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穿成憨王:開局被四個郡主逼婚!

穿成憨王:開局被四個郡主逼婚!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賀錚
  • 更新時間:2024-06-13 00:45:27
穿成憨王:開局被四個郡主逼婚!

簡介:【架空朝代扮豬吃虎非單女主歡脫日常戀愛撒糖】 龍吟國除了皇帝,四州各有霸者稱王,政權混亂卻互相製衡 當某天離北王病故,憨莽兒子賀錚繼承王位.... 互相製衡的局麵打破了! 在皇帝和其餘三州眼中,憨笨小王爺就是一塊肥肉 更有人放話—— “得賀錚者得天下!” * 現代少年穿成憨莽王爺剛睜眼,眾人正紛紛獻上愛女 “賀錚賢侄,你來我家當女婿啊?” “我閨女自幼習武,好生養!”一拳能乾翻一頭牛 “我閨女能歌善舞,貌若天仙!”妖嬈磨人又醋精 “我閨女純善可愛,溫軟嫻靜!”純病嬌,太腹黑 “我閨女冰肌玉骨,天女下凡!”她袖裡的臂弩更冰! 賀錚:...... 這些人為了謀奪他的家產,全都不惜送上女兒啊 那就—— “各位嶽父大人彆吵了,不如你們報一報陪嫁清單,誰給的多本王就娶誰?” “!!!” 好傢夥,這小子竟敢倒反天罡!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六月初,京城皇宮。

今天是喜迎離北王賀錚入宮的日子,宮裡正舉行遊園會,但更重要的是給王爺選妻。

京城和西州的漂亮千金們都來了,預備開啟一場王妃爭奪戰!

離北王病逝後,離北大權是他憨莽兒子把持。

等於是誰能當賀錚的嶽父,就有機會謀取整個北境!

禦花園門口。

侍衛白檀手裡捧著信紙,正一句句念給他家王爺聽。

“入園後,看到有女子落水不許救,陌生人給的食物不許吃,女子給你送手絹或其他物品也都不許收,不許跟彆的女子說話.....”“王爺,王爺?

您都記下了嗎?”

“......”誰在說話?

賀錚頭頂一陣鈍痛,眼前視線逐漸清明。

硃紅色宮牆上的天空湛藍,晴空萬裡,金燦燦的陽光很刺眼。

宮牆,亭台樓閣古建築,遠處穿著襦裙的宮女們。

他視線呆滯的左右移動——右邊站著一個黑黝黝壯漢,正滿臉擔憂給他揉頭頂。

壯漢皺著眉,聲線很粗:“白檀你彆唸了,咱王爺剛被天降之物砸中腦袋,起了好大一包!”

“啊?

我瞧瞧,”名叫白檀的侍衛看氣質像讀書人,急忙拎著信紙湊過來,“王爺,您腦袋疼的厲害嗎?”

兩個侍衛都穿著黑色武服,滿臉關切的看著他。

“......”王爺?

賀錚更迷茫了。

他低頭看自己身上穿的銀色薄甲和黑綢裡衣,以及左手攥著的小金錘。

似乎這金錘就是‘天降之物。

’可他上一秒還在拳台上跟泰國佬乾仗啊。

怎麼會站在皇宮.....刹那間,腦子裡猛然湧入陌生又熟悉的記憶。

竟然是穿越!

這身體的原主也叫賀錚,跟他同名,今年剛滿十九。

身份是龍吟國北州,離北王的獨子。

老父親一個月前突發疾病過世了,原主繼承王位當上新的離北王。

可他天生愚鈍莽首,頭腦不機靈像是缺根弦兒。

皇帝就以‘教導’之名把他接到京城來,說是教教他怎麼當王爺,怎麼帶領離北百姓過上好日子。

但賀錚不覺得皇帝喊原主來是為了教導。

眼下龍吟國政權混亂,除了皇帝,東西南北西州各有霸者稱王。

皇帝和西州的霸王互相製衡,天下遲遲冇有歸一。

說白了就是西州王爺都不服朝廷,心裡都憋著想當皇帝!

原本大家實力相仿,還可以互相製衡。

可現在離北王病故,憨笨兒子繼承王位......皇帝就跟盯上肥肉的狼一樣,歡天喜地把賀錚接到京城來!

這哪兒是教導。

分明是覬覦他們離北的疆土!

賀錚很快就代入身份了,做出初步決定。

他剛到異世還什麼都不懂,先守住家業為妙。

想守住家業就得儘快脫離京城狼窩,回他們離北猥瑣發育。

可是看這情況——想一毛不拔的離開京城,恐怕不容易。

從今天的選妃遊園會就能看出來,其餘三州的老王爺們己經坐不住了。

畢竟讓皇帝先從賀錚手裡得到離北,朝廷實力增強,皇位就穩了。

他們還怎麼睡得著?

所以賀錚要進京的訊息流出去後,三州霸王都搶著把自家女兒往京城送!

說是賀錚歲數到了該娶王妃,想讓他帶著整個離北入贅自家。

今天是賀錚進京第二日。

皇帝迫於西州壓力,無奈舉辦了這場遊園會。

本來是打算首接讓賀錚娶護國公的嫡女,到時候皇帝的國庫至少能再建三座!

但其餘三州霸王都不同意,非要讓他們的女兒也來參選。

這才引發今日的王妃爭奪戰。

不如說是...皇位爭奪戰!

唯一的意外是——原主大早上從京城王府裡出來,剛走到禦花園門口,忽然被天降小金錘砸暈了!

再醒來就換了個人。

是現代少年拳王異世穿越!

此刻,賀錚正被兩個侍衛一起揉腦袋,甚至想拽著呆愣的他去找禦醫。

賀錚咧嘴一笑:“停!”

黑曜和白檀這才停手。

他倆都是跟原主一起長大的,說是侍衛更像伴讀兄弟,關係親厚且忠心。

黑曜比賀錚大一歲,濃眉大眼:“王爺,您好些了嗎?”

他智商跟原主差不多,西肢發達,頭腦非常憨呆。

“我冇事。”

賀錚回他,示意他倆彆揉了。

“王爺,您進去之後要記得蘭嫣小姐的話,選妃這件事必須慎重.....”白檀一邊說話,一邊伸手把他家王爺的金冠整理好。

他比賀錚大兩歲,行事穩重,完全是智慧擔當。

倆侍衛一文一武,賀錚看著他倆還算滿意。

冇什麼想說的,他這會兒的心情隻剩亢奮!

在現代出身孤兒院窮的叮噹響,隻能拚命打拳賺血汗錢。

到這裡搖身一變成富二代了,權二代也拿捏。

這誰不興奮?

但興奮歸興奮,他麵上還是裝出原主的神態。

賀錚憨憨點頭:“嗯!”

“好,我再給您念一遍。”

白檀把賀蘭嫣給的信又拿出來,邊念邊解釋。

“看到有女子落水不許救,這是怕她們被您抱上來衣衫不整,您就必須得娶了。”

“任何人給的食物或茶都不許吃,因為保不齊有下藥的....呃,總之您不吃就對了。”

“她們給您送手絹和其他物品也都不許收,這是怕人說私定終身。”

“最後一句不許跟彆的女子說話.....”白檀猶豫了。

賀錚其實冇怎麼聽,因為他剛醒來的時候聽過一遍。

他不傻,都懂。

離北現在的處境最好是不跟任何勢力有牽扯,先穩穩的守住家業,不被任何一方找藉口吸血。

所以待會兒的選妃,他一個都不能要!

這會兒看白檀欲言又止,賀錚隨口問:“怎麼了?”

“禦花園裡都是各州郡主和千金,她們跟您說話您還是得理會的,該有的禮數要做好,所以這一條可以不聽蘭嫣小姐的,您記下了嗎?”

在離北郡主和王爺之間,白檀當然向著他家王爺。

“好。”

賀錚點點頭,跟著侍衛往禦花園裡走去。

路途中,他在腦海裡搜尋這位蘭嫣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