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搞笑是我的加分項 >

第5章 不說氣話

第5章 不說氣話

搞笑是我的加分項| 作者:劉瑞洋| 發表時間: 2024-07-10 21:32:11

劉瑞洋義正言辭的說道,“你和我這個朋友,可以說都是我最好的朋友,說穿一條褲子長大的也不為過,我的朋友,那不就是你的朋友。”

謝淩遠依舊抱著懷疑的態度,“你那何止是穿一條褲子長大的,應該是和你一個媽生的,不是弟弟也不是哥哥的。”

“好吧,那就假如,我是說假如就把他當作是我,你覺得應該怎麼辦?”

“那麼他假如是你的話,我覺得你肯定是不說比較好啊。”

劉瑞洋反而持有不同意見,“何以見得啊,他要是不說,那個女生認為他是在暗示她,想要和她發展,這算怎麼回事?”

“可要是你說完以後,人家來一句,你太自作多情了,我們隻是比較熟的朋友,那你豈不是很尷尬?”

劉瑞洋一聽,“這個我也想過,但是又覺得不太可能,這話太狠了點吧,不過也能接受,反正我臉皮厚,她不管說不說這話,我的目的都達到了。”

謝淩遠聽著他自曝後,“要不說是一個媽生的,臉皮都一樣厚。”

劉瑞洋瞧見露餡了,也不覺得有什麼,“哎,有了,當麵說換成寫個紙條吧,這樣的話就避免了見麵尷尬,也避免了你說的自作多情。”

“那也行,不重要,又不是你表白,拒絕真冇什麼好出謀劃策的,可以上號了吧。”

“上不了一點,我得買禮物,還得寫東西,晚上的吧。”

謝淩遠用著誇讚的語氣說道,“那你可真是懶驢上磨屎尿多。”

馮瑞洋也不甘落後,“謝謝誇獎,謝謝誇獎。”

買禮物這件事情還是挺快的,因為他心裡早有準備,雖然手段有些差勁。

正當他準備回過神再叫謝淩遠的時候,就有人敲門了。

不出意外的話,就是李叔叔。

他起身前去開門,果不其然,“您來就來,哪用得著帶東西呢,快進來進來。”

李叔叔手裡拎著水果還有牛奶,穿著簡樸,可說簡樸又不太恰當,給人一種一眼就知道是個老實人,不是那麼愛說話的感覺,“哈哈,小朧啊,你媽說你愛喝牛奶,我看到就順便買了。”

“您太客氣了,您先坐,過會我媽就回來了。”

其實現在00後年輕人無論男女都一個樣,極其不善於和長輩交流,倒不完全是不敢說,是不知道聊什麼,正常也冇什麼可說的,反反覆覆就那幾個問題。

劉瑞洋心理早熟,也一樣是這樣,哪怕他在小學就極力促成父母離婚,現在依舊很拘謹。

劉瑞洋泡了一杯茶,然後兩個人坐一起也冇什麼可說的,隨便客套寒暄了幾句家常話。

很明顯李叔叔也是通情達理的,“冇事,你去玩你的,不用管我。”

“行,那您坐著,我去和同學有個事。”

剛走到房間門口,劉瑞洋又繞了回來,玩心又上來了,笑著說,“跟您打個賭,等我媽回來,她第一句話就得是,你怎麼把叔叔一個人就晾在這呢,也不知道招待一下。”

一聽這話,李叔叔也笑了,“我到時候是跟你媽說,你是瞭解你媽好呢,還是捉弄你媽好呢。”

“那當然是瞭解。”

等回了房間,他就開始構思了,劉瑞洋不擅長寫這個,但很擅長寫情書,因為他的初三班主任很會寫情書。

據說他班主任口述,當年他的大學舍友鬨分手,舍友在宿舍哭了兩天,他實在看不下去了,也被鬨煩了,於是跟他舍友講,“行了行了,彆哭了,我有辦法,你先去給我買倆個易拉罐飲料。”

他舍友也不懂啊,但是一聽有辦法,屁顛屁顛就去買了,他班主任冇著急,先咕嘟咕嘟的喝了一個,接著一上午洋洋灑灑寫了西頁紙的東西,跟舍友說,“你去把這個遞給她看就行了。”

他舍友看都冇帶看的,拿著就去找她了,像是當作救命稻草了,您猜怎麼著兒,回來以後是既不哭也不鬨,然後兩人就這麼和好了。

第二天舍友回來,他班主任又說,“你再去給我買幾斤橘子。”

他又是屁顛屁顛就去了,等回來以後,又是洋洋灑灑寫了七頁紙,還是那句話,“拿去給她看。”

後來兩個人大學畢業冇多久就結婚了,首到現在都很恩愛。

而後在當時還說,“你們有興趣想學的,以後有機會都可以請教我。”

於是劉瑞洋就學了一點,以備不時之需。

不過可惜的是他當時哪能想到科技發展如此之快,這年頭還有幾個人寫情書啊,太土了!

等劉媽回來以後,果不其然,看到老李一個人坐在那邊,“劉瑞洋!

你怎麼把你李叔叔留客廳,也不知道陪叔叔說說話。”

話音剛落,劉媽就看著老李在那邊笑,而劉瑞洋隻是喊一句,“你不用問我。”

“安?

你笑什麼呢?”

“他剛剛和我說,你一回來肯定是說這個話。”

“什麼話?

“就是為什麼我一個人在這。”

李叔叔接著又說,“他還是太懂你了!”

劉瑞洋等到喊吃飯纔過來,飯桌上有一茬冇一茬的瞎聊,忽然劉媽問道,“對了,我聽說人家各個學校都開過家長會了,你們學校怎麼冇動靜啊。”

劉瑞洋安耐住內心的緊張不安,故作鎮靜的說著:“我們學校不知道呢,這玩意主要看學校安排吧,有家長會我肯定告訴你啊。”

劉媽驚訝的語氣說道:“真奇了怪了,你們學校還就不一樣呢。”

劉瑞洋隻是看著手機,假裝冷靜地冇有迴應。

正當遊戲打到白熱化階段,雙方處於勢均力敵的時候,劉媽有點生氣,“彆玩了,飯馬上都涼了。”

劉瑞洋並冇有抬頭,隻是敷衍的迴應:“唉呀,等一下,再給我幾分鐘行不行,馬上就好了。”

劉媽有些不耐煩看著他,“你就不能暫停吃完再玩嗎?”曆史性難題,《如何跟家長溝通,遊戲無法暫停》,劉瑞洋有些無奈,“您吃完就吃完唄,就算涼了我也吃,反正是進我的肚子。”

“這遊戲就非得吃飯時候玩?”“這你讓我怎麼說,我也不能精準到什麼時候吃飯吧。”

李叔叔勸阻道,“多大點兒事啊,好不容易週末,玩玩就玩玩,有什麼好說的,幾分鐘的事,飯哪那麼容易涼。”

“打遊戲,天天就知道打遊戲,你要是學習有勁頭,什麼大學你考不上。”

劉瑞洋的怒火一下就被點燃了,遊戲冇打完就把後台關了,朝著劉媽大喊著:“你憑什麼這麼說我啊,你自己不也打麻將啊,一把也冇少打,你自己為什麼不先做個表率?”劉瑞洋剛說完,下一秒就後悔了,他想要說點什麼挽回一下,卻欲言又止,不知道說什麼好。

他己經做好巴掌迎麵而來的準備,可劉媽並冇有冇有這麼做,劉媽隻是慢慢的收拾碗筷,時間忽然就變得異常的凝重和漫長,或許是過了很久,也或許是幾秒鐘。

那句話的聲音也不大,劉媽的語氣中還帶著有種手足無措,似乎是不知道該怎麼教導或者去訴說,可最後的那句話,卻像根刺一樣,深深地紮進了他的心裡。

“我的人生己經定型了,但你的還冇有。”

劉瑞洋依舊冇有說話,他不知道說什麼好,隻是低頭吃飯也隻能低著頭吃飯。

李叔叔這會兒冇有插話,幫著劉媽洗完碗以後,拉到一邊,“你看看你這話說的,玩會就玩會唄,少吃兩口能怎麼樣呢,照你這種說法,我兒子高中都冇考上,我是不是得不要他了?”

“你就這點,在外麵和誰都是和和氣氣的,有點脾氣全撒家裡人身上了。”

劉媽這時候腸子都悔青了,“那我說那話不是為他好嗎?”

李井泉表情帶著一種蹊蹺,“那你這話說的,你有時候還害他啊。”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