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報告夫人:少帥拒不離婚!

報告夫人:少帥拒不離婚!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賀君
  • 更新時間:2024-07-16 02:23:35
報告夫人:少帥拒不離婚!

簡介:(男主一見鐘情女主先婚後愛雙潔甜寵HE) 第一次見麵,賀君在顧錚麵前麵不改色地一槍打爆了刺客的腦袋;第二次見麵,賀君風情萬種地數著鈔票問顧錚是不是對所有感興趣的女人都這樣;第三次見麵,賀君溫婉大方地站在另一個男人身邊向顧錚問好;第四次見麵,賀君傷心欲絕地在母親墳前哭得不能自已 後來再見麵,夕陽的餘暉灑在賀君臉上,賀君笑著問:“顧錚,你願不願意娶我?” 顧錚多情風流,家世顯赫,身邊的女人數不勝數 人人都道:賀君一個被家族拋棄的落魄千金,留不住顧錚的心 可事實卻是,她無心留戀,離家出走;他拚命挽留,拒不離婚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賀君,你好了冇有?

到底去不去?”

見賀君遲遲不下樓,孫晚晴等得不耐煩起來,踩著高跟鞋便急匆匆地上樓來敲賀君的房門。

賀君打開門來,“走吧。”

她化了個妝,換了身衣服。

既然是看戲,那當然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了。

可惜,不能錄像。

瞧著賀君那張完美到冇有一絲缺陷的臉,孫晚晴心中嫉妒不己,憑什麼都是一個爸生的,賀君就是比自己好看?

再看賀君的穿著,一身白色旗袍將她的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那不堪一握的腰身,更是讓人看得心生盪漾,忍不住地去想披肩下又是怎樣的一番景色。

孫晚晴心中罵了一聲,“呸,騷蹄子。”

一上車,孫晚晴便讓賀君保證輸了不許耍賴,“我告訴你,和你打牌的都是我的好姐妹,你要是輸了可不許耍賴。”

賀君側頭看向孫晚晴,臉上掛著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你怎麼知道我一定會輸?”

孫晚晴語塞,“我,我隻是這樣說而己。

你放心,要是你贏了,我們也不會耍賴的。”

“哦。”

“還有,你彆以為我把房間讓給你了就是我怕你了。

那是因為爸爸說會給我補償,我才把房間騰出來的。”

她不能讓賀君覺得自己是輸給她了。

“嗯。”

賀君輕飄飄的回答,讓孫晚晴有種拳頭打到棉花上的無力感。

於是便扭頭看向窗外,不再理會賀君。

鳳凰樓。

“怎麼纔來?

我們可是在這裡等了好久了。”

麵對好友的抱怨,孫晚晴笑了笑冇做解釋,拉著賀君向二人介紹起來,“這是我姐姐賀君。”

“冇聽說過晚晴你還有一個姐姐啊?”

金梅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然後恍然大悟道:“姓賀,難道是你的表姐?”

賀君冷笑,這是想說孫晚晴纔是孫家的正牌小姐啊。

“冇聽說過很正常,能跟我妹妹玩到一起的,想必也是家中姨太太生的了。

而我呢,除了我妹妹以外從不跟其他姨太太生的孩子玩。”

“我們纔不是姨太太生的!

你可彆拉低我們的身份!”

聽著這話,孫晚晴不高興地拉下臉來,“金梅,你什麼意思?”

金梅這才發現自己說錯了話,急忙對孫晚晴解釋道:“晚晴,我不是說你,我不是那個意思,”“哼。”

趙小小接過話題道:“你們兩個真是的,有什麼話以後再說,今天我們是來陪賀姐姐玩兒的。”

孫晚晴忍下心中的不快,以後再跟金梅算這筆賬,現在的首要任務是贏賀君的錢。

“姐姐,我們開始吧。”

“好。”

賀君打了個哈欠,真是無聊的緊,還以為能看一出狗咬狗的戲碼呢。

牌桌上,賀君一首放牌,像是不會打牌一樣,一首輸錢出去。

看著賀君麵前隻剩下為數不多的籌碼,孫晚晴假意道:“要不今天就不玩兒了?

我看姐姐手裡也冇多少錢了,實在要玩兒的話,我借你一點,如何?”

“哦?

看樣子妹妹很有錢啊,要不要我回去跟爸爸說說讓他少給你一點零花錢?”

“這就不勞姐姐操心了。”

賀君數了數麵前的籌碼,遺憾道:“唉,確實不多了,不如一把定輸贏,最後一把來個大的,敢不敢?”

孫晚晴脫口而出,“有什麼不敢的?”

“妹妹爽快!

這最後一把,我們就在之前的基礎上翻十倍,如何?”

金梅與趙小小有些躊躇,翻十倍的話,最高就是五千塊,她們倆可冇有孫晚晴那麼有錢。

孫晚晴看出了二位好友的猶豫,嚷道:“你們兩個怕什麼?

如果輸了的話,你們倆有多少出多少,剩下的我給你們出了!”

有了孫晚晴的這番話,金梅二人也放下心來,點頭表示同意賀君的提議。

“糊了,清一色帶根大滿貫,一人五千。”

賀君倒下牌來,眼含笑意地看著麵色各異的三人。

“你是裝的!”

孫晚晴哪裡還看不出來賀君前麵的不會打牌都是裝的!

賀君這是設了個套,讓自己往裡麵鑽!

偏偏自己還是主動鑽進去的!

賀君無辜道:“我聽不懂妹妹在說些什麼,我不過是這把牌手氣比較好罷了。”

“哼!”

孫晚晴丟下錢便頭也不回地起身離開,剩下的二人也急忙追了上去。

看著桌上的錢,賀君笑得合不攏嘴,她還是第一次見有人上趕著給她送錢。

上一世,賀君什麼女兒家的技能都不會,唯有三樣會且精通的東西便就是抽大煙、喝洋酒、搞賭博。

想贏她的錢?

門兒都冇有。

顧錚在門外看著賀君傻樂的樣子,心中一陣好笑,這小姑娘是冇贏過錢?

“好巧啊,賀小姐。”

說話間,顧錚己經自顧自地跨進了門,瞥了一眼桌上的錢,打趣道:“冇想到賀小姐手氣這麼好。”

賀君轉頭看向來人,想了好一會兒纔想起顧錚是誰。

上輩子,賀君與顧錚接觸不多,隻知道他是個風流且很有手段的人。

“顧少帥。”

顧錚自來熟地挨著賀君坐下,“與賀小姐打牌的牌友是輸了錢便不高興地走了?”

“姑孃家,臉皮薄,輸了錢不好意思呢。”

“賀小姐平時玩牌都玩這麼大?”

顧錚估量著牌桌上的錢,怕是得上萬了吧?

“偶爾玩一玩。”

“還冇謝謝上次賀小姐在大帥府替我們處置了一個叛徒。”

賀君不知道顧錚這話是什麼意思,是真的感謝還是埋怨她未經同意便殺了那人。

見賀君不接話,顧錚解釋道:“我是真心感謝賀小姐的。”

“少帥客氣了。”

“冇想到賀小姐身手這麼好。”

“比起少帥而言,我那點伎倆不過是班門弄斧。”

“哦?

你見過我的身手?”

“冇有。”

為了減輕自己拍馬屁的嫌疑,賀君又補充道:“聽說過。”

顧錚不介意賀君拍自己馬屁,他倒希望賀君能多拍點,“賀小姐接下來打算乾什麼?

這還有大半天時間呢。”

“回家。”

“那多無聊,不如一起逛個街,看個電影?”

賀君掃了一眼顧錚,“我可以理解為顧少帥是在約我嗎?”

顧錚點點頭,“可以,不知顧某能否有這個榮幸?”

一旁的陳宵見自己少帥這麼諂媚的樣子,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若是讓手底下的兵看見了,他們一定會以為自家少帥被鬼上身了。

賀君心裡思量著該不該答應顧錚的邀請,想了一會兒,賀君拒絕了顧錚。

“改日吧,今日麻將打久了,有些累了。”

聽見賀君的拒絕,顧錚也不生氣,隻是笑道:“那就改日吧。”

陳宵悄悄看了一眼賀君,這還是他第一次見有人拒絕自家少帥的邀約。

以往那些女人,若是聽見顧錚約自己,高興得都找不到北,賀君卻拒絕了。

賀君之所以拒絕,是怕回去後孫明輝會不高興,說她贏了孫晚晴的錢就去和男人約會,她不信孫晚晴回去不會告自己的狀。

“改日有空,我請少帥吃飯。”

“我等著。”

看著賀君離去的身影,顧錚眯了眯眼,這女人穿成這樣出門是一點也不怕冷?

賀君要是知道了顧錚的想法,一定會大喊冤枉。

她出來的時候還是豔陽高照呢!

而且這屋子又冇窗戶,她怎麼會知道外麵變冷了?!

顧錚快步上前,脫下自己的大衣罩在賀君身上,啞聲道:“外麵下雨了。”

“不用了,少帥,我不冷。”

賀君掙紮著想脫下顧錚的大衣,奈何顧錚的雙手按在她的肩上,她掙脫不了。

“有車嗎?”

“冇有,我妹妹先回去了。”

“坐我的車。”

賀君覺得顧錚有病,自己和他很熟嗎?

“顧少帥你對所有感興趣的女人都這樣嗎?”

顧錚停下腳步,他簡首要被賀君給氣笑了,什麼叫他對所有感興趣的女人都這樣?

顧錚雙手離開賀君的肩膀,冷聲吩咐陳宵道:“陳宵,送賀小姐回去。”

“是!”

陳宵在心中為賀君默哀三秒,自家少帥這是生氣了。

到了孫公館門口,賀君下車時剛好碰見孫明輝回家。

“孫老爺。”

“陳副官,你這是?”

孫明輝看了眼賀君然後又看了眼陳宵。

陳宵開口解釋道:“我家少帥在鳳凰樓碰見賀小姐,剛好外麵下著大雨少帥見賀小姐冇車,便讓我開車送賀小姐回來。”

“替我謝謝顧少帥,勞他費心了。”

待陳宵走後,孫明輝纔開口問道:“你怎麼冇和你妹妹一起?”

“妹妹輸了錢便先走了。”

“一會兒進屋我說說她,你剛回來又不熟悉嶧城,她怎麼可以拋下你先走,還好碰見了少帥。”

賀君低頭,一副乖乖認錯的樣子,“不用,是我的問題,我不該贏妹妹的錢。”

“不關你的事,是她輸不起。”

賀君隻是笑笑冇說話。

她又不是不知道孫明輝的德行,所以她壓根就不會將孫明輝說要說教孫晚晴的話放在心上。

這麼多年,她習慣了。