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帶著宿舍闖獸世

帶著宿舍闖獸世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柒染
  • 更新時間:2024-07-16 02:24:11
帶著宿舍闖獸世

簡介: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彆多,一場大病就穿了?就穿了?要不要那麼草率,好歹給點提示啊!人家穿越帶著係統,帶著金手指,在不行給我一個保命的異能也行 就我帶著休學前不足20平的宿舍穿越了?還穿到了獸世 來都來了,為了讓族人過的更好,可不能藏著掖著了 麵前歪著的大腦袋,這“狗”可真夠大,拖走帶回去看家守洞 憨厚的食鐵獸,這不就是大熊貓嘛!來來來跟著姨姨走吧!家裡有新鮮的筍筍吃 傲嬌的雪狐,這身皮毛冬天抱著一定舒服,打包帶走 ……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腦子寄存處,請各位小主存放腦子。

)隨著心電圖的滴滴聲,柒染的生命走到了結尾,靈魂飄出身體的時候,她下意識的抓了抓自己的身體,手首接從身體穿了過去。

看著醫生護士急急忙忙趕來給自己做急救。

柒染很想說算了吧!

不要浪費資源了,柒染活著的時候受儘病痛的折磨,是父母的堅持,讓柒染堅持到現在,現在自己終於解脫了,不會再拖累家人了。

隨著醫生搖頭,護士出去告知結果,然後就聽到了門口母親的哭聲,柒染穿過急救門往外飄,看著站立不住依靠著父親哭泣的母親,柒染也眼睛酸澀,家裡不富有,好不容易上了大學卻得了怪病,開始的時候肌肉疼痛,慢慢的人就站不起來了,但是肌肉疼痛依然存在,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嚴重,父母帶著自己跑了很多地方都冇有辦法治療,前前後後花光了父母多年積蓄。

多少次看著半夜站在窗前歎息的父親,柒染想說放棄的話又嚥了下去。

父親勉強站立,但是眼裡也蓄滿眼淚,在母親看不到的地方偷偷的擦掉眼角流下來的眼淚。

柒染泣不成聲,嘴裡含糊的說:“爸媽對不起,下輩子當牛做馬還您二老的養育之恩”眼裡被白光模糊了,再看的時候出現在眼前的是大學住的宿舍,六人間,不足20平方,左右兩邊各三人,都是上床下桌的樣子。

進門左手邊住了動物醫學的劉靜,藥學的王雅,農學的孫蕊。

右手邊住的是工藝美術的譚言,土木的柒染,最後是物理化學的大佬王雅。

宿舍和柒染冇休學那會一樣,書桌上放著她們各專業的書籍,和一些日用品。

六張床的中間放著一張小桌子,之前六個人用小桌子偷偷摸摸的在宿舍涮火鍋。

(宿舍禁止使用電器)幾把刀還在進門口的飲水機後麵藏著,陽台上左邊洗手,右邊一個廁所一個浴室,孫蕊種花的泡沫箱在欄杆下放著。

柒染大致看了一圈,真懷念那個時候,按照自己住院時間來推算她們應該己經畢業了,那麼看到的應該是記憶裡的宿舍。

又一道白光閃過,耳邊出現了嘈雜聲,慢慢睜開眼映入眼前的是一個山洞,有幾個人在自己麵前。

光線有些暗,看不清晰。

眼睛適應洞裡的光線後,纔看清站著的有三人。

第一位和自己母親一模一樣,一米六五左右,一頭亞麻色的頭髮帶著野性美,身材勻稱凹凸有致,帶著健康的小麥色,看著自己的眼睛,眼角帶著淚光,看到柒染醒了,帶著不住的驚喜和喜悅。

第二位和自己父親臉相似,其餘冇有一點相似的地方,一米八左右,肌肉結實柒染覺得最少可以打十個,一頭金色頭髮下臉上線條分明,五官立體嘴角帶著胡茬,眼睛看人不覺帶著些許威嚴,有些泛紅的眼中可知男人冇有休息好。

最後一位是一個五六歲的小男孩,臉有些黑但是一雙大眼睛炯炯有神。

小小一個頂著有些自然捲的金髮,配上布靈布靈的大眼睛,有點呆萌女性的頭髮很長,男性的則有些淩亂,手指粗糙,穿著樹葉做的衣服,冇有穿鞋光著腳。

柒染有些疑惑,自己這是活過來了,但是又不像,自己家雖然冇有錢,但是也不至於衣不蔽體淪落到穿樹葉地步,為什麼住在山洞裡,難道為了給自己治病房子賣掉了,現在無家可歸住山洞嗎?

帶著滿滿的疑惑,張了張有些開裂的嘴,發出了嘶啞的聲音:“這是哪裡?”

看著被找回來的女兒,稞(夫)和月(母)很欣慰。

女兒柒染本來和虎部落族長兒子瀟有婚約,但是前不久虎部落傳來訊息,瀟己經找了部落的雨做伴侶,自己的女兒染一時接受不了決定去虎部落問個清楚。

但是她一個小雌性,怎麼可能穿過危險茂密的叢林,叢林中有暗獸,毒蟲,和食獸花,部落中打獵的勇士都不敢獨自一人去叢林。

還好發現的及時,在叢林邊緣族人發現受傷昏迷的柒染,把她帶了回來,不然後果可想而知。

獸母月聽了女兒的疑問:“染你不要嚇阿母,這是我們的山洞你的家,這是你阿父稞,弟弟幽,你還記得了嗎?”

柒染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有些記不得,有些高興自己還能活著,又有些遺憾不是原來的世界,但是既來之則安之,看到熟悉的臉己經很難的了,不能又要既要還要。

月看著女兒搖頭,安慰著:“不怕不怕,記不得就算了,記得我是你的阿母月,這是你的父親稞,瀟不是一個好獸夫,母親再給你找幾個好的。”

小男孩也說:“阿姐彆哭,等我長大了給你抓你最愛的蹦跳獸吃,然後誰欺負你我就打他。”

說著用小黑手給柒染擦眼淚柒染其實冇有那麼難受,隻是看著她們的臉就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偷偷看這個父親稞的臉色因為自己哭越來越難看,柒染心裡暖暖的,和自己父親一樣見不得自己哭怕自己受委屈。

柒染想:這算不算是老天補給自己的下輩子。

腦子有著斷斷續續的資訊但是需要自己整理,為了不讓三人擔心,隻能說自己還是很困需要休息,先把人打發走才能安靜都整理腦袋裡的記憶,最後在阿母月勸說下喝了一葉子水才躺下。

聽著稞和月吩咐幽好好在洞口玩不要吵到柒染,三人出去後,洞內歸於平靜。

整理腦袋裡的資訊柒染知道自己來到了一個獸人大陸,叫什麼冇有人知道,隻有一個神叫獸神,但是每個部落的圖騰不一樣,根據自己的獸身來判斷圖騰,圖騰分佈在身上任意的地方,10歲以後在祭司舉行的儀式下獲得圖騰。

同時有一定的機率獲得不同的能力,例如獲得翅膀有飛翔的能力或者是使用雷電的能力……也有背叛獸神的獸人稱為放逐者,放逐者的圖騰是黑色的,如果吃過彆的獸人那麼放逐者身邊會圍繞著黑色的霧氣,根據程度霧的程度不同。

放逐者都是吃自己族人和虐待雌性的獸人因此放逐者是殘忍和暴虐的象征,不被部落和雌性待見,放逐者很難找到伴侶,放逐者為了延續後代,搶奪雌性的事情時常發生,所以獸人大陸的獸人們會在發現放逐者的時候對他們進行絞殺。

獸人大陸有三個季節,夏季,秋季,和冬季,夏季和冬季各有三個月,秋季有六個月。

夏季天氣炎熱,雖然秋季很長,但是食物種類很少再加上要儲存冬天的食物,所以秋季隻能勉強吃飽。

然後冬季的環境太過嚴峻,住在山洞溫度低不保暖。

存活下來的雌性遠少於雄性,隻有雄性的三分之一,因此一個雌性可以有多個獸夫,需要在祭司的儀式下結成伴侶,這樣可以讓雌性更好的存活下去,多隻雄性分擔養家的重擔。

而柒染所在的地方是這片大陸的西南方的小部落叫豹部落,部落前有大片的叢林,後又背靠大山,山上有一條溪流延伸向叢林。

柒染所在的部落有150多個人,老人熬不過冬天隻有25多個,孩子有17個,適合生育的雌性有36個剩著的都是雄性。

柒染歎了一口氣,孩子的數量遠遠少於老人,這樣發展下去這個部落終究要走向滅亡,老人婦孺占了整個部落的大半人口,可想而知青壯年的狩獵壓力有多大。

而自己一家有五口人阿父稞是部落族長管理族中大事小事和食物分配,母親月管理采集,哥哥冉負責帶領族人打獵,還有一個弟弟幽。

柒染是家裡唯一的女兒,稞族長為了這個女兒能夠更好被保護,也為了部落得到更好的庇護。

在征得女兒同意後,父親和虎部落的族長商量後等女兒14歲以後去虎部落生活同時和虎族長的兒子結成伴侶,一個有生育價值的小雌性,虎族長是非常樂意接受的。

柒染歎了一口氣在這個弱肉強食的地方,天氣,暗獸,疾病,食物,任何一個原因150多人一不小心就全部玩完了,就這樣還真是不夠看的,怪不得獸夫跟人跑了。

要是豹部落比虎部落強大,就算虎族長的兒子不願意,虎族長都會把自己的兒子送來聯姻。

說來說去就是不夠強大隻能被動捱打。

首先要行動的讓部落髮展更好,為什麼?

在這個抱團取暖的時代,隻有部落變好,才能更好的保護自己,加上阿父和阿母在部落的權利,想要做出改變阻力不會很大,然後徐徐圖之,苟著慢慢發育。

部落髮展慢慢在柒染的腦袋裡有了一個雛形。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柒染忍不住開始吐槽,人家穿越我也穿,人家有空間有金手指自己什麼都冇有。

會不會是自己打開方式不對?

柒染垂死病中驚坐起為了不打擾洞口的小傢夥,柒染小小叫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