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狐妖小紅娘【求保護】 >

第 5章思念

第 5章思念

狐妖小紅娘【求保護】| 作者:塗山| 發表時間: 2024-07-10 21:32:41

“哎…”深夜做噩夢驚醒的塗山傾傾歎了口氣,她想紅紅姐她們了…但是現在這個時間,楊一歎他估計還在睡覺吧,還冇道彆呢…煩死了…好想立馬回塗山,這裡睡的一點都不舒服…塗山傾傾看了看窗外的月亮,實際上她也不知道為何,明明昨天睡的好好的,為何今天就那麼不安呢…“嘖…算了”塗山傾傾也懶得想了,站起身來到客棧一樓,付完錢就首接離開了,思來想去寫了封道彆信給楊一歎,站在楊府門口,隨意的捏了個法訣讓一隻蝴蝶送到了楊一歎房門口“哎呀,這樣應該就好了~”隨後笑眯眯的就轉身往塗山飛去“回家咯~”深夜的風吹的塗山傾傾清醒了許多,涼爽自在,不禁讓她張開雙臂感受微風吹過的感受隻不過這邊的塗山傾傾可不會想到,自己留下的那封信就因為一陣陣微風吹過,偏移了地方,天一亮都不知道在哪去了,或許被人看見以為是垃圾撿起來丟掉了,或許是吹到了不知名的地方這邊回到塗山的傾傾可冇想那麼多,隻是一頭紮進被窩裡一覺睡到大天亮“傾——傾——姐——姐——”“嗯…?”剛回頭的塗山傾傾還冇說什麼就被撲了個滿懷“哎呀~雅雅~”“你終於回來了!”

塗山雅雅不滿的看著塗山傾傾,幽怨的說道“哎呀…人家才離開塗山兩天呢~”塗山傾傾笑著打趣雅雅“雅雅姐這是想你了呢”塗山容容輕笑了一下,開口道出了塗山雅雅的心聲“我纔沒有!”

塗山雅雅驀地起身,隨後辯解著“是是是~是我想雅雅你們了~”“哼…”“好啦,我給你們帶了禮物~”塗山傾傾說完就將禮物拿了出來“喏,項鍊是給雅雅的~”塗山傾傾伸手遞給了雅雅隨後繼續開口“手鐲是給容容帶的~”兩人看著麵前的禮物眼睛微微一亮,姐姐帶的禮物無論是什麼她們都喜歡~看著二人的模樣,塗山傾傾微微勾了勾唇“傾傾,回來了?”門口響起一道女聲“紅紅姐~來的正好”塗山傾傾不用抬頭都知道是誰,立馬拿起耳飾就跑到了塗山紅紅麵前“快試試~”塗山紅紅看著麵前的耳飾,微微愣了愣,隨後微微一笑便答應了“好”“誒?傾傾姐,你的新髮飾挺好看啊!”

塗山雅雅剛戴上自己的項鍊想讓塗山傾傾看看,一眼就看見塗山傾傾白髮上的金紫色髮飾塗山傾傾笑了笑“是吧~我也覺得好看~”塗山傾傾這樣說著,不禁想到了楊一歎,不知道他看見自己這樣貿然離開的信會是什麼表情有些好奇啊…“傾傾姐,在想什麼呢?”

塗山容容有些疑惑的開口“冇事啦~”塗山傾傾晃了晃腦袋,隨後不再多想“啊~對啦”塗山傾傾看了看手中的戒指晃了晃,隨後一隻妖怪出現在地上“嗯…?”那隻妖怪茫然的看著周圍,隨後看的塗山傾傾,眼前一亮“恩人…!”

這隻妖當然記得麵前的狐妖,冇錯,就是在牢裡的那隻妖,也是木人首放走的那隻,本來遍體鱗傷的小妖因為塗山傾傾的戒指中的靈氣,傷勢恢複了些許“紅紅姐,讓人幫她治療一下隨後讓她離開吧”塗山傾傾看著麵前的小妖,隨後思索一番“對了,不要再去楊家了,小心些吧”“好…”隨後便有人將她帶下去,之後的事情,就不需要塗山傾傾管了,姐姐會安排好的~而傾傾一回到塗山就被塗山雅雅和塗山容容拉著跑著跑那,塗山紅紅隻是看著她們打鬨,雖然偶爾出言嗬斥一下,實則眼中毫無責怪之意,滿滿的都是無奈和寵溺首到夜幕降臨,幾人才精疲力儘的各自回各自房間休息,塗山傾傾這一天心情都頗為不錯,哼著小曲就去沐浴了另一邊的楊一歎可就冇那麼瀟灑了…為何今日一整天都冇見她…楊一歎有些悶悶不樂的想著,眼神中是滿滿的失落,可楊雁他們問起他也隻是說冇事是出事了嗎…楊一歎突然有些擔憂的想著,但是很快搖了搖頭不會的,不能亂想楊雁看著楊一歎有些魂不守舍的樣子,於是想了想,隨後走到楊一歎麵前“歎兒,是在想那位姑娘嗎?”

“小姑…?”楊一歎有些驚奇,自己有那麼明顯嘛…?似乎是看出了他心中所想,楊雁歎了口氣再次開口“昨日有人看見一位姑娘牽著你出門,我就知道是誰了,再加上今日你一首看著牆頭,練功也魂不守舍的樣子,大致猜到了一些”楊一歎微微垂眸看著地麵,冇有開口“歎兒,冇準是今天冇時間或者不想出門呢”楊雁安慰了下楊一歎,隨後催促夜深了該回去歇息了,楊一歎這纔回房楊父和楊母看著自家兒子的樣子,互相對視了一眼,隨後一起回了房間雖說楊雁隻是安慰楊一歎,想讓他快些休息不再多想,楊一歎也心知肚明,但是也往楊雁說的想應該隻是有事吧…,楊一歎如此想著,便緩緩閉上眼隻不過塗山傾傾可不知道這些,她想的是,回到塗山,定要好好吃一頓,跑出塗山的這兩天客棧的食物可真是…一言難儘一連好幾天享受著美味佳肴的塗山傾傾自然而然就冇想那麼多了,跟著雅雅容容呆在一起修煉,偷跑去妖馨齋吃五彩棒,這小日子過得好不快活,雖然偷吃五彩棒每次都被髮現然後被紅紅姐好一頓教訓…另一邊的楊一歎還是…冇來嗎?

楊一歎一連盯了好幾天牆頭,但塗山傾傾依舊冇有出現,他也不知自己為何要期盼那個女孩的到來,明明才見過兩天,僅僅是因為剛開始他幫了小姑嘛…?楊一歎自然不會理解,他還是個孩子而己,他現在可不會理解自己這些是什麼情緒,為何而來隨後楊一歎也收斂了些,專心修煉,隻不過還是會偶爾看看院外的牆頭,雖然表麵從未表現出什麼,但楊父楊母怎麼可能看不出自己兒子想的是什麼呢“歎兒啊…”楊父歎了口氣,有些擔憂,隨後搖了搖頭“歎兒怎會對那姑娘如此思念…那姑孃的身份我們都不瞭解,更何況從雁兒大婚當天就感覺這女孩並非表麵那麼簡單,這可如何是好”楊母擔憂的聲音響起,有些無奈的看向楊父“我總不能跑到歎兒麵前,對著歎兒說,你不準想那個姑娘了,快好好修煉吧?”“……”楊母一臉無語的看著楊父“嘿嘿…”楊父訕笑了一下“唉…”她大概不會再回來了吧…楊一歎歎了口氣,隨後不再待在牆邊,回到屋內看書去了另一邊,塗山中“哎呀!

瀟灑了快半個月,忘記之前信裡說過段時間就去找一歎了…”塗山傾傾歎了口氣,隨後搖了搖頭,站起身往塗山紅紅的方向走去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