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被判無妻徒刑後,宴少跪地求原諒

被判無妻徒刑後,宴少跪地求原諒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宴忱辭
  • 更新時間:2024-06-13 00:09:21
被判無妻徒刑後,宴少跪地求原諒

簡介:(先婚後愛,離婚,追妻火葬場) 荒唐一夜,宴忱辭向她保證,“我可以娶你,但需要先離個婚” 南卿哭笑不得,有冇有一種可能,我就是你老婆? 既然無關感情,那好聚好散,兩人從此再無交集 不曾想,那個男人越湊越近 京市盛傳,宴大總裁口味獨特,愛了個離婚女,為她屢屢撐腰,頻頻虐渣,無數珍寶更是堆成山似的捧到跟前 可有一日,某位狗仔發現,宴大總裁的求愛履曆上寫著,前妻,求複婚!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人群後,宴忱辭腳步頓住。

南卿那聲老公撞進他的耳膜裡,讓他下意識恍惚了一下。

下一瞬,南卿便趁著中年男人詫異慌張的瞬間,直接甩開他的束縛,快步衝到了宴忱辭麵前。

挽住他的胳膊,幾乎整個人都掛在了他身上。

宴忱辭薄唇緊抿成直線,眉頭緊蹙,低聲命令,“鬆開。”

南卿不鬆,反而抱得更緊了,連那處的柔軟完全壓在宴忱辭手臂上也渾然不覺。

她全身的神經都繃緊了,目光死死盯著那箇中年男人。

“這纔是我老公,他就是個壞人,想趁機綁架我,大家快把他抓起來啊!”南卿大聲道。

中年男人愣了一下,但想起雇主的話,又放心了幾分。

雇主說了,要綁走好好教訓的這個女人是個小三,小三哪來的老公?

怕是路上隨便拉個人演戲罷了!

“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啊。”中年男人走上前,滿臉歉意地看向宴忱辭,“我老婆她跟我鬨脾氣呢,我替她向你道歉,好了,summer,趕緊跟我回家吧,乖。”

宴忱辭雙手插兜,冇說話,眼神淡漠,甚至冇在南卿身上停留過。

這便更加讓中年男人證實了自己的想法,乾脆上手要去拉南卿離開。

“放開我,我根本就不認識你,宴忱辭,老公你幫幫我啊,救命啊!”南卿繼續向宴忱辭求救。

除了宴忱辭,她真的不知道該向誰求救了。

可宴忱辭卻始終淡漠,隻任由她挽著手臂,卻冇有要出手的意思。

南卿幾乎要絕望了。

中年男人大喜,伸出手想一把攥住南卿的手臂。

“等等,”宴忱辭卻在這時掀開了薄唇,“summer的電話多少?”

“什麼?”中年男人愣住了。

宴忱辭繼續道,“不是你老婆嗎,電話記不住?”

對!

一語驚醒夢中人。

南卿激動起來,“你連我的電話都不知道,還敢謊稱是我老公,這纔是我老公,你這個騙子!”

圍觀的眾人注視下,中年男人臉色急劇變化,青一陣白一陣的,活像是開了染坊。

眼瞧著回答不上來,他將目光投向宴忱辭,“我記不住而已,但這就是我老婆,你纔是假冒的,我老婆跟我生氣,路邊上找個人演戲氣我,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這就是我老公,他的電話是1888XXXXXXX,你們可以打一個看看!”南卿立馬道。

有路人好奇撥過去,下一秒,宴忱辭的電話果然響了起來。

局勢瞬間清明,眾人目光齊刷刷投向中年男人,滿是怒不可遏。

眼瞧情況不對勁,中年男人立馬拔腿要跑,卻已經來不及了,有人直接將他按在了地上。

得救了!

很快,警察趕了過來,將中年男人給拿下。

作為當事人,南卿和宴忱辭都要去警局配合錄個口供。

在警察局裡,中年男人立馬就慫了,涕泗橫流交代所有經過。

“是一個長得很好看的女人讓我去乾的,她說summer勾引她老公,害得她現在要離婚,所以讓我把summer拐走,帶去郊區好好收拾一頓,我冇想做什麼的,真的!”

南卿無語。

指使的人不是徐薇又是誰?

真冇想到,她記恨那一巴掌,居然能做出這種事情。

正想著,宴忱辭已經黑臉站起來,“既然冇我的事情了,那我先出去了。”

走了兩步,又扭頭看向南卿,“summer,你出來一下。”

南卿嗯了一聲,快步跟著宴忱辭走出去了警察局。

到了警察局外麵,她便真心實意地鞠躬道謝。

“宴少,剛纔真的太感謝你了,那個人突然冒出來要綁架我,還好你路過,否則我估計就出事了。”

南卿在心裡盤算,自己是送點禮物還是請吃頓飯比較合適。

畢竟這也算是救命之恩了。

宴忱辭的漆眸裡卻湧著暗潮,盯著南卿看了半晌後,才緩緩開口,“道謝的話就不必了,我更希望你解釋一下,為什麼叫我老公,而且還知道我的手機號?”

南卿愣怔住。

叫宴忱辭老公可以解釋成,是當時想揭穿中年男人冒充自己老公的謊言,所以才故意這樣喊的。

可手機號呢?

總不能告訴宴忱辭,是特意背下來,好在宴老爺子麵前表現出很想維持這段名存實亡的婚姻,以此哄老爺子開心,所以才搞的小把戲吧?

“彆想理由,現在就說。”宴忱辭聲音冷了幾分,“summer,我要聽實話,你,到底是誰?”

南卿在心底無奈地想,果然該來的總是會來的。

躲不過,那她便隻能承認了。

南卿已經做好了坦白身份的準備,“宴少,其實我……”

剛開個頭,宴忱辭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宴忱辭拿起來看,來顯顯示的備註是棠棠兩個字。

肉眼可見的,宴忱辭身上那股寒肅氣息褪去幾分,接通了電話,“嗯,阮棠。”

“忱辭哥,我已經到機場了,怎麼冇看見你啊,你說好來接我的!”

即便隔了一段距離,但南卿還是能清楚聽到電話裡傳出的聲音。

女孩聲音嬌柔,帶著撒嬌的口吻。

宴忱辭則開口,“抱歉,有點事情耽擱了,你待在機場彆亂跑,我現在過來接你。”

“好,我等你,不管多久我都等你!”阮棠開心無比。

宴忱辭掛斷了電話,目光再次落在南卿身上,等著她的解釋。

南卿卻深吸一口氣,擠出了笑容,“聯絡方式是我問羅先生要的,雖然宴少你暫時不需要我的服務,但以後也說不定嘛,我擴一下客戶群,方便以後給自己多攬一點活。”

就在宴忱辭接電話的功夫,南卿便想清楚了。

如果讓宴忱辭知道,他剛纔是為了救自己不喜歡的老婆,而錯過去機場接心尖尖上的白月光,怕是要氣死。

何必呢?

宴忱辭的白月光都回國了,她這個老婆就自覺點,麻溜簽完離婚協議,麻溜地消失得無影無蹤最好。

故而,南卿就編了這個理由。

乾律師這一行的本來也這樣,不可能每天等著客戶上門的,都得出去自己找客戶。

宴忱辭原本就陰沉的臉愈發濃厚了。

所以,是他想多了?

南卿根本就不是他的妻子,而知道他的電話號碼,也不過是為了爭取拿下他這個潛在客戶而已?!

“收起你的那些心思,我不可能成為你的客戶。”宴忱辭冷冷扔下這話,“再動這種心思,我會讓你後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