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遲來深情皆如草

遲來深情皆如草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寒月澈
  • 更新時間:2024-06-13 10:45:55
遲來深情皆如草

簡介:七月七日 “你可以出獄了!” “出去以後要好好做人!” 六年時間如流水而逝,她終於褪下那一身泛白的獄服 這些年,她從天堂墜入地獄,冇了驕縱的性格,冇了可愛的孩子,冇了那顆愛他、依戀他的心 重見陽光,她隻想離他遠遠的,卻不想他又深情似火,再次將全天下都給了她 她不敢再愛:“放了我吧,你的深情,我受不起” 他紅了眼:“對不起,對不起……” 他想幫她阻擋一切苦難,冇料到這些苦難皆是他給的……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還有這種操作?

江雪唯一下愣住。

剛好她胃還有點不舒服,不用上班簡直太好了。

更重要是不用麵對寒月澈的麵癱臉。

江雪唯想想都開心,“謝謝陳姐!”

“不用謝我,好好休息!”

掛了電話,想著待在宿舍也無聊,她便想到月年。

換了身輕便的衣服,前往醫院。

到病房門口,月年端坐在床頭看電腦。

蔥白的手指在鍵盤上飛舞,像是遇到棘手的數據,眉頭緊鎖。

認真工作的男人魅力十足。

怪不得路過的小護士都會時不時地往裡麵瞧。

“月年!”輕喚了聲,有點不忍心打擾。

“小唯,你怎麼來了,今天不用上班嗎?”

聽到藏在心底魂牽夢縈的聲音,月年眉頭展開,換上淡淡的微笑。

“寒月澈出差去了,我不用伺候,就讓我休息了!”

這恐怕是待在寒月澈身邊唯一的福利。

不用麵對那張俊逸卻冷酷的臉,江雪唯輕鬆許多。

寒少出差,他怎麼不知道?

月年低下眸,似在深思什麼。

平時寒少出差,怎麼都會帶上盛夏流年其中一個。

可是他們三個半個小時才從他的病房離開。

寒少這麼做,是為什麼?

“正好,我這兩天身體也不舒服!”江雪唯小聲嘀咕一句。

一瞬解了月年心中的疑惑。

是因為這個嗎?

小唯身體不舒服,他以出差為由讓小唯休息。

寒少做事一向果決,從不為任何人考慮。

難不成……

真如月盛所言,他還在乎小唯?

心臟猛地收縮,月年陷入深深的鬱結。

“月年?月年?”

以至於江雪唯喚了幾聲,他纔回神。

“嗯!?”

“你乾嘛?喊你幾聲都不理我!”

“我剛剛在想事情,對不起!”

江雪唯迴應了聲冇事,埋首削起蘋果。

靜靜凝望她的側顏,月年再次走神。

其實小唯的五官依然和以前一樣精緻,隻是皮膚曬的太黑,就像烏雲遮住了月光。

一旦烏雲散去,依然能驚豔世界。

小唯和雨唯小姐雖然長得一模一樣,同樣的傾城絕豔。

然而細看,小唯比雨唯小姐更漂亮一些。

她的眼睛……

比雨唯小姐更靈動,水靈水靈的,勝過夜空裡的繁星。

終有一天,遮住她的烏雲會散去,她會破繭而出。

月年情不自禁的拽緊拳,彷彿眼前的人兒有些遙不可及。

“小唯!?”他忍不住開口。

“嗯!?”

應了聲,繼續削著蘋果,頭也冇抬。

咬了咬唇,月年顯得很小心,“你還喜歡……少爺嗎?”

明顯的,麵前的人兒一頓,連削蘋果的手也停住。

抬頭對視月年,江雪唯的眸子已經冇了生氣。

“月年,試問如果是你,你還會喜歡一個親手送你進監獄的人嗎?”

怕是傻子都不會。

愛寒月澈,她失去了一切。

遍體鱗傷。

淪為A市的笑柄。

到如今,心口的傷還冇癒合。

“我不會再犯傻!”江雪唯語氣堅定。

何況現在的寒月澈,與她而言,已然是凜然不可侵的距離。

“小唯,如果難過,我的肩膀借給你靠!”

曾經的小唯有多麼無憂無慮。

現在的小唯就有多麼多愁善感。

哪怕是小小的扇動睫,都帶著濃濃的憂鬱,讓人心疼。

“不用,我的眼淚早就流乾了!”

在監獄裡,她早就為寒月澈流儘了淚。

她發過誓,這輩子都不會再為不珍惜她的人落淚。

尤其是寒月澈。

“喏!削好了,吃吧!”

江雪唯把削好的蘋果遞給月年,氣氛才恢複歡愉。

“你吃吧,我看著你吃就好!”他一臉寵溺的道。

“那怎麼行,我不能和病人搶東西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