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魂穿流民?彆慌,我先點個外賣!

魂穿流民?彆慌,我先點個外賣!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蘇淺淺
  • 更新時間:2024-07-16 02:24:13
魂穿流民?彆慌,我先點個外賣!

簡介:[架空美食爽文金手指] 女主不是啥好銀,後期風流史多多,一生放蕩不羈愛自由,不喜誤入 (不婚主義者) 女主沿途擺攤賣外賣 “走過路過...一兩銀子的螺螄粉,姑娘...來一碗啊?” “客官...快樂肥宅水一杯隻要二十文哦...” “客官,麻辣小龍蝦和冰啤絕配哦” 末世女蘇淺淺被喪屍王一個大招劈到了不知名的古代穿成了逃荒路上的病秧子,這可把她高興壞了,那簡直是一個天堂一個地獄啊,更彆說還綁定了外賣係統 就是原主這身世... 蘇阿爹:我對不住列祖列宗啊,咱蘇家要絕後了 蘇阿孃:都壞我肚子不爭氣,十年生六個,冇一個帶把的 ......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力大無窮。

’蘇淺淺毫不猶豫的點擊。

她有這逆天係統,也得有能力護住自己不是?

再者,異世古代和末世一樣,若冇有自保能力,美貌...反而是累贅。”

宿主選定成功,“機械的係統聲傳入耳。

蘇淺淺悄悄動了動手指,猶豫了一瞬,還是收回手,這茅草屋本就在風吹雨淋下搖搖欲墜,她若是再彈指一下...萬一真倒塌了,她們可就成落湯雞了。

“積水了。”

茅草屋漆黑一片,隻有電閃雷鳴之時,纔有些許亮光。

蘇爹隻有半個屁股沾著稻草,因而很快便察覺到了。

“待會我揹著六丫,你小心點。”

黃氏沉悶的迴應,若是...傍晚時,把那一鍋耗子藥的菜湯喝了,現在何須受這苦?

“就不能賒賬嗎?”

蘇淺淺隻覺得自己身子忽冷忽熱的,開放的商家之一就有藥店,原主得的是風寒,一個小白藥片下肚,明天就能活蹦亂跳的。

冰冷無情的機械音,”概不賒賬。

“蘇淺淺原以為是可以溝通交流的人工智慧係統,幾次試探後死心了,就是機器客服。

裡正披著蓑衣抱著油紙傘,身旁跟著舉著火把的兩個兒子:“蘇老弟...你們可還好?”

今夜的雨勢太大,這廢棄的茅草屋怕是會塌,他好心收留,可不想鬨出人命。

“裡正,我在這呢。”

蘇爹聽到聲音一喜,連忙出聲。

“快,先去我家躲躲。”

裡正將油紙傘遞給黃氏。

裡正大兒子將手中的火把給阿爹,自己彎腰背起蘇叔。

“多謝...”“多謝...”蘇爹趴在壯漢背上,黃氏揹著小閨女,一路,兩人都在不停的道謝。

裡正小兒子則是在一旁撐傘。

此時的蘇淺淺冷熱交替,己經燒糊塗了。

還是裡正婆娘將家裡備著的自家采摘治風寒的草藥煎熬了,給一臉慘白的小姑娘灌下去的。

黃氏一晚上未閤眼,不斷的伸手探小閨女的額頭,首至天微亮,才趴在床板邊小憩。

傷的傷,病的病,蘇老弟一家三口實在可憐,次日裡正冇有開口將人趕走。

白日裡,昏昏沉沉的蘇淺淺又被灌了兩次湯藥。

一晃,蘇爹三人便在裡正家住了兩日了。

她們不知,村裡己經起了風言風語,說裡正就不該好心收留,現在好了,那三個流民賴著不走了。

“孩子她爹,我們收拾收拾,走吧。”

黃氏有手有腳的,自是冇有厚著臉皮吃白飯。

洗衣裳,下地除草她都有跟著一起乾活,因而村裡婦人的指指點點,她還是知曉一點的。

隻是,出了陳樹村...她們該何去何從?

往南...怕是不行了,自家男人的腿走不了,板車被搶,她得揹著六丫。

“嗯。”

蘇爹嘗試著站起身,可腳腕處鑽心的疼,他隻站住一瞬便倒回木板床上了。

他終究是個拖累...待離開陳樹村,他便找個地方死了罷。

......“裡正的大恩,隻能來世再報了。”

黃氏淚流滿麵的朝著裡正一家子磕頭。

裡正好心,給了她一輛破板車,裡正婆娘還塞了些乾糧。

蘇爹紅著眼眶躺在破板車上,而他身旁是一首未醒的小閨女。

裡正虛扶著,又寬慰了幾句才告彆:“路上小心。”

待蘇淺淺悠然轉醒之時,隻覺眼前刺亮得很,沿路的樹木在緩慢後退。

“阿爹?”

“醒了,渴了吧?

喝口水。”

蘇爹慈愛的拿起一旁的竹筒,眼底藏著死誌。

“我們這是去哪?”

蘇淺淺隻有在被灌藥時有一絲意識。

“找你五姐。”

拉著板車的黃氏回頭看了一眼。

五丫一鬥米換給沿途的柳村王家了,而今,她們走投無路,六丫不想死,那隻能投奔五丫了。

“阿孃...”蘇淺淺視線落在原主娘背上的麻繩。

原主娘這一路,吃得極少,如今都瘦得不成樣了還咬牙拉著原主爹和原主上路。

蘇淺淺望了一眼一座座大山,“阿孃,停一下。”

上山試試金手指,說不定還能抓個野物賣些銀錢。

隨後又偏頭:“阿爹,我們離開陳樹村多久了?”

“約莫...兩裡。”

一路逃荒就冇個飽腹的時候,更何況婆娘拉著他們,自是走不快。

此時,黃氏也將板車靠邊停下。

“阿爹,阿孃,你們等我一會,我去...解手。”

蘇淺淺跳下板車,隨後...蘇爹隻覺屁股下一震。

“六丫...”原本走近想攙扶的黃氏瞠目結舌,隻見六丫的兩隻腳下...兩個大坑。

蘇淺淺眸色一閃,眉目歡喜:“竟是真的,阿孃...菩薩果真冇騙我。”

“菩薩?”

黃氏愣愣的抬頭,對上小閨女的視線。

蘇淺淺肅然的開口:“是啊,就是那夜,電閃雷鳴之夜,菩薩給我托夢了。”

“菩薩誇我,幸好我阻止了你們,冇有一同吃下耗子藥的菜湯,不若就失了三條命。”

“菩薩以慈悲為懷,眼見我們逃荒艱難,便賜我天生神力,讓我護住爹孃,並贖回五個姐姐。”

蘇淺淺張口就來,使勁忽悠。

菩薩托夢是假,但見到原主是真。

原主就站在那,也不說話,哀慼戚的看著她。

她瘮得慌,幾次保證會善待原主家人,原主魂魄消散後,她才完全掌控了這身子。

至於為何藉口菩薩托夢,日後瞞不住是其一,其二,原主從未離開過她爹孃,突然力大無窮還是會引起懷疑的。

古人信鬼神,菩薩托夢就是最好的藉口。

這不,她話一出口,原主爹孃神色都變了。

“那菩薩,還說什麼了?”

蘇爹嘴唇動了動,顫著聲音。

“菩薩也誇了阿爹,旁人六胎無一子多會泄憤妻女,可阿爹待我們卻從不打罵,一視同仁,是好相公,好阿爹。”

黃氏冇有言語,眼巴巴的望著小閨女。

蘇淺淺唇角一彎:“菩薩還說,阿孃九年生六女本就極其不易,還要受人嘲諷,日後定要好生孝順阿孃。”

她的話音剛落,黃氏便趴在自家男人身上痛哭,生不齣兒子,她心裡苦啊。

“嗚...嗚...”蘇淺淺望著抱在一起痛哭流涕的原主爹孃心底也泛起漣漪。

她定會說到做到,讓原主一家衣食無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