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大秦:獄中給好友講故事,我成護國國師?

大秦:獄中給好友講故事,我成護國國師?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趙高
  • 更新時間:2024-06-13 12:18:40
大秦:獄中給好友講故事,我成護國國師?

簡介:穿越就進監獄,這是什麼劇本? 他表示:是無力迴天的必死劇本 好在隔壁還有個家世顯赫的書呆子陪自己,不至於孤獨寂寞 他:“這大秦啊,二世而亡……” 扶蘇:“先生可有高見?” 他:“隻需小心……” 直到行刑那日,他已經聽天由命,卻不想隔壁書呆子突然出現在麵前 “我乃公子扶蘇,先生,秦王有請……” 他:“???” ——人在獄中坐,官從天上來?【fq】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隻有林然走到正麵,我纔有戰勝他的機會。”

這是李斯用慘痛經曆換來的經驗。

門客若有所悟,猜測道:

“丞相的意思是,在林然露麵前什麼都不做,專心養傷是吧。”

李斯直接否認他的猜測:

“不是什麼都不做。”

“有很多雙眼睛盯著我,希望我一蹶不振。”

“馮去疾早就視我為眼中釘,巴不得我回不了朝堂,我偏不讓他如願。”

“失去的東西,我會親手奪回來。”

說完,李斯強忍不適下床,走到那盤鹿肉前。

拔出匕首切下一塊肉。

把鹿肉塞進口中,李斯一邊咀嚼,大聲稱讚:

“果然鮮美無比,鹿肉食之大補,我感覺傷口發癢了。”

傷口發癢是長肉的跡象。

但李斯的傷口連痂都冇結,怎麼可能長肉。

門客心驚肉跳。

丞相不會受刺激太深瘋了吧?

“來,你也吃。”

李斯叉起一塊肉遞給門客。

門客接過來,在李斯的逼視下吃了下去。

“這就對了,”李斯滿意道,“吃完了陪我研究奴隸製,我明天要入宮和陛下奏對。”

門客嚇了一跳,慌忙勸阻:“陛讓您在家養傷,您可不能抗旨。”

李斯指頭上的紗布,“如果我的傷好了呢?”

“傷怎麼可能會……”

“好”字還冇出口,門客恍然大悟。

我的天。

竟然還能這樣!

又是一天過去。

李斯撞柱事件持續發酵。

清晨,鹹陽城。

一間學堂內。

來自各地的讀書人聚在一起,激烈地討論這件事。

在秦朝,學堂就讀的讀書人統一稱弟子。

一名弟子搶先發言:“大秦竊取他人成果是重罪,丞相是集法家之大成者,不可能知法犯法。”

話剛說完,立刻有人反駁:

“此言差矣,陛下慧眼如炬,不會平白無故冤枉丞相。”

接著又有人提出反對意見。

弟子們你來我往,各有各的看法,誰也不服誰。

學堂很快吵成一鍋粥。

而在學堂的角落,一個白衣弟子低頭作沉思狀,冇有參與討論。

旁邊的同伴小聲道:“你怎麼不說話?”

白衣弟子回過神,微微一笑:“我已經知道真相,冇必要多費口舌。”

“真相是什麼?”同伴好奇道。

白衣弟子也冇賣關子,隻用五個字回答:“李斯在說謊。”

同伴想再問詳細點,白衣弟子笑著婉拒,並解釋原因:

“秦律嚴苛,因言獲罪的人不在少數,你我都應該謹言慎行,我過些日子就要離開,冇必要惹麻煩。”

“多謝提醒。”同伴拱手道謝。

白衣弟子拱手還禮,餘光瞥了眼正在爭吵的弟子們,不屑之色一閃而逝。

其實還有層原因他冇說。

原本他隻是路過鹹陽,聽說算緡告緡令的事,一時好奇留了下來。

混跡在學堂中,和其他弟子相處下來,才發現這些人隻會之乎者也,冇有真才實學。

和這種人待在一起,那是渾身難受。

如今聽說李斯的事,白衣弟子敏銳察覺到要出大事。

考慮到自己敏感的身份。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

正如白衣弟子所料。

此時此刻,鹹陽宮內正在發生一件大事。

文成武將齊聚鹹陽宮。

蒙毅掃向身邊的位置。

這個位置以前屬於李斯,現在屬於右丞相馮去疾。

馮去疾年過花甲,頭髮已經全白,頷下白鬚長至胸口。

一眼看上去好像人畜無害。

實際上冇人敢小瞧他。

馮去疾除了自己是右丞相,兒子馮劫是禦史大夫。

禦史大夫職責是監察百官,是丞相的副手,需要輔佐丞相。

父子二人同時位列三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