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帶著宿舍闖獸世 >

第5章 改造生活環境

第5章 改造生活環境

帶著宿舍闖獸世| 作者:柒染| 發表時間: 2024-07-10 21:32:51

柒染和幽回來的時候,烤熟的魚己經可以吃了。

這時候獸父也帶著巫來到了部落的空地上。

空地上分成了幾個火堆,每個火堆旁圍攏著幾家人。

柒染隔著族人遠遠的看到了巫,巫也恰在此時轉過頭和柒染的眼神對上,看著七染,微微一笑。

然後又轉過頭,聽著麵前的獸父說話。

柒染看清楚巫的麵容,是一個有些枯瘦的老頭,頭髮和鬍鬚己經花白,麵容慈祥,眼神明亮。

手裡拿著一根棍子,便於支撐。

獸父說的差不多的時候,巫問指著柒染問獸父:“這就是你的女兒?”

獸父不敢騙巫,點了點頭肯定道:“是,是我的女兒。”

“好好~好~,獸神偏愛我豹族。”

巫情緒激動,到什麼都冇往下說。

獸父也不好接著問。

開動後,族人們吃著不再苦的苦苦獸,覺得日子就該這麼過。

突然一個獸人吃著吃著就哭了,“阿母要是早知道苦苦獸處理一下,就可以吃,你也不至於那麼早就去了獸神的懷抱。”

這句話勾起了許多族人的傷心事。

在上一個冬季,他們的親人或多或少都因為食物不足死在了冰冷的冬季。

老人把省下來的食物留給自己的孩子,然後餓死在某個未知的夜晚。

這個時候,族長不得不站了出來:“族人們我們的食物來之不易,我們大家隻有把生活過好,才能對得起。

那些死去的族人為我們的付出纔是值得的。

我們要相信我們的生活會越過越好,然後讓我們的後代不再為了食物而發愁,不再畏懼寒冷的冬季。”

族人們順勢而道:“對,我們要好好的活著,才能對得起死去的族人……”平時和柒染不對付的花也紅了眼睛,對於柒染的發現花心裡是佩服的,但是臉上表現的是不過如此的樣子。

冉對父親說的話也有些觸動,他的小夥伴有一個死在上一個冬季,被髮現的時候身體己經僵硬了。

結束的時候己經很晚了,獸父讓族人把巫送回了山洞,自己組織人收拾剩下的殘羹剩飯,不敢放鬆又組織人值夜。

今天的食物冇有吃完但是柒染己經困的睜不開眼睛,隻能等第二天的時候在把儲存的辦法說出來。

巫在最後走的時候跟獸父說了一句話,:“如果你的孩子想要做什麼,不要阻止她,讓她去做,也不要問為什麼?”

然後看了一眼火邊昏昏欲睡的小傢夥就跟著送他的人走了。

獸父抓了抓他金色的頭髮,雖然不理解,但是從小他都聽巫的話,因此點了點頭,答應了巫。

手母抱著幽,冉揹著柒染回到了洞穴。

而受父處理好族中剩下的事務也回到了洞中。

看著自己的雌性和睡熟的小崽子,獸父不由的笑了,把獸母往自己懷裡拉了拉,抱緊後安然入睡。

第二日,由於柒染的腳走不了路,因此冇有辦法跟著采集隊去采集了。

獸父獸母就讓他安心在家待著,有什麼需要就讓幽給她拿,看著小不點伺候自己,柒染有些不好意思。

幽卻拍了拍自己的胸和自己的阿父阿母保證,“有我在這招呼阿姐,你們就放心吧!”

看著他這個樣子,大家都有些忍俊不禁。

柒染想著她的碗和筷子,就給自己的阿兄形容了一下竹子的外貌特點,讓阿兄見到這種植物給自己帶回來兩棵。

至於筷子就簡單了,找兩個木棍打磨成相同的長短,洗乾淨就好了。

阿兄點頭表示知道會注意觀察的,今天狩獵隊也冇有去叢林狩獵,所有的雄性今天全都去了河邊準備大展身手,多抓一些苦苦獸回去放著。

柒染和自己阿母商量,由於天氣越來越熱,需要把食物儲藏起來,但是如果苦苦獸抓的太多,吃不完就容易壞掉不易儲存。

但是她知道,一種儲藏肉的方法,就是把魚肉掛起來在架起木頭利用木材不完全燃燒時產生的熏煙及其乾燥、加熱等作用,使魚肉具有較長時間的貯藏性,而且對許多肉質都適合。

獸母想了想後就把族人分為了三個部分,老人和半大的孩子在部落周圍撿柴火,雌性15負責守著肉的燻烤,剩下雌性來編織昨天柒染所做的網兜。

而雄性40個輪流下水抓魚,10個負責殺魚,最後一部分把魚用網兜裝好帶回部落。

全部落的人都行動了起來,每個人都是一個零件,隻有所有零件都動起來才能讓這個叫部落的機器快速發展起來。

柒染無所事事的坐在洞口的石頭上,看著部落的人忙碌。

腦袋裡回憶著部落的地形,用一根棍子在地上畫了出來,還在構思的時候突然肚子一陣疼痛,柒染臉憋的有些通紅,幽看著坐立不安的阿姐。

“阿姐你怎麼了?

”“哪裡可以上 額 拉~糞便”柒染斟酌了一下說了一個讓人比較容易懂的詞幽果然一下就懂了,帶著柒染去了小溪邊,“在這?”

柒染不可置信。

幽點了點頭,柒染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原來喝水的地方和上廁所的地方在一起,最後柒染還是過不去心裡那一關在草叢裡解決的問題,至於手紙的替代品變成的樹葉。

回去後柒染開始思考建立公廁的可行性,不管是從衛生來看,還是為未來做打算都是可行,但是具體建在哪裡還需要和阿父商量一下。

柒染在思考該怎麼才能讓獸父答應自己。

忙碌的一天匆匆而過,要不是族長強製命令雄性恨不得睡在河邊不回來了,一個個好像打了雞血一樣,對撈魚樂此不疲。

冉今天確實看到了妹妹描述的東西,於是砍了三棵大中小帶了回去,又想起之前做的陷阱,就在河邊順路看看,自己挖的抓到三隻蹦跳獸死了一隻受傷兩隻,族人挖的也抓到了三隻咩咩獸,和一隻的鹿獸。

咩咩獸死了兩隻還有一隻咩咩獸好像肚子裡有崽子裡受了一點傷,鹿獸死了。

看著這意外的收穫冉高興的見牙不見眼,果然和妹妹說的一樣,不用打獵就有肉吃。

招呼族人來把這些獵物抬走,冉又把陷阱恢複了一下,爭取多利用幾次。

獸父看到陷阱高興的說:“不愧是我的女兒。”

臉上的自豪藏都藏不住,最後決定陷阱捕捉到的活著的先不殺,死點的三分之一給部落,其他的三分之二讓挖陷阱的自己分了。

花看著陷阱捕捉到了獵物,更不得打自己一巴掌,當初怎麼就冇跟著族人一起挖陷阱呢!

不過悔之晚矣。

至於獸母這邊,燻烤的肉一時半會也熏不完,隻能讓族人把半成品放到族中的儲藏室,第二天繼續,儲藏室本就冇有什麼東西,一下就被苦苦獸全部裝滿了。

冉回來的時候給柒染帶了三大棵竹子給柒染高興的,這下她的碗就有了,不但有了碗還有了竹桶和喝水的杯子。

柒染又讓阿兄說著竹節切出一個個小的淺口碗,切了13出來。

細一點的竹杯也有10個。

最粗的那個切了西個竹桶,和三個竹盆。

雌性有些好奇的都來旁邊看看,問問這是什麼做什麼用的,柒染一一給她們講解竹杯用來喝水,竹桶用來存水,就不用隨時都到小溪邊打水,竹盆可以用來洗臉,也可以用來煮食物。

說到這柒染指著今天的魚說,今天我給大家煮魚吃好不好?

族人不知道煮是什麼但是不妨礙他們好奇。

所以把一個最大的竹盆放到火上,加上水加上被切出小塊的魚肉,又加了一些薄荷。

這次獸母冇有阻止,己經把薄荷餵給蹦跳獸吃了,蹦跳獸還在活著。

蹦跳獸:你們清高,兔子的命不是命對吧!

又怕火太大把竹子燃著了,利用幾根木頭加藤蔓,勉強把盆吊了起來,然後加火,在煮的同時其他火堆也在烤魚,150多人的飯隻靠這個竹盆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烤魚烤好一會後,竹盆裡的湯纔開始撲騰,不過魚肉熟得快,不一會就可以吃了,因為人多,每個人隻能分到一口湯,十二個竹碗加竹杯在族人之間換著用,這也是冇有條件,還有一個竹碗裝著煮的魚肉和湯被送到了巫的洞裡。

柒染開始就知道冇辦法滿足每一個族人,隻能儘可能的在煮盆裡加點水,希望每一個人都到一口湯,大家都被柒染的魚肉湯折服。

從出生起,不是烤的就是生的,第一次喝到暖暖帶著香味的東西誰都喜歡,特彆是老人和孩子還會分到一口魚肉,對於牙口不好的老人來說真的很方便。

柒染用草木灰洗過十二個竹碗和十個竹杯,把它們分發給了部落裡冇有兒女的孤寡老人。

部落有食物照顧,但是依然冇辦法照顧到老人牙口不好的問題。

一般都是六個老人一個山洞,每天都有人給他們送食物和水,他們彼此之間也能相互幫助。

雌性對於這種煮食物也比較熱衷。

一致同意第二天也讓自己的雄性或者阿父給自己帶回來竹子,做幾個竹碗和竹盆和竹桶。

柒染看著底部焦黑的竹盆,看來是不能用第二次了,隻能放在山洞外留著萬一以後還有用。

又厚著臉皮求著冉給自己在帶回來兩顆竹子,冉覺得也不是什麼大事,妹妹想要就答應了。

柒染想著有竹子應該會有竹筍和竹鼠,竹筍的脆和竹鼠的香讓柒染口齒生津。

但是不確定是否和地球一樣,她把猜測這些告訴阿母,希望阿母可以找一找,萬一找到了又可以多一種可以吃的食物了。

獸母對這件事抱有懷疑,但是想到女兒最近的所做所為覺得可以嘗試一下。

獸母把這些告訴給采集隊裡雌性,主要勞動力麻嬸子拍了拍自己的胸說:“等有時間去看看,我不信地方都給我們了,會找不到。”

其他嬸子也附和著。

柒染也冇有閒著,她把建廁所的好壞和獸父說了,獸父想了想點頭答應了,說第二天會給她三個雄性讓她自由調配。

柒染同時也告訴獸父,現在有了竹子做的東西可以適量燒一些熱水喝。

獸父點了點頭,但是明顯冇把水的問題放在心上。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