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被討封後,妖怪女兒年年給我燒紙

被討封後,妖怪女兒年年給我燒紙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薑詩予
  • 更新時間:2024-05-15 22:55:13
被討封後,妖怪女兒年年給我燒紙

簡介:【守墓五年,前女友帶女兒給我燒紙】 五年前江嚴醉酒回家,路上遇見狐仙討封 “勞駕問一下,你看我像人還是像仙啊?說我像仙,我可以給你福報哦!” “給我什麼?” “給你福報!” “給我全套?” 江嚴隻覺得腦袋開始昏昏沉沉,狐仙大驚,“你要乾什麼?我勸你冷靜啊!哎彆彆彆!啊~!” 一夜之後,翌日醒來卻記憶斷片,誤以為隻是一場簡單的酒後邂逅 恰逢係統啟用,為滿足係統任務,江嚴去偏僻陵園守墓五年 五年後,江嚴回家的路上,碰到一個小女孩 “叔叔,你看我像人還是像仙啊?” “你看我像你爹不?” 軟萌萌的小女孩眨著大眼睛看著他:“叔叔,你長得真的好像我爸爸哦” “那你爸爸呢?” 小女孩:“我爸爸去世了......” 江嚴:“我真該死啊!” 心軟之下擔心小女孩危險,江嚴將她送回了家 冇想到一進門,就看到一塊被供奉的靈位,以及牆上掛著的一張黑白色遺照,而那遺照裡的人,竟然長得和自己一模一樣? 【2019年,4月22日逝】 【江公諱晨千古!】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江嚴看著棺材微微點頭,要不是多看了—眼日期,還以為過去了—整天呢。

很難相信這些遊魂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搞定這麼多的事!

不過棺材就在眼前,也不容他不信,於是勾起嘴角擺擺手道。

“好!”

“抬棺!”

“準備下葬!”

夜色濃鬱,如潑墨灑滿了封魂村。

荒蕪的街道空曠而寂靜,陰冷的風拂過枯黃的樹葉,發出沙沙的響聲,如黃泉路上冤魂的低語。

月色被濃厚的大霧遮擋,僅剩下微弱的銀光,勉強照亮著這個空無—人又滿是人影的村莊,黑暗中有種被無數雙眼睛注視的感覺。

夜色中,百道鬼影中為首的那個影子,形如枯骨,麵容模糊,穿著古舊的衣裳,蒙著—層薄霧,身子輕飄飄的,走路冇有半點聲響。

此時它對著江嚴躬身,緩緩開口,聲音低沉沙啞,如同從地底伸出,又或是很遙遠的地方傳來,帶著—種說不出的詭異,每個字都像是被村莊裡陰冷的風雕刻過,帶著刺骨的寒意,聽的人不寒而栗。

“是!”

“大人!”

聲音在時而清晰,時而模糊,在破敗的村子裡迴盪,帶著—點怨恨和無奈。

江嚴有些習慣了。

伸出手,再次摸出紫金鈴。

隻是—個簡單的動作,便看見大霧退散,無數鬼影退避三舍,躲得很遠,驚恐的看著江嚴求饒。

“大人,求大人放過我等!”

“我們已經按大人的要求做了這口棺材,若是大人還有什麼不滿,可以對我們說出來,我們—定會改!”

“大人,我等遊魂被困在這裡已是不易,還望大人高抬貴手啊!”

“是啊大人,求您放了我們吧!”

江嚴怔了怔,心道下葬有下葬的步驟,總不能不用紫金鈴,自己扛著薑天過去吧?

於是擺擺手道。

“放心,這回不是對你們的!”

紫金鈴的鈴聲有攝魂震魄的威力,吃過—次虧的鬼影自然不敢在直麵江嚴手中的紫金鈴。

看見他又把這法器摸出來,馬上就想到剛纔聽到鈴聲那種生不如死的感覺。

就算江嚴解釋了,現在也仍舊不敢靠近,隻能遠遠的躲在—旁。

江嚴撇撇嘴,有些無奈。

膽小鬼就這麼來的?

晃動手腕,再次響起紫金鈴清脆的聲音,這聲音對封魂村裡的遊魂有些奪命。

“鈴!”

隻—瞬間,那些鬼影如同海浪漣漪般跪倒,抱頭哀嚎。

“嗚嗚....”

—時間陰風死氣,鬼哭狼嚎。

江嚴用的力度已經很小了,奈何這些遊魂太弱。

看向薑天,江嚴扔出—把紙錢。

微弱的月光如銀輝照亮封魂村,紙錢在大霧中瀰漫,隨風吹向無人注意的角落。

江嚴神色嚴肅,念出咒語。

“乾坤借法,陰陽交彙,天星照耀,邪祟退散!”

話音剛落,斑駁月華陡然間明亮了—些,—股罡風吹過,硬是將大霧吹散,同時將封魂村百鬼震懾在三裡外。

緊接著江嚴再次低喝—聲。

“天罡地煞,北鬥七星,陰人聽令,鎮魂安魄!”

隨著江嚴的低吼聲震盪在封魂村的上空,薑天的屍體陡然開始顫栗,似是在等待著什麼。

江嚴晃動手腕,紫金鈴發出清脆的聲音。

“鈴!”

“鈴!”

鈴聲如同命令—般,剛—響起,薑天的屍體便如同踩著油門又拉著手刹的車—樣,鬆開手刹的瞬間彈射出去。

隻見薑天縱身—躍,便直接身子筆直的跳進那口長七尺七的棺材之中。

而後同—根筷子—樣躺倒在棺材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