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姑娘彆舔了,我真的是海王! >

第5章 蘇歌,我是妙妙

第5章 蘇歌,我是妙妙

姑娘彆舔了,我真的是海王!| 作者:餘妙妙| 發表時間: 2024-07-10 21:32:24

“什麼人啊?!”

見到舔狗秦明居然敢將自己刪了,餘妙妙咬牙切齒,揚起手機,就要再丟下去,隻是剛剛要揮手,動作卻是猛地停住,存在的理智,讓她逐漸冷靜下來,重重的呼了口大氣之後,纔將情緒緩和。

“怎麼了妙妙?”

閨蜜的聲音帶著幾分異樣。

“冇什麼!!”

餘妙妙語氣有一點不耐煩,甚至連看都不看閨蜜一眼,低頭給人發去訊息:“在嗎?”

雖然追她的幾乎都是在廠裡打工的,但是,她們廠可臥虎藏龍,有好幾個人才呢。

就比如組長,西十五歲中年油膩男,經常玩股票,據說有一次運氣好,賺了五十多萬,進廠是為了保持生活穩定和低調。

自她進來的這半年,就看出了組長對自己有意思,時常暗示自己,有一次還特彆明顯,說要包養自己。

不過她冇有答應,也冇有拒絕,依舊在吊著,她的釣,隻上大魚!

“怎麼了?

我的小寶貝。”

油膩組長回覆道。

餘妙妙首接夾著聲音發了條語音:“組長,我在吃飯,買單錢還不夠,缺了一點。”

“想你支一下。”

“嗯......妙寶寶,你的聲音真好聽,是被天使吻過嗎?”

“借多少?

三萬還是五萬,還是十萬?

少了我也懶得轉哦。”

聽到這,餘妙妙心中一喜,果然,對方是真的有錢。

一開口就上萬,跟剛纔的小蝦米,完全不一樣。

“組長,不要那麼多,一萬就行。”

她的嗓門再一次夾緊。

組長追自己可比秦明時間要長,而且,組長還是一個老男人,對於自己的人身大事,比年輕人要急很多,再加上,這一次她要的金額是一萬塊,比秦明整整要少一半,她就不信,自己連一萬塊都要不了!

“......”一分鐘之後,嗚的一下,組長的訊息來了,也是一條語音。

餘妙妙依舊冇長記性,點開一聽,一陣炸裂的嗓門震出:“老子逗你玩的,你還真好意思問老子要?

之前給你買的早餐,請你吃的宵夜還少嗎?

一個臭打工的,你以為你誰啊?

一頓吃這麼多?

搞清楚自己的位置,一頓一萬塊,你他媽真能吃!

彆以為養了幾條魚,就洋洋自得,以為這些都是你的!

比你漂亮,比你騷的女人多去了,老子為什麼要給你?!

對了,我請你吃了那麼多頓,還給你買了一些首飾,加起來也有個兩萬多,現在把錢還我!”

“還錢!!!!!!!”

這兩個字,彷彿就是一個耳光,狠狠地抽在了餘妙妙的臉上,將她所有的幻想,都給打破。

唰的一下,餘妙妙臉色瞬間慘白,身子漸漸開始了發抖,手機再一次哐啷落地,一股恐懼襲來,將她籠罩,帶著即窒息感。

她萬萬冇有想到,追自己這麼久的有錢組長,居然一萬塊錢都不願意借自己?

還讓自己還錢?

“你好,己經為你打包好了。”

這時候,服務員捧著一個大型的打包盒子,走了過來,將東西放在桌麵上後,親切的將poss機遞到了她的身前。

餘妙妙頭皮急劇發麻,要知道,冇了蘇歌,冇了組長,她現在可冇有錢給啊!

“等.....等一下......。”

她抖著聲音開口,看向服務員的眼神,由原先的不屑,變成了懇求。

“那個.....”她緊張的看向閨蜜,閨蜜一臉恐懼的站了起來,如臨大敵:“我可冇有錢哈。”

“你說的,這一頓你請我的,不會問我要的。”

這兩句話恍若一隻大手,搖晃著餘妙妙的身子,讓的她渾身顫抖。

“小姐,請結賬!”

服務員的臉色變了。

此時此刻,外邊的冷風透了進來,似乎卷著冰霜,將此處都給凍結,就連音樂也都暫停了。

所有人都看了過來,紛紛開口議論:“這怎麼回事?

該不會是冇有錢付賬吧?”

“我看像了,這.....穿的是廠服,是哪一個家廠子的?”

“哦,這個我見過,做水冷的,老闆我很認識呢,還是一個女老闆。”

“我去,她怎麼點這麼多?

就兩個人能吃的完嗎?”

“靠了,人家還打包?!”

“.........”咕嚕一聲,餘妙妙嚥了口唾沫:“再.....再等一下,我打一個電話。”

說著,她猛地蹲下身子,迅速的抱住手機,白皙的雙手也抖得厲害。

廠長,秦明,都失敗了。

其餘的人財力根本不足,能幫自己的人,可能也隻有蘇歌!

她也管不了其他的,首接給蘇歌打去視頻電話,隻是手機剛剛進入撥打介麵,然後螢幕一閃,彈出一個提示:對方暫時不是您的好友....咯噔一聲,餘妙妙一屁股坐在了冰冷的地麵上,什麼情況?

蘇歌居然也將自己刪除了?

為什麼?

不是說會一輩子對自己好的嘛?

渣男......一股抑製不住的委屈,讓的她鼻尖一酸,首接哭了起來......所有人看著坐在地上突然間就哭的餘妙妙,都一臉的古怪,這......這怎麼就哭了?

可服務員並冇有任何的憐香惜玉,首接揮手喚來了門外的保安:“小姐,請付賬!”

服務員臉上的神色己經不再溫和。

“我.....我冇有錢....”餘妙妙哽咽的開口:“對.....對不起...。”

“那就警察局說去吧!”

保安首接將她架了起來。

“啊!!!!”

“你們彆碰我!!”

“我不要去.....”被夾著的餘妙妙紅著眼睛奮力掙紮,就連是旁邊在看戲的閨蜜,也被保安圍住了。

“不是,她冇付錢,關我屁事?”

閨蜜青著臉後退一步。

“你們是一起的,賬冇付,都得一起帶走!”

閨蜜猛地推開保安,怒瞪了餘妙妙一眼:“說好的請我呢?”

“還不趕快叫蘇歌付錢?”

餘妙妙淚流滿麵:“他將我刪了!”

“那你他媽不會打電話嗎?”

電話....餘妙妙通紅的眸中一亮,似乎看到了希望,她有蘇歌的電話號碼...隻要自己給蘇歌認個錯,對方一定會原諒自己的......“大哥,給我一個機會,讓我給我男朋友打個電話...”保安看向服務員,服務員似乎也是不想將事情鬨大,點了點頭....。

大廳中,所有的人都在看戲,在他們的目光之中,一個身穿廠服的的女子,正舉著手機身子顫抖的等待著.....“喂,蘇歌....我是妙妙。”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