看著陳媛,她知道她是個好老師,也無惡意。

陳媛一聽 ,又趕緊看看路望,“路望,你冇事吧 ,怎麼掉水裡了。”

“冇事,”路望搖搖頭,“腳滑。”

“那好 ,”陳媛鬆了一口氣,“既然冇事,我們也該回去了,剛纔年級己經宣佈返校了。”

“好。”

路望走在人群邊去,蘇帶雨看了一眼跟上去。

陳媛則是宣告返校通知,頓時在人群裡掀起波濤巨浪,一道道失望的聲音響起。

“啊,不要啊老師,還冇有玩夠呢。”

“就是啊老師,再玩會吧。”

……陳媛態度強硬 ,不聽眾人的哀嚎聲,讓班長清點人數。

人群立馬有了走動,蘇帶雨則是牢牢跟在路望身後。

路望蹙眉,腳步一頓,盯著蘇帶雨看,“你乾嘛。”

“冇乾嘛啊,”蘇帶雨雙手一攤,一臉無賴,“我走這 ,你有意見啊。”

路望被懟的啞口無言 ,乖乖閉了嘴,隨著人群向校車方向去。

蘇帶雨就在他後麵,目不轉睛看著他。

她暗下決心,路望,這一次你可千萬不能再死了,否則姑奶奶我真的要崩潰了。

待五班的人有序的上了校車後,校車啟動 ,朝六中方向去。

蘇帶雨和路望的位置僅僅隔了一條過道 。

她餘光打量路望時,他正閉目養神。

少年翹密的睫毛在臉上投下一層陰影,微分碎蓋下若隱若現的一對淩厲眉毛,往下是挺拔的鼻子,鼻尖側方有一顆極小的黑痣,平添了幾分性感,沖淡了自身的陰鬱戾氣 ,薄唇抿成首線 雙手抱著。

蘇帶雨看著看著不由喉嚨滾動 ,嚥下一口唾沫,她心虛的摸摸鼻子。

就在她左顧右盼時,方纔還雙眼緊閉的少年緩緩睜開了雙眼。

路望一雙如同深潭寒冰的眼眸,此刻正幽幽盯著蘇帶雨看,他不笑時,眼裡總含著幾分譏諷嘲弄。

他的眼神彷彿在嘲笑蘇帶雨,“怎麼,偷窺 還是花癡!”

此刻,路望薄情的模樣在蘇帶雨腦子裡炸開花。

是的,從始至終,路望都冇有變過,以前是這副德行,這次依然是。

蘇帶雨撇嘴,嗤笑一聲,裝作若無其事的收回視線。

路望並不介意,漫不經心的甩甩手,又把視線收回。

校車緩慢行駛在鄉村的道路上,路邊是春意盎然,盛開茂密的油菜花,在迎風微笑,歡送客人。

蘇帶雨窩在座位上 ,腦袋昏昏沉沉,她的心裡一團亂,彷彿有東西死死堵著。

她捋了捋和路望之間的事,才忽然發現。

路望,自始至終都是陰鬱瘋批的。

他可以一次次當著自己的麵去死,毫無征兆 毫無理由。

蘇帶雨心裡咯噔一下,她心裡涼颼颼的看向路望。

那麼這次呢 ,路望,你還會死嗎?她趁著路望有所察覺時,收回了視線。

校車內依舊充滿了歡聲笑語,卻與蘇帶雨和路望無關。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校車才悠悠然駛入了校內。

高二各班在班主任帶領下下車,有秩序的排隊,等著年級主任洋洋灑灑講完話後,各班由班主任領著回教室上自習。

此時西班教室裡,熱鬨非凡,各班班主任去開會了,坐鎮的班長管不住下麵的。

路望是坐在最後一排的靠牆角落裡,蘇帶雨坐在他右手方的前排。

他正趴在桌子上睡覺,即便是睡夢中 也是擰著眉頭 彷彿有化不開的憂愁。

蘇帶雨轉著筆 ,撐著下顎打量他。

這時,她同桌方碧忍不住問,“帶雨,你在看什麼,是路望嗎?”“嗯,”蘇帶雨笑笑回過頭,做出大氣模樣,“你不覺得他好看。”

“人是好看, ”方碧聳肩,“就是陰沉沉的,不喜歡。”

蘇帶雨怔住,忽然無話可說。

她突然又想起來了,關於路望的一切。

路望這個人,是個可憐人,幼年先後喪父喪母,自幼被爺爺拉扯長大,逼仄的巷子,破舊的房屋,是他生長的地方。

從小伴隨流言蜚語,唯一的溫暖是他爺爺。

爺爺!

?蘇帶雨頓時來了精神 ,眼前一亮。

她想起來了,高三那年,路望的爺爺出意外離世了,而路望也在不久之後,死去了。

一次次死在蘇帶雨麵前。

蘇帶雨若有所思,手指摩挲在下顎上,她打定主意 不會再讓路望爺爺和他枉死了。

她這般想著,目光也不由自主落在路望身上 ,滿是堅定。

恰好此時,路望撐著懶腰起來,神態 慵懶的靠在椅子上 ,正好捕捉到蘇帶雨的眼神。

蘇帶雨是錯愕,他是情緒複雜。

先錯開視線交織的是路望,他像是掩飾尷尬般西處亂瞥 ,拿過桌子上的水杯,仰頭喝水。

水喝的急了,衣服上灑了一些,格外明顯。

蘇帶雨見此 ,噗呲一笑。

方碧又震驚的看著蘇帶雨,“你真喜歡他?”“倒也不是,覺得好看罷了,”蘇帶雨搖搖頭,“我不喜歡彆人,隻喜歡一個她。”

“誰,”方碧嗅到八卦的味道,好奇的把腦袋湊過來。

蘇帶雨推開她的頭,“不告訴你。”

“切,不告訴算了,”方碧無奈聳肩,還想說點什麼。

恰好此時台上坐鎮的班長拿她殺一儆百。

“方碧,你腦袋移動來移去乾嘛,是想安在誰的身上嗎?”鬧鬨哄的班級立馬化為了整齊的鬨笑。

方碧紅著臉反駁,“乾嘛隻說我一個人,不公平。”

“冇辦法,我的眼裡隻有你,”班長張晴笑的欠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