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穿到八零做女強人嫁高冷軍官

穿到八零做女強人嫁高冷軍官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林知夏
  • 更新時間:2024-06-13 00:47:35
穿到八零做女強人嫁高冷軍官

簡介:從無到有,一路扶持雙強 【年代空間經商異地軍婚美食治癒】 江易楠一開始麵對林知夏是自卑的,是小心翼翼的 直到林知夏主動靠近,他纔敢慢慢露出自己的另一麵 前世的林知夏爹不疼,娘不愛 也冇談戀愛,辛辛苦苦為自己熱愛的事業打拚,幫許多人申冤 計劃打贏最後一場官司就辭職去旅遊,找個風景不錯的地方安定下來,卻被人跟蹤,砍死在巷子深處,臨死前想自己這輩子都是不值得的 一睜眼,就看見個大帥哥,要親自己 還以為是夢,就親上去了,帥哥都懵了,這還是林知夏嗎? 自己竟然來到80年代了,還爹疼娘愛的,家裡最受寵的一個 一定要在80年代過的風聲水起!看我十八般武藝使出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寒冷的冬季裡,寧市巷子正發生一場殺人事件。

“死婆娘,我等你幾天了,因為你我唯一的兒子一輩子都要在牢房裡度過了”中年男子雙眼猩紅手拿菜刀使勁往林知夏身上砍去。

林知夏抬手用公文包抵擋住向肩膀砍來的刀,邊說到:“他活該的,多少無辜的女人死在他手裡。

何等殘暴的手段,他死一百次都不為過,多少家庭毀在他手裡,你管不好他,法律會替你管他。”

中年男人聽到這番話徹底激怒了,手裡的刀砍的更猛烈。

林知夏根本不是長期在地裡勞作還是個壯年男子的對手,一會就冇力氣了。

就在這時男子的刀砍在林知夏的肩膀上。

男人快速把刀取出來,又砍第二刀,第三刀,……林知夏躺在濕漉漉的地下,滿臉都是自己熱乎乎的血,臉上的表情十分痛苦扭曲,淚水從眼裡滑出,落進頭髮裡。

林知夏腦袋裡回想她這一生本就是不值得的。

父母離異,和母親一起生活,大學報考了法學專業,省吃儉用,兼職打零工,賺錢負擔自己的學費。

要兼職,還要顧學業,幸好自己成績還不錯。

每年能拿獎學金分擔一部分壓力。

通過法考。

畢業以後兢兢業業上班,拿下多少案子。

為多少家庭帶來慰藉!

死了也好,死了也好。

“好累啊”林知夏嘴裡呢喃,眼睛己經緩緩閉上了。

“咳咳!

嗆死我了”林知夏喊道。

一睜眼,一張棱角分明,帥死人不償命的臉出現在眼前,還一副要親自己的樣子。

竟然帥哥送上嘴了,不親白不親,林知夏一伸脖子親了上去。

真軟,帥哥就是帥哥,嘴巴都軟得要死。

“哎呀,姐,你都冇事了,還親易楠哥哥,周圍還有人呢”一旁的林妮兒當著眾人的麵說道。

林知夏聽見聲音嚇一跳,自己不是死了嗎?

怎麼還有人圍著看自己這麼羞人的事,這個夢可真奇怪!

又傳來一陣焦急的聲音。

“小妹,你冇事吧”抬腳一步就把林知夏從地上拉起來,林知夏一臉茫然的看向比自己大個一兩歲的女子,一臉急切又關心的看著自己。

林知春從山上摘野果下來,看見小妹和江易楠**的,小妹還親江易楠,王一林和堂妹站邊上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們兩人,嚇死自己了。

她不是和王一林在處對象嗎?

怎麼還親彆人啊!

又是怎麼掉水裡的啊?

現在這個情況對小妹不利啊,怕王一林不滿小妹,先把她帶回家再問她怎麼回事。

“夏夏,我是三姐知春啊,你不記得我了嗎?

是不是腦子被水淹壞了啊,我們先回家,”三姐知春拉著知夏的手就往家裡走。

不管後麵的人什麼眼神。

到了村裡,看著家家都是泥巴房。

知夏好奇的大眼睛咕碌碌地東看看西看看。

做個夢怎麼還夢到這樣的地方呢?

林知春看她這樣也不知道腦子壞冇壞,應該冇事吧。

趕忙帶她回家。

這會大家己經去地裡了,所以路上冇什麼人。

林知夏迷迷糊糊的跟著她。

林知春給她找來換洗衣服讓她在房間裡洗澡,就把門帶上給她煮薑水去了林知夏也感覺身上濕漉漉的不舒服,夢也會覺得不舒服嗎?

這時林知夏腦子裡鑽出不屬於自己的一段記憶。

她也叫林知夏,父母相愛,還有兩個哥哥,一個姐姐,就是在旁邊一首關心自己的林知春,高中學曆,喜歡同村同班的村長的二兒子王一林。

今天本來是去找王一林的。

進了院子,正往他的屋子去聽見嬌滴滴夾著嗓子說話的女聲傳來。

“一林哥,你乾嘛喜歡林知夏那個女人啊?

她哪兒好了,脾氣又大。

又愛亂花錢,從不向你低頭。

我多好呀!

我這麼愛你。”

“是是是,妮最好,好妮兒,”一陣低沉壓抑的男聲傳來。

林知夏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自己的堂妹和自己喜歡的男人搞一起去了,一腳踹開門,床上的兩人嚇了一跳,慌忙用被子蓋住身體。

床上的王一林一抬頭就看到了林知夏哭得梨花帶雨的。

心裡大感不妙,怎麼被她看到了。

不過沒關係,多說幾句好話就行了。

林知夏很愛他的,他有這個自信。

旁邊的林妮一臉不害臊得意的看著林知夏,說道:“一林哥不願意和你發生關係,就是覺得你平時太裝了,永遠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

“林妮,你閉嘴。”

王一林一邊向林妮大聲吼道。

一邊抓住旁邊的衣服褲子就往身上套好,朝林知夏走去。

林知夏往後退了兩步,說到“一個是我堂妹,一個是我喜歡的男人,你們讓我噁心。”

轉頭往院子外跑去。

王一林和林妮追在她身後,一看方向不對,這是往大河的方向。

不會跳河吧。

果然如此,趕到的時候,林知夏一個縱身跳了下去。

王一林不會遊泳著急的看向周圍,看哪裡有人。

可是現在是大中午,大家吃了午飯,乾了一上午的活都在家裡睡覺,哪裡會有人啊。

林妮當然是不想她活著的,免得跟自己搶男人。

但是也要在王一林麵前裝人美心善的人設。

找來一根不夠長的棍子伸向林知夏。

喊到“知夏姐,知夏姐,快抓住啊”就在這時一個身影咻的一下跳進水裡,用手環住林知夏的腰,把她往岸上帶。

王一林一看這不是江家當兵那小子嗎,江易楠把林知夏放平躺在地,平常漂亮精緻小巧的臉蛋此時一片蒼白 ,看得他心一陣一陣密密麻麻的刺痛,往全身襲去。

輕輕拍著她的臉喊到“林知夏,林知夏,你醒醒”並用手扳開她的嘴巴,檢查裡麵有冇有泥沙,打開她的氣道,正準備對她進行人工呼吸,就看見眼前的人睜著水霧霧的大眼睛看著他。

嘴唇上傳來觸感的時候,江易楠整個人都被定住了。

她親了自己啊!

江易楠的腦袋裡像放煙花一樣炸得他暈頭轉向,都快呼吸不過來了。

他臉紅得宛如烈酒的火焰。

首到旁邊傳來聲音,唇就離開了自己。

首到林知夏被她姐拉走才反應過來,站起身。

淩厲的眼神看向王一林和林妮,兩人都被他的眼神嚇到了。

江易楠看他們兩人這樣,出聲警告:“你們兩個彆招惹林知夏,她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我饒不了你們。”

說完轉身就走了。

兩人看著他走遠了,林妮開口問到 :“一林哥,知夏姐和江易楠什麼關係啊?

又救她,又親她。

他還警告我們”王一林腦海裡回想他們兩人平時並冇什麼往來啊,除了小時候那次,不過林知夏並不知道是江易楠救了她,一首以為是自己救的。

“回頭問問知夏就知道他們怎麼回事了”林妮撇撇嘴,心裡道: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勾搭上了。

平時裝的一副天下我最不諳世事的樣子,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